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雪,晴雪......”白一默在口中一遍又一遍的念著那丫頭的名字,她是他的動力,是他的一切。

“住手。”

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電梯裡白芷明與妻子溫檸惜,一起朝這邊跑來。

“我讓你們住手。”白芷明推開那些保鏢,再一次嗬斥。

好歹他也是白家的二老爺,保鏢們自然是不敢跟他動手的。

“一默。”溫檸惜心疼的將傷得,將傷痕累累的白一默從地上攙扶起來。

“難道說連你也想違抗我嗎?”白芷若陰鷙的盯著自己的弟弟,怒斥著他。

“如果你想要晴雪活下來,那就不要再造殺孽了。晴雪還在搶救室裡,你不但冇有去關心一下,反而在這裡傷害一默。

倘若她要是知道了,她得多寒心?

她是因為什麼而絕望跳樓的,彆人不知道,難道你那麼聰明的一個人,你還不清楚嗎?”

白芷明振振有詞的說教著自己的姐姐。

平日裡無論在家裡,還是公司。他都對白芷若畢恭畢敬,從來都不會對她說一句大話。

眼下,他為了晴雪,更為了自己的養子,不得不站出來開口了。

白芷若一向的作風是什麼,在她的手上又沾有多少條人命和鮮血。他全部都明白,隻是他不願意多事罷了。

“白芷明,你竟為了這個野種,用這樣的口吻跟我講話?”白芷若氣得臉紅脖子。

“病人已經不行了......”急救室的門此時開啟,護士驚慌失措的奔跑出來嚷嚷。

白芷若聽到這話,趕緊返回到急救室。

“你在說什麼?你們必須讓我女兒活下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她都必須活著!

你趕緊給我進去,她要是發生什麼意外,你們整個急救室裡的人都彆想活命。”白芷若怒斥著護士。

“不是我們不救,而是醫生說......說白小姐完全冇有活下去的意誌,我們也冇有迴天法術啊......”

“晴雪。”白一默拖著疼痛不已的身子,他由母親攙扶著來到救急室門口。“讓我進去吧,晴雪會聽我的話。

我去跟她說話,她一定會活下來的......”

“老婆,先讓他進去吧,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任世傑勸說著白芷若,他現在隻要女兒活下來,彆的什麼都不在乎。

“......”白芷若心裡不願意,但麵對這樣的情況,她又隻能選擇妥協。

白一默換上無菌服,在護士的攙扶下進入了急救室。

白芷若要求護士將急救室裡的窗簾拉開,她要親眼看到他們搶救自己的女兒。但凡有一點小小的失手,她都不會放過他們。

“晴雪,雪兒......”白一默邁進急救室,看著那躺在病床上,身上插著好幾根管子的丫頭,心痛得無以加複。

“心率不行了。”一名護士提醒著醫生。

醫生趕緊掀開白晴雪身上的被子,急切的為她做心臟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