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朝鵬翼蓋古今,一論俠刀武道行!”豪言落。

威能起。

現場以霍景州為中心,登時綻放開了一圈圈霸道漣漪,隨著這漣漪勁氣擴散之間,淩天亦是皺眉,此時他能清楚感覺到。

在霍景州身上的氣息,正在不斷變化,似乎是有了一個質的變化。

就在霍景州下定決心之時,天穹之上,雷電驚走,手臂粗大的雷霆,宛若撕天一般,將整個夜色天穹撕裂開來。

轟隆!

轟隆!

雷霆起。

電光閃。

神王劫起,天穹驚顫,淩天詫異:“這傢夥麵對的神王劫,和之前風雷宗宗主相比,簡直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啊,難道是因為兩人的天姿不一樣?”

不等淩天多想,更見霍景州身上迸出一團黑色煙霧,隨著黑煙湧現之時,天穹雷霆一瞬染黑。

威能之壓。

宛若泰山一般,狠狠碾壓而來,甚至在霍景州身上的黑色毒氣,更是開始彙聚一處,淩天有些意外:“這是……”

“凝聚毒源?”

此時麵前一幕 ,淩天並不陌生,當初他也走過這樣的路,不過令他詫異的是之前他,凝聚毒源倒是很順利,天雷不出。

霍景州這又是為何?

轟隆!

狐疑之間,天穹雷霆暴怒,一道凶狠雷霆,裂天而下,冇有任何停頓,朝著霍景州斬殺而下,雷霆劈下之時,霍景州雙眸深處。

自信神色,一瞬瀰漫開去,隨著自信神采瀰漫之時,霍景州更是不曾有任何遲疑,長袖輕揮之時,現場鋒鏑大起,在霍景州麵前竟是刀光劍芒一瞬湧現。

長劍!

霸刀!

刀劍交叉之時,威能大起,霍景州一祭護身罡氣,雷霆劈下,氣罩破碎成渣,霍景州的身子卻是巋然不動,長袍獵獵作響之間。

自信神采,一瞬飛揚,淩天也不得不讚賞:“這傢夥的資質,亦是極品啊。”

“不過這神王劫,弄出來的動作可不小,你可要快點搞定啊,彆讓兩大神皇強者出山,那可就完蛋 了。”

淩天所想不差,此時在千鶴城內,正在為褚子規療傷的千鶴神皇,亦是感覺到了城外钜變,不由詫異:“可惡 ,那毒門孽障居然得到了神王機緣?”

蘇千鶴都恨不得將其劈碎,不過想到麵前褚子規正在接受自己的治療,如果此時離開,那麼褚子規就麵臨著必死局麵。

蘇千鶴不敢亂來,他能坐穩城主大位,還需要褚煌相助呢?

褚煌雖亦有察覺,不過他全心都在褚子規身上,哪裡能多想其他,褚煌之模樣,蘇千鶴心中豈能不懂,不由輕哼:“千鶴親衛!”

“在!”

“安排下去,千鶴親衛所有神尊強者,前往神王劫下,進行阻攔,絕不能讓這毒門混賬,在我千鶴城外成功立王。”

“是!”

千鶴親衛離開,蘇千鶴這才繼續為褚子規治病,越是治療,在蘇千鶴心中就越是驚訝,不管他如何努力,都不能將褚子規體內的毒氣完全逼出來。

如果按照這個速度下去,怕是要整整一日,才能確保褚子規的安全。

九龍傳人!

毒門之人。

兩大必死之人,都在這個時候出現,作為千鶴城的城主,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局麵脫離控製,又冇什麼其他的辦法。

這讓他心中止不住罵道:“該死。”

一聲低吼。

勁氣再下,褚子規卻是一下承受不了神皇灌入的力量,本就脆弱筋脈,一瞬受損,褚子規一口鮮血直接噴灑而出。

“子規。”

褚煌大為擔憂,卻是一點辦法都冇有,隻能是乾著急,蘇千鶴低吼:“子規,你的病情比我想的更為麻煩,我現在隻能封鎖你的心脈,為你拔出銀針,打通你的筋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