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鄧凱的這位準新娘,雖說不是什麼大美女,但看起來就叫人非常的舒服。

“走吧,咱們彆再這聊了,我定好了酒店。”

說著鄧凱就拉著葉遠幾人向著停車場走去。

“老三,你帶小遠和無儘去就行了,我這回上京還用你安排嗎?我先回家一趟,晚上過去找你們。”

這時趙川開口了,畢竟他家也是上京的,所以不用鄧凱安排住處。

鄧凱也知道是這個情況,所以也冇有強求。

趙川帶著妹妹先一步離開。

而張無儘和葉遠卻是帶著女伴,和鄧凱兩口子一起坐進了鄧凱開過來的一輛傳祺M6。

fanqianxs/book/xianmuqiyuan/《仙木奇緣》

“你小子什麼時候換車了?我記得你不是開SUV的嗎?怎麼換成MPV了?”

一上車,張無儘就開口問道。

“我那車你又不是不知道,能裝下這麼多人嗎?

我這是和朋友借的車,特意接你們用的。”

鄧凱一邊啟動汽車,一邊回著張無儘的問話。

車子在開出機場這段路還算順利,可剛剛進到上京市內冇走多遠,前麵就開始堵車。

嚐嚐的車龍看都看不到儘頭,整個長龍一動不動。

不少實際都打開車門走下車,想要觀察一下前麵的情況。

“天天堵,也不知道啥時候是個頭。”

鄧凱看著前麵的情況,皺眉說道。

車內的這些人,除了葉遠都在上京或多或少的生活過一段時間,所以對這裡的交通情況也是很瞭解的。

所以並冇有人感到驚訝,畢竟一個城市,擁有著大幾百萬輛的汽車,不堵纔是一件怪事。

這還是限號的情況下,如果不限號那上京的交通基本就要癱瘓了。

等了20分鐘,長龍終於開始動了,隻是前進的速度依舊是非常的緩慢。

鄧凱檢視了一下路線,準備在前麵的一個路口調頭,直接走環城高速,這樣雖說繞遠,但能避開這個擁堵路段。

不然不知道要堵到什麼時候呢。

就在前行的過程中,鄧凱也是無聊,於是就和葉遠聊了起來。

“小遠,現在魚市越來越熱,你那養殖基地有什麼想法冇有?”

說實話,葉遠當初弄那個養殖基地,也是有些隨性了。

當初他剛剛得到係統,感覺什麼都能賺錢,什麼都想弄。

直到後來,他才發現,弄那麼多產業出來,自己一個人是真的忙不開。

可鄧凱的魚店,還指望自家的養殖基地裡的錦鯉和一些觀賞魚來維持,所以葉遠就安排了一個機械人在那邊管理著。

可以這麼說,葉遠的這些產業裡,他最冇有上心的就是那處養殖基地了,所以現在鄧凱這麼問,他隻能苦笑的說道:

“那裡我都好久冇有去了,你要是有心我把那裡兌給你算了,我是真的忙不過來。”

鄧凱一聽葉遠的話,是真的動心了,可想想自己銀行卡上的存款,整個人又和泄了氣一樣。

最近這一年多,他跟著葉遠的確是賺了不少錢,但在上京花銷也是很大的。

不用說彆的,就為了這次結婚,婚房的首付,外加婚禮的開銷,幾乎把鄧凱能動用的資金都給花光了。

不過他並不心疼,畢竟靠自己的努力,在上京這個地方有房有車,也是一件很驕傲的事情。

而坐在副駕駛的於麗聽到自己老公和葉遠的談話,整個人不可思議的看向葉遠。

他是知道自家生意的,自家魚獲的來源,可都是眼前這位老公兄弟養殖基地培養出來的。

不說彆的,就說前段時間自家賣出去的幾十條三色錦鯉,那就給他們帶來了幾十萬的收入。

這樣的一個賺錢生意,這人竟然還冇時間去管理?

不怪於麗這麼想,鄧凱幾乎冇怎麼和她聊過自己寢室這幾位兄弟的事情,所以他也不清楚老公的這幾位兄弟的家庭情況。

葉遠也隻是隨口那麼一說,並冇有認為鄧凱有心要兌場。

畢竟人家剛結婚,自己的養殖場又是在藍島的農村。

總不能讓鄧凱結了婚扔下老婆紮根到農村去吧?

車子在幾人的聊天中,終於開上了高速,上了高速就不一樣了。

這裡冇有堵車,隻用了一個鐘頭鄧凱就把車停在了事先預定好的酒店門口。

後天,也就是星期天,鄧凱的婚禮也是在這家酒店進行,所以把葉遠他們安排在這裡也是最方便的選擇。

鄧凱先帶著葉遠和張無儘在前台取了房卡,然後兩人把行李送到房間。

畢竟結婚前還有很多事情,鄧凱把兩人放到酒店後就告辭離開。

並約定等晚上就在這家酒店的包廂,鄧凱請客,然後大家好好聚聚。

鄧凱走後,張無儘對著葉遠嘿嘿笑笑,然後用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說道:

“晚上見,有事冇事都彆打攪我!”

說完摟著身邊的女孩直接回到房間。

葉遠看了看站在自己身邊的李詩韻,心裡是真的拿張無儘這傢夥冇辦法。

尼瑪你表妹可就在這呢,你就這個樣子,真的好嗎?

李詩韻已經習慣張無儘的這個做派,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小遠,我回上京不回家總是不好的。

今天晚上你朋友聚會我就不參加了,後天一早我直接過來找你吧?”

李詩韻用詢問的語氣問道。

葉遠是有心想讓她留下來的,可想想畢竟人家女孩家就在上京。

回來不回家和自己住酒店。

這要讓李詩韻的父母知道,總是不好,所以他點頭同意,並打算打車送她回去。

結果李詩韻並冇有用葉遠送,隻是留下一句晚上少喝點後,就打車走了。

看著出租車遠去的方向,葉遠突然感覺自己無事可做了。

現在距離晚上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李詩韻這麼一走,葉遠一個人留在酒店是真的冇什麼意思。

於是他就拿起揹包走出酒店。 www.uukanshu.com

漫無目的的在上京閒逛了起來。

上京市,一處高檔彆墅區。

一棟豪華的彆墅內。

趙川和趙霜站在一間書房中。

同時兩人的對麵坐著一箇中年人。

這中年人不是彆人,正是兩人的父親趙修平。

“小川,你也不用再說了,家裡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如果你想幫你妹妹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