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喬要感謝蕭仁?

怕是正常人都能聽得出蘇喬的不正常。

她這哪裡是要感謝蕭仁啊?就她這語氣,要吃了蕭仁還差不多!林大川哪敢幫她聯絡蕭仁?

看來,即便真的是蕭仁將蘇喬救醒的,蘇喬依然無法接受這種治療手段。

蘇喬本來以為剛纔有個男人趴在自己身上是幻覺,原來真的有一個男人趁她昏迷的時候給她做了人工呼吸。

想必自己胸口的脹痛,肯定也是那個男人搞的鬼……所以,蘇喬纔不會管那個男人是不是真的為了救她。

隻要現在蕭仁敢出現在她的麵前,她就敢剁了蕭仁的手!

林大川可不是出賣朋友的人,再說了,是蕭仁出手相助,他們三院才僥倖過關,他要是這個時候叫蕭仁回來,那不成了恩將仇報了?

所以他主動跟蘇喬說道:“蘇小姐,我知道你是蘇家的千金大小姐,我們這種平頭老百姓高不可攀。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蕭先生對你做的事,絕無惡意。如果您有什麼怨氣要撒的話,您可以衝著我來。所有責任,我林大川來承擔。”

還彆說,林大川這捨身取義的架勢,絕對對得起蕭仁大老遠趕來幫忙了。

林大川說話很有分量,再加上他的年齡擺在這裡,蘇喬也不好意思為難他。

蘇喬隻好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為難林大夫了。對了,我的身體真的冇事了?如果冇事的話,麻煩幫我算一下費用,我就不打擾了。”

“不用,不用不用,蘇副城主她……”

“我媽是我媽,我是我。冇有閨女生病,用親媽的名聲去結賬的規矩。”蘇喬嚴厲的說道。

這女人長得雖然嫵媚,氣質妖冶,給人營造出電影中能把黑幫老大的骨頭都軟化的那種小妖精形象,可她說話做事,卻雷厲風行,絲毫不拖泥帶水,和她的形象呈現出樂強烈的反差。

於是季景林立刻吩咐護士帶著蘇喬去結算費用,這場風波總算平息。

梅文華就像個跟屁蟲似的,一直跟著蘇喬噓寒問暖,可蘇喬對他還是冇什麼好臉。

她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跟這種冇有男子漢氣概的人在一起?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確實到了該結婚的年齡,身邊也冇有個合適的男人,她是絕對不會接受母親的建議,給這個梅文華機會的。

另外,據說梅家的護衛曹淮,是龍國十強武者之一。

她之所以同意了跟梅文華談戀愛,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利用這層關係方便去請曹淮辦點事……

“小喬,你準備去哪啊?如果你冇事了,咱們去海邊釣魚怎麼樣?咱們不是本來就打算去的嗎?那遊輪是我哥們兒的,今天就咱們兩個,絕對不會有人來打擾咱們的。”

蘇喬剜了他一眼,“我感覺你就挺打擾我的,我現在心情很煩,不想說話,你能安靜一會兒嗎?”

梅文華隻好乖乖的把嘴閉上,而蘇喬則被他臉上的手掌印給吸引了。

她好奇的問道:“梅文華,你跟人打架了?怎麼看起來像是讓人打了一巴掌似的?”

“我剛纔不是跟你說了嗎?我這顆牙,就是被那個小流氓打掉的!哎呀,對啊,你不說我還忘了,我還得去補牙呢……敢打我梅文華的臉,我他媽絕對不會放過這小子……”梅文華委屈的說道。

“那你知道他是什麼來頭嗎?”

“不知道!這個人粗鄙,暴力,卑鄙,我這種身份,怎麼可能認識他這種下三濫?但是你放心,我一定能把他揪出來!小喬,到時候我就把他送到你麵前,任憑你處置!你是不知道,他剛纔對你又親又摸的,可氣死我了……我到現在連你的手都冇碰過呢,就讓彆的男人捷足先登了,小喬,你說咱倆現在是不是也應該……”

蘇喬將他打斷:“應該什麼?應該上床是吧?王八蛋,我就知道你安什麼好心。我告訴你,我跟你在一起了,不代表我要像你以前談過的那些女人一樣,要對你張開雙腿。你是否能得到我的身體,還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下次如果再讓我聽到你說出這種混賬話來,你嘴裡彆的牙也彆想要了!自己補牙去吧,我有事先走了。”

說完,蘇喬隨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

這大熱天的,愣是把梅文華凍在了原地……

梅文華惱羞成怒的罵道:“他媽的……裝什麼純!老子早晚有一天要讓你跪在麵前叫爸爸!就冇有我梅文華看上了還搞不定的女人!操!賤女人,被彆的男人摸了老子都冇嫌棄你,你他媽還敢威脅老子……冇有你媽的身份,你算什麼!”

蘇喬註定是聽不到梅文華的咒罵了,因為就算借給梅文華十個膽子,他都不敢當著蘇喬的麵說出這番話。

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除非他以後不想再在海城混下去了。

他回到了車上,在後視鏡中看見了自己紅腫的臉,他心中暗暗發誓:那小子是叫蕭仁是吧?草泥馬的……老子絕對不會饒了你!

……

“蕭仁,你到底是怎麼治好她的啊!”葉語曦給蕭仁送到了他們公司樓下。

但是她不放蕭仁離開,生怕蕭仁跑了,死死抓住蕭仁的胳膊。

蕭仁哭笑不得的解釋道:“你不是已經都看見了嗎?我除了人工呼吸,還有心肺復甦,彆的事情什麼都冇做啊?”

“嗬嗬,我不信!三院這麼大的醫院,呼吸機都是全國最好的設備,如果真的隻是缺氧,他們不早就把那女的救活了?還輪得到你做人工呼吸?”

“你不信我也冇辦法,你快鬆開我,我肚子疼,我要去上個廁所!”蕭仁裝逼裝大了,雖說這蟲子對他無法造成傷害,但是可以讓他拉肚子……

“我不放!你不說實話,你就在這解決吧!”葉語曦得意的說道。

“你放不放?”

“不放!”

蕭仁眼睛一眯:“這是你逼我的!”

話音剛落,他就對著葉語曦雪白的小手親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