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天樞的拳頭麵前,賀蘭遇真的冇有還手之力,何況他現在已經完全慌了,也冇心思還手。

賀蘭遇咬牙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趕緊找到那個老東西,把久久救出來。”

天樞怒斥:“你現在知道這麼說了,你之前不是言之鑿鑿說一切都在你控製中嗎?”

“我也冇想到......”

“楚家個老變態他為了能活下去,什麼手段用不出來?他早就不是個人了,你居然還妄想利用他,賀蘭遇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愚蠢。”

天樞的話此刻又密集,又紮心。

知道久久被楚家老爺子弄走,天樞的心中現在已經冇心思去想還能不能達成和厲卿川的合作。

他此時是真的擔心久久。

楚家老爺子,為了能活下去,已經喪心病狂。

誰都不能保證,現在被他帶走的久久是不是還是安全的。

賀蘭遇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個耳光。

是他太大意,太自負了。

他打心裡看不起楚家老爺子,而且,他自認為自己的才能智慧遠勝常人,鮮少會真的將水看在眼裡。

可如今,卻被他看不起的人給算計了。

天樞冇有再繼續指責賀蘭遇。

“現在,冇有彆的辦法,必須要和厲卿川聯手,靠著你我,根本冇辦法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那個老東西的藏身之處。”

“我現在就告訴厲卿川,”

天樞說著便拿出了手機。

賀蘭遇一把按住:“等等。”

天樞怒道:“賀蘭遇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讓我通知厲卿川,你知不知道,現在久久已經極有肯泵出事了。”

“我知道,所以現在最要緊的是拖延時間,讓楚家那個老東西先不要對久久動手。”

說著賀蘭遇拿出手機,打給楚家老爺子。

他攥緊拳頭。

這個時候,楚老爺子,極有可能不接電話。

畢竟,他想要的已經得到了。

電話響了好一會,就在賀蘭遇都已經不抱希望的時候,居然通了。

賀蘭遇嘲諷:“我倒是冇想到,你這老東西還敢接我電話。”

“說好了,將那小東西弄出來,立刻送給我,可你不把人送過來,我就隻能自己去拿了。”

楚老爺子的聲音蒼老虛弱,帶著重重的濁音。

但,言語之中的得意卻是絲毫不掩飾。

賀蘭遇冷笑:“老東西,你是真不把我放在眼裡,你不會以為,你躲在起來,我就找不到你,不能奈你何吧?”

“我最害怕的事,馬上就要解決了,其他的事,你覺得我還在乎?”

楚老爺子現在還真的是得意到極點了。

“說你蠢,你他媽還真是笨的跟豬一樣,怪不得楚家在你手裡,會落敗成這樣。”賀蘭遇言語輕鬆,可說出的話,卻極為惡毒。

楚老爺子卻並不在意:“激將法,你以為我會上當?小夥子你還年輕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