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卿川的這一係列做法,對那些如果不相信迷信的人來說,根本冇有任何用處,甚至在他們看來,這些行為可笑又滑稽。

可對楚老爺子這種,甚至都能相信,可以長生的人而言,那簡直是致命的打擊。

楚老爺子聽到下麪人的彙報之後,當即拔掉了氧氣管,對厲卿川破口大罵。。

此時他隻覺得賀蘭遇說的對,厲卿川如果不死,他休想有安穩之日

楚老爺子告訴賀蘭遇,他已經準備好對厲卿川正麵開戰了。

當然,賀蘭遇也必須幫忙,彆指望他一個人出力。

賀蘭遇自然是表麵上說著同意。

楚老爺子和賀蘭遇商量好之後便給厲卿川打電話。

開口便是如果你想救你女兒,那你就按我說的來,否則,就讓他這被子都再也見不到久久。

隨後,還給厲卿川發了一段久久的視頻。

視頻中,久久被綁在手術檯上,昏迷不醒。

旁邊的儀器上顯示久久的脈搏心跳。

而楚老爺子就坐在久久的身邊,枯瘦如骷髏一樣的手,抓著久久。

他在視頻裡對厲卿川挑釁,“我看上你女兒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這麼鮮活的小生命,我每天晚上都在想,將她的血,臟器換到我身上該有多好?”

“還有這細皮嫩i肉,嘖嘖......一定非常的好吃......”

楚老爺子那渾濁的眼睛裡透出的貪婪讓人噁心。

他口中的吃,是真的想要把久久給吃了。

早在還冇有抓到久久的時候,他便已經想好了。

換了血之後,再移植了久久的五臟,久久剩下的身體,他就要吃了,不會浪費一點。

這種喪心病狂,簡直跟禽i獸的一樣的想法,他已經想很久了。

厲卿川將視頻從頭到尾看完,他冰冷陰沉的臉上殺氣凜然。

楚家老爺子已經徹底挑戰了他的底線。

如果這次讓那老東西還能活下來,那就是他太廢物。

視頻最後,楚家老爺子說讓厲卿川今晚淩晨準時孤身去一個地方。

並冇有說具體地址,隻告訴厲卿川,他晚上一個人出來,步行上跨江大橋。

楚老爺子一再強調,讓厲卿川最好不要拿久久的安全做賭。

楚雁聲正色道:“哥,你不能一個人去,我瞭解他,他約你過去......是不想讓你活著離開,可如果你一旦出了事,就更冇有人能護的住久久了。”

自從知道是他爺爺綁架了久久,楚雁聲便懊悔萬分。

他後悔自己當初在得知,福利院孩子失蹤的時候,心軟。

後悔冇有及時調查。

現在,害的久久神仙險境。

在厲卿川和楚老爺子之間,楚雁聲幾乎是毫不猶豫,便站在了厲卿川這邊。

厲卿川抬手拍拍他肩膀,對高遠吩咐吩:“久久被綁架這件事,誰也不能告訴夫人。”

高遠點頭:“是。”

天樞開口:“我會暗中跟過去埋伏好,一定會先把久久救下來。”

厲卿川道:“多謝,這次隻要久久能平安無事,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

他知道天樞的能內,隻要他肯幫忙,那的確是勝算能大很多。

很快到了晚上,厲卿川從家裡出發之前,去見了一麵宋錦書。

她現在的身體格外虛弱,整個人比久久被綁架之前,消瘦了虛弱。

這使得她原本就消瘦的身體,越發瘦弱。

珍妮姐告訴厲卿川,宋錦書現在的身體情況,特彆不好,胃口很差,每天就算是吃進去一點東西,也都會很快吐出來。

珍妮姐勸說宋錦書去醫院做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