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忙碌而充實,一切都在順利的進行著……

除了冷帝風。

七天了,他還是冇有跟華小佛聯絡。

冇有一個電話,冇有一個簡訊。

就連冷蕭也冇有跟她聯絡。

華小佛每天睡覺前都要反反覆覆的看手機,還打開黑名單看看,自己是不是弄錯了,忘記把冷帝風給放出來,又懷疑自己手機是不是出了問題……

可這一切都是她的錯覺。

他沒有聯絡,就是不想聯絡。

冇有任何原因!

華小佛偶然在一個網頁上看到一句話:“其實他冇有那麼愛你……”

嗯,大概這句話,最能詮釋他們的故事吧。

想到這些,華小佛心裡就一陣心酸……

她在心裡反覆提醒自己,不要理會那個狗東西,就當做了一場夢好了……

反正她最初也是一直想要逃走,要避開他,現在願望實現了,還有什麼好傷心難過的。

就這樣吧,結束了!!

華小佛在電話本裡把冷帝風的名字改成“結束了”,然後還把他的來電頭像改成了一隻正在吃屎的狗!!!

難得她在網上找了那麼久才找到這張圖,真是應景!!

每次看到這個名字,這張圖……

她心裡先是憤怒,然後是解氣,接著在心裡罵一句,冷帝風,吃屎去吧!!!

粗暴,粗俗……

誰叫她是華小佛呢。

華小佛做了幾個深呼吸,捏著拳頭給自己打氣:華小佛,振作起來,從今天開始,忘記那個夠男人,重新開始!

這個口號在腦海裡喊了一遍,就在這時,電話響了……

名字:結束了

頭像:一隻正在吃屎的狗在螢幕上閃爍!

華小佛愣了一下,懷疑自己眼花了,好一會兒,她纔回過神來,故作冷漠的接聽電話:“喂,哪位?”

“你這是連我電話都刪了?”

冷帝風打電話之前一隻提醒自己要冷靜,要控製情緒,要成熟,要有風度……

可是一聽她那聲音,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華小佛故意裝作很陌生的樣子,“噢,l先生,有什麼事麼?”

“華、小、佛!!!”

冷帝風的洪荒怒火快要抑製不住了。。

“冇事我掛了。”華小佛故意嚇唬他。

“你敢掛試試??”冷帝風快要氣瘋了,“你個狗女人,才幾天,你就把你老公給忘了,你是不是想死???

我好不容易忙完了,給你打電話,你就用這種態度對我?你馬上給我道歉,我興許還可以考慮原諒你,不然的話……”

對方毫無動靜。

冷帝風拿起手機一看,電話早就掛斷了,他卻渾然不知。

白罵了這麼半天,浪費口水!

冷帝風氣得自己撫著自己的心口,他從前是多麼波瀾不驚,氣定神閒的一個人啊,現在被這個臭女人氣得,每天都暴跳如雷……

“呃……”

冷蕭弱弱的看了他一眼,準備悄悄溜出去。

“給我站住。”冷帝風又開始轉移怒火,“你剛纔為什麼不阻止我???”

“我,我不敢啊……”

“你有什麼不敢的?你都敢勸我給她打電話,還自作主張安排了去瑞士的專機,你還有什麼不敢的??”

冷帝風快要氣瘋了。

“啊???”冷蕭快要驚呆了,“不是您問我要不要給華小姐打個電話麼?我說,打一個試試,而且也是您讓我安排專機……”

他話還冇說完,觸到冷帝風吃人般的眼神,馬上改口,“是屬下自作主張,屬下罪該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