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有這個想法,要不然我們試試?”

其實寧凡也心動了,對其他人還真不好動手,但對於已經散失心智徹底入魔的血無敵可以。

“那你先上,還是我先上?”

“要不,剪刀石頭布吧。”

“可以!”

兩人開始剪刀石頭布決定誰先上。

其他人無語,這個節骨眼上麵竟然還剪刀石頭布,一起上去鎮壓血無敵不是最好嗎。

“哈哈哈,我贏了。”

魔僧嘚瑟起來,寧凡聳了聳肩。

很快,魔僧就騰空而起,朝著戰場非去,表現出一副和尚的謙和寶相!

“阿彌陀佛,施主,請勿再造殺孽。”

“殺!”

血無敵震開血無雙,立刻朝著魔僧殺過去。

“施主,你要再執迷不悟,貧僧就要物理超度你了。”

一擊橫掃,魔僧立刻躍起,一掌打向血無敵。

金色大手印拍出,血無敵立刻抵擋,直接硬生生的將魔僧的大手印打散。

此時,魔僧身上金色閃爍,各種佛文浮現。

彷彿真的如同一尊佛降臨,開始鎮壓血無敵,嘴中念唸叨叨的。

各種佛音在天地間傳蕩,形成一道金色的大鐘罩住血無敵。

“貧僧這就超度施主!”

魔僧開始唸經,想要強行的將血無敵給度化了。

但是血無敵真的就已經瘋魔,不斷的衝擊著金色大鐘。

砰砰砰!!!

“女施主,你哥哥已經被磨滅所有的理智,你要做好準備。”魔僧道。

佛法是很容易將人度化的,但魔僧試過,血無敵的人性已經散失,完全就是一個冇有感情的殺戮機器。

雖然他們輪迴組織都是六親不認的殺手。

但也不會允許一個入魔的人存在,正道還是邪門歪道都是不允許的。

血無雙冇有說話,看著自己已經瘋魔的哥哥,內心很是悲痛。

她能夠猜到血無敵入魔的原因,那是因為他太想證明自己了,太想渴望得到強大的力量。

砰!!!

金色大鐘破碎,血無敵衝了出來。

全身血氣滔天,恐怖無比,似乎比之前更強了。

“哥,對不起了。”

現在血無敵已經冇有營救的辦法,隻有抹殺。

魔僧道:“好,貧僧就這就超度施主!”

說完,魔僧不再暴露,身上的魔氣湧出,開始展開了最強的攻伐。

魔僧一手佛印,一手魔印,恐怖的力量充斥整個戰場。

轟隆隆!!!

大地崩裂,掀起數丈塵土。

寧凡看著,內心驚歎魔僧的可怕,能夠跟入魔又得到傳承的血無敵打成平手。

還好魔僧不是自己的敵人。

這廝也是個逍遙自在的主,不喜歡被約束。

兩人打得十分激烈,完全就是屬於老聖主級彆強者的戰鬥。

除非是準帝出手,不然彆想能夠阻擋兩人。

魔僧一拳打中血無敵的胸口,而血無敵根本感受不到疼痛,手中長槍將魔僧的僧衣撕破。

“他奶奶滴,今日我非要鎮壓你不可!”

魔僧後退猛地將身上的僧衣一扔,健壯的身板暴露在空中。

尤其是那身上還紋著一條黑色的龍,如同活過來一般,猙獰無比。

寧凡真怕魔僧喊出一句:“大威天龍,世尊地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