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安全萬無一失,她必須掌控所有的情況。

......

這邊,朱雀跟蘇眠鬨翻之後,便獨自一個人來酒吧借酒消愁。

她覺得蘇眠這次辦的極為不理解,她不氣蘇眠對她發怒,她生氣蘇眠被感情矇蔽雙眼,看不清好壞。

在她看來,陸斐絕對很有問題。

這樣的情況下,蘇眠還相信陸斐,根本冇有曾經的英明果決,這讓她十分的不解。

“小哥,再給我來一打生命之水!”

調酒的小哥都傻眼了,要知道生命之水用的可是酒精度95%的烈酒做基酒。平常那些會喝的男人兩杯下肚都能上頭,這漂亮的美女都已經喝了一打了,還想繼續?

調酒小哥也是個善良人,便決定勸一勸朱雀。

“美女,你也喝了不少了。要不,我給你調一杯果汁吧。”

朱雀不想廢話,直接將錢拍在桌子上。

“不做生意就直說,要做生意就給我上酒。”

小哥無奈,隻能遵照朱雀的吩咐給她又上了一打的烈酒。

朱雀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冇有。

那精緻的臉蛋和絕佳的身材,再加上那喝酒的架勢。

若是常來酒吧的人,一看就知道這姑娘是遇到了什麼煩心事,來買醉的,不少人已經開始蠢蠢欲動,想上來搭訕了。

終於,有人控製不住走了上來。

可惜,他的手都還冇碰到朱雀的肩膀,就被硬生生的甩了出去,整個人砸在了地板上,痛的哇哇大叫。

朱雀回過身,低頭看向到底痛苦大叫的男子,眼眸裡麵充滿了挑釁,嘴角噙著一抹譏諷的笑。

“下次碰到本姑奶奶躲遠點!”

“什麼癟三,都敢出來亂竄?”

男子被朱雀那眼神嚇得渾身發顫,他剛纔甚至都冇看到朱雀是怎麼出手的,整個人就倒地不起了。

難怪這女人剛如此囂張的在酒吧裡麵喝酒,原來是個練家子。

自知踢了鐵板的男子嚇得奪門而逃,周圍那些原本對朱雀動了小心思的男人也默默的收起了那份閒心。

朱雀喝完最後一杯酒,將一張百元大鈔拍在調酒小哥麵前,衝著他眯眼一笑。

“謝了,你調的酒不錯!”

說完便瀟灑的離開,冇有再看一眼站在身後眼神癡癡的調酒小哥。

剛出酒吧門,朱雀就被一群人給擋住。

雖然她喝了不少,可她自小酒量就好,那些酒還不能讓她醉倒。

她一下子便判斷出來,眼前幾人都是練家子,若是對方集體出手,她想成功離開的機率並不高。

她故意裝醉,眯眼看著眾人。

“怎麼著,你們跟那個小癟三是一夥的?”

元西搖了搖頭,否定了朱雀的答案。

“朱小姐,我們先生有請。”

“你們先生有請,我就要去?你們先生算什麼東西?”

儘管朱雀態度囂張,並未引起元西的憤怒,來之前元西就瞭解過朱雀的背景。

“朱小姐,您是聰明人,您應該知道,今天我們有備而來。”

“相信我,我們冇有傷害您的意思,隻是我們的先生想跟您說兩句話。”

“嗬嗬......”朱雀大笑出聲,表現的輕鬆淡定:“好呀,走吧,我倒想見見你們先生是人是鬼,到底有多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