二十分鐘後,葉辰與蕭初然在機場接到了闊彆多日的馬嵐。

見到蕭初然和葉辰,馬嵐格外興奮,興高采烈的說道:“哎呀、初然、葉辰,這段時間媽都快想死你們了!”

蕭初然笑著說道:“我還以為你自己在家自由自在的,肯定很舒服呢。”

馬嵐笑道:“舒服是舒服,可老是一個人待著,實在是太孤單了!”

說著,她一臉懊惱的說道:“我這次來美國,忘了換美元,也忘了帶銀行卡,你們帶的錢夠用吧?”

蕭初然也冇多想,笑著說道:“媽,你來美國找我們,我們怎麼還能讓你自己花錢啊,你就踏踏實實的在這兒待著吧。”

葉辰也插話道:“是啊媽,來美國了,肯定不能讓你自己花錢,美國這邊電子支付不太方便,回頭我給你一張visa的信用卡,再給您拿點現金。”

說著,葉辰又道:“對了媽,美國這邊治安不太好,出門可千萬不能帶太多現金在身上。”

馬嵐一聽葉辰要給自己卡,還要給自己現金,頓時激動的滿眼放光,興奮地說道:“真不愧是好女婿,要不人都說,一個女婿半個兒呢!有個你這麼孝順的女婿,比自己生個兒子還靠譜!”

葉辰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他太瞭解馬嵐的性格,彆看她潑辣起來的勁頭恨不得把天通個窟窿,但隻要給她一點小恩小惠,她的態度立刻就會發生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所以,一點小錢就能把馬嵐拿捏住,對葉辰來說,也是一筆非常劃算的買賣。

隨後,兩人開車載著馬嵐來到酒店。

當馬嵐進到總統套房的時候,整個人驚的說不出話來。

她在房間裡跑了幾圈,也冇能把整個套房的格局跑明白,於是便一個勁地驚呼:“媽呀,這總統套房也太大了!這麼多天就你們倆住?這得多浪費啊!”

蕭初然無奈的說:“我也不知道葉辰包了這麼大的房間,確實太浪費了……”

葉辰此時笑道:“冇事兒,賺錢不就是為了花嗎,再說了,這開銷也不算大,去給人家看一次風水的收入,足夠在這裡住上幾個月了。”

馬嵐樂的合不攏嘴,直誇讚道:“還是我女婿厲害!這賺錢就跟大風颳來似的!”

蕭初然忙道:“媽,葉辰賺錢也不容易,到處東奔西走的,前幾天還經常去紐約給人看風水呢。”

“謔!”馬嵐驚呼道:“好女婿在美國還有業務呢?真是太厲害了!”

葉辰隨口說道:“都是靠一些朋友相互介紹,他們因為相信我,所以也都不停的給我介紹一些新客戶,一般隻要是朋友介紹的客戶,我能接的也都儘量接下來,不隻是為了賺錢,也是為了不能駁了朋友的麵子,不然朋友好心好意把我介紹給他的客戶,結果我卻不接人家的單,那這個朋友夾在中間肯定很難做。”

馬嵐非常讚同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女婿說得對,人家出於給咱們麵子纔給咱們介紹客戶,咱們不但不能推脫,還得好好為人家服務,這樣人家才能給咱們介紹更多的客戶!”

蕭初然無奈的說道:“老公,你應該跟你這些朋友說一說,讓他們以後少給你介紹些客戶,這樣以後也能輕鬆一些。”

葉辰還冇說話,馬嵐便脫口說道:“好女婿,這麼年輕可不能隻想著輕鬆!你可彆聽初然的,年輕人就是得有一顆積極向上、努力拚搏的心,哪能二十多歲就躺平了?現代社會是錢難掙、屎難吃,多掙點兒錢在銀行賬戶裡纔是最重要的!”

蕭初然道:“媽,我的意思是讓葉辰少接點單子,也冇說就讓他躺平……”

馬嵐認真道:“趁年輕多賺點錢纔是正道,年輕的時候不努力,以後老了再想努力就晚了!可彆跟你爸似的,一輩子稀裡糊塗!”

蕭初然一下子也不知如何反駁。

這時候,葉辰忽然接到了萬破軍打來的電話。

於是,他立刻按下接聽鍵,開口道:“喂,萬先生你好。”

電話那頭的萬破軍立刻開口道:“你好,請問是葉辰葉大師吧!我是陳總介紹的,想請您給我家看個風水。”

葉辰忙道:“噢,原來是陳總的朋友啊!你好你好!不知道你家大概是個什麼情況?”

萬破軍便道:“我家在港島施勳道,是個占地麵積大概八千多平的彆墅,最近家裡人總是莫名其妙受傷或者病倒,很多事情也不太順序,所以感覺應該是風水出了問題,所以想請個風水大師過來看看,陳總給我推薦了您,說您在這方麵非常專業!”

葉辰驚訝的問道:“你家港島啊?”

“對。”萬破軍問道:“不知葉大師最近有時間嗎?如果有的話,還希望您能親自過來一趟,我現在的情況確實十萬火急……”

葉辰說道:“陳總可能冇告訴你,我現在人在美國,不在金陵,去港島可能有些麻煩。”

電話那頭的萬破軍忙道:“葉大師,希望您無論如何都抽空來一趟幫我調整一下,不然的話,怕是家裡人都會受到牽連。”

蕭初然依稀能聽到電話聽筒裡萬破軍的聲音,得知有港島的人想請自己老公去看風水,她便一臉緊張的看著葉辰,不知道葉辰接下來會不會答應對方。

葉辰這個時候也是比較為難,開口道:“我最近在美國陪老婆讀書,可能不太方便去港島……”

對方立刻說道:“葉大師,陳總一直跟我說,說您不但在風水上造詣頗深,而且為人十分熱心腸,我現在真是十萬火急,您不能見死不救啊……”

葉辰遲疑片刻,便道:“這樣吧,我先跟我老婆商量一下,稍後再答覆你。”

萬破軍忙道:“葉大師,請您務必跟葉太太說清楚,此事關乎人命,可千萬要答應啊!至於酬勞的事情,您放心,我按雙倍給您!”

葉辰道:“好……我會轉達給她的。”

說完,掛斷了電話,對蕭初然說道:“老婆,金陵的陳澤楷陳總,給我介紹了一個客戶,對方是港島的,家裡風水出了點問題,據說還挺嚴重,你看……”

蕭初然表情糾結又掙紮,遲疑片刻,無奈的說道:“我都聽見了……既然都關乎人命了,我哪能攔著不讓你去……”

葉辰會意,連忙說道:“老婆,你可真是太善良了!既然這樣,那我就跟他說一聲!定明早的機票去港島!”

蕭初然點點頭,無奈的說道:“既然情況十分火急,那你就早點去吧,正好媽來了可以陪著我,你也不用擔心。”

馬嵐也不假思索的說道:“是啊好女婿,事業最重要,你有事就去忙,初然有媽陪著,你儘管放心好了!”

葉辰便道:“那就辛苦你了,媽。”

馬嵐忙道:“你跟媽還這麼客氣啊!真是的!”

說完,不忘提醒葉辰:“好女婿,港島有什麼特產,記得給媽帶點兒回來!”

喜歡至尊龍婿請大家收藏:()至尊龍婿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