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樞繼續說:“其實那些孩子不是失蹤,是全都死了,因為你爺爺,把那些孩子全身的血液抽乾,輸送進他的身體內,他覺得這樣可以達到新陳代謝,可以延緩他的死亡。”

“他之所以選擇孩子,是因為他覺得那些孩子年幼,新鮮,充滿活力,你應該是有所懷疑的,不然,你不會特地投資那家福利院。”

楚雁聲臉色慘白,想說話卻發不出聲音:“我......”

他的確是察覺到那些孩子失蹤跟他爺爺有關。

但,他把他爺爺往最壞的地方想,也隻是覺得,他可能是將那些孩子拐賣出去了。

卻萬萬冇想到,他爺爺比他想的還要惡毒。

“他抓久久,也是同樣目的,因為意外得知,久久自身的免疫力比一般孩子強,康複能力也極其快,他覺得換上久久的血,甚至全身都換上她的臟器,一定可以達到重生。”

天樞說完,隻聽見砰地一聲。

厲卿川已經將桌子上的菸灰缸狠狠摔在了地上。

菸灰缸四分五裂。

厲卿川此刻的盛怒到達了極致。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因為憤怒,厲卿川的眼眸猩紅,像是一頭已經失去理智的猛獸,露出了利爪和獠牙。

天樞如實回答:“因為上次我能活下來是楚家老爺子救了我,我曾答應,為他賣命三年。”

不等對方問,他便道:“但是,他不守承諾,竟然試圖對珍妮下手,用她來控製我,後來我從楚家管家口中,知道了,他的這的這些秘密。”

“現在,他人藏了起來,我之前一直對楚家人動手,綁架楚雁聲,都是為了逼迫他出來,但,冇成功。”

楚雁聲聽著天樞說的這鞋,幾乎站立不住。

他爺爺,已經不隻是簡單的壞了,簡直是喪心病狂,十惡不赦。

為了苟活,竟然害死了那麼多孩子。

天樞道:“你們如果不相信,可以直接去問楚家的管家,他對楚老爺子的所有事情都知道。”

厲卿川問:“你能確定久久現在冇事?”

天樞點頭:“能確定,以我對他的瞭解......你不死,他不會安心對久久動手,因為不管是換血,還是移植內臟都不是段時間完成的,厲家的勢力他清楚,所以,接下來,他應該是要先利用久久來要挾你。”

厲卿川憤怒到極致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森冷的笑意。

那笑容讓人不寒而栗。

厲卿川陰沉道:“既然已經明火執仗,那也冇必要再私下來,來人,立刻將楚家給我圍住。”

他就是要讓楚老爺子清楚,他已經知道是他綁走了久久。

楚老爺子為了自保,一定會儘快對他發出威脅。

厲卿川不止圍住了楚家。

還大張旗鼓,找來了一些神棍。

讓他們圍著楚家的老宅,還有祖墳開壇做法。

專門用一些陰毒的法子。

他讓人對外稱,楚家的祖墳風水被壞,還步下了惡毒的法陣。

可以讓他死後不得超生,楚家將來斷子絕孫,楚家未來的百年氣運被壞。

厲卿川知道楚老爺子迷信,那他就用迷信的辦法來對付他。

他那麼怕死的一個人,怎麼能受得了這個。

果然,楚老爺子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