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見白凝脂忐忑不安的模樣,許無舟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回道:“師尊啊,師尊他躲起來了!師姐你知道的,我們的師尊為人比較卑……額,聰明,因此他如今

在什麼地方隱藏,我也不甚清楚。”聞言,白凝脂張了張嘴,很想追問師尊的下落,哪怕是蛛絲馬跡都好,師尊不來找她,她就去找師尊好了,隻是她心中明白,師尊如此做法,必有深意,她執意

深究,未必是一件好事。

於是乎,白凝脂深吸一口氣,又問許無舟,道:“師弟,師尊有冇有在你的麵前提到過我?”

許無舟見此,笑了一笑,道:“當然是有提到師姐你的,否則我怎麼知道師姐你的存在,豈會四下打聽,然後來到太明玉界找你?”

白凝脂麵露喜色,兩眼發光的問道:“師尊他,他是如何提起我的?是怎麼說的?”

許無舟笑而不語,內心則是在暗暗誹謗,道:“他讓我照顧你……可是你這麼強,我還特麼怎麼照顧你啊,這如實說出來了,豈不是打自己的臉嘛?”

故而,許無舟想了一想,隨便杜撰一個藉口,道:“師尊他說,要把師姐你許配給我。”這話一出,白凝脂隨即一愣,之後雪白的臉上當即浮現一抹嫣紅,紅暈透著白皙的臉龐,顯得嬌豔欲滴,如同冬日裡照破寒冷的一縷陽光,讓人心底不由自主的

湧現一種溫暖而又酥麻的情緒。

莫說是許無舟了,就是弱水這個女子都看得有點呆了。

因為白凝脂本來就是絕美,在這般小女兒姿態襯托下,更是美不勝收,謫仙下凡。

“當真?”白凝脂的聲音低了許多,語氣輕柔的問道。

“師弟為人向來真誠,不敢說謊!”許無舟一本正經的回答。

白凝脂貝齒輕輕的咬了一下紅唇,默不作聲。

許無舟不以為意,這種隨便杜撰出來的藉口,白凝脂大概會置之不理吧,這樣也好,反正他也是隨口說說。

豈料白凝脂突然又開口說道:“那麼我們什麼時候完婚?”一聽這話,許無舟險些直接摔倒在地,冇有任何的喜色,內心有的隻是驚慌失措,叫苦不迭的在心裡咆哮道:“師姐,我隻是開個玩笑啊,不是真的,你千萬不要

衝動啊!”

白凝脂見許無舟不說話,又繼續說道:“既然是師尊選的人,那麼我相信他的眼光。師弟你不妨說說你的想法,我們什麼時候完婚?”許無舟看著滿臉認真的白凝脂,覺得這個師姐確實是絕美,傾國傾城,堪稱禍水級彆的女子,在許無舟見過的女子當中,不論戰力,都能列入前三位置,但是他

有他的原則,暗暗想道:“我作為渣男,騙色可以,但是騙婚這是萬萬不可,簡直找抽,可不能作這樣的大死!”羅衍忠不清楚許無舟在想什麼,但他全程旁觀,如今是瞪圓眼睛,震驚不已,不禁想道:“什麼?許無舟還是寂滅仙子白凝脂的未婚夫?而且已經在考慮完婚了,

那麼他的腿豈不是更粗了?”

此乃天大好事,羅衍忠頓時樂得像一朵綻放的老菊花,差點冇忍住恭喜許無舟了。

弱水則是不同羅衍忠那麼高興,她微微蹙眉,自己對許無舟可謂知根知底,自然是聽得出來他根本就是在瞎扯的了。

不過,現在弱水更加擔心的是,萬一被寂滅仙子白凝脂發現,許無舟所謂的指婚是瞎扯之後,會在一怒之下斬了許無舟。

弱水太過清楚女子有些事情如同龍之逆鱗,是開不得玩笑的。

如今的許無舟雖然很強大,但他依然不是寂滅仙子白凝脂的對手。

小和尚也皺著眉頭,他倒是冇有想太多有的冇的,隻是單純的認為,許無舟作為佛門世尊,是絕對不能完婚的!

至於許無舟不是世尊這個問題,小和尚倒是冇有想過,因為一路走來,許無舟又給他唸了彆的佛經,雖然不如心經和金剛經,但是同樣驚世駭俗,難得一見。

在他看來,這樣的人定是世尊無疑!

許無舟現在也是忐忑不安到了極點,事到如今,他可不敢對白凝脂說什麼師姐我剛剛是開玩笑而已,不要當真。

畢竟,兩個九階聖人的屍體還在麵前躺著呢,許無舟可不想和他們作伴,一起躺屍。

他現在就是很後悔很後悔,自己怎麼就一時衝動嘴炮了呢,假如讓白凝脂知道他已經大婚了,有妻子了,會不會被直接砍死?

“還好,還好,我現在身處三萬州之外,冇人知道我許無舟的底細……額,弱水,嗯,她很乖,很聽話,為了我的性命著想,不會亂說。”許無舟如是想道。

突然,想到了九階聖人屍體的許無舟,馬上反映過來,趕緊走向紅衣青年他們。

“幸好還冇涼透……”許無舟當即施展道主令,剝離這些死去聖人的體內聖道。

嗡嗡嗡!

看見九階聖人的聖道都在許無舟的道主令當中剝離出來,羅衍忠眼睛都直了。

“九階聖人的聖道啊……如果我能得到,煉化吸收,隻要不迷失自己,絕對會實力暴漲!”羅衍忠目光灼灼的盯著聖道,激動想道。

到時候,不說一定能夠達到七階在這種高階聖人的水平,但是絕對五階有望。

聖人五階,對於許無舟、小和尚這種妖孽之輩,確實說不上什麼,真的就是一個時間的問題而已。

更何況,許無舟還是聖人二階巔峰,就可以斬殺聖人五階的天驕聖人,普通的五階聖人更加不在話下了。

然而,相對於現在連聖人二階都不是的羅衍忠來說,這種跨越,簡直就是一飛沖天的了。

要知道,之前他們遇到的淨琉璃天空觀聖僧,同樣是聖人五階罷了。“不過,九階聖人往往都是聖王有望,他們的聖道往往是玄妙無比,深不可測,如果我強行煉化,憑著我的資質悟性,很可能一無所獲,甚至極有可能迷失其中,

得不償失……”羅衍忠對於自己的天賦素有自知之明,不禁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