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而是其他那些年紀大的人,被嚇得更加提心吊膽了。

隨後,秦霄發現葉淩風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盯著他。

“怎麼了?難道你的意思,我能在二三十歲的年紀,就患上老年癡呆嗎?”

他好笑的問道。

問出口的時候,他絕對以為這隻是一句玩笑話。

可是,在葉淩風冇有回答的凝視中,秦霄麵上的笑容漸漸的僵住了。

“你是說......我冇幾年就會得病?”

秦霄不敢相信的又問了一句,咕咚吞嚥了一口唾沫。

“不是幾年。”葉淩風淡淡的回答道,“依我的判斷,在這裡中了毒的所有人,不管是最好還是最壞的結果,都會在一年內發生。”

這話一落,在場眾人一片嘩然。

一年。

這個時限從葉淩風的口中說出來,或許有人並不是完全相信,可是,從葉淩風的態度和語氣中,他們自己也知道,否認,隻不過是情感上的拒絕接受罷了。

這種一年內就可以查證的言論,製造謊言完全冇有必要。

“連你都冇有辦法嗎?你不是聖安堂的堂主嗎?”

在一片絕望的哀歎聲中,王宇星忽然間想起之前和葉淩風聊天的內容,掙紮著向他問道。

聖安堂的名字,在這些達官貴人當中,可比武道界要管用的多了。

一聽說葉淩風不僅僅是一位武道界的大宗師,而且還是聖安堂的堂主,其他人的眼中瞬間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一名聖安堂的普通藥師,已經足以在華國的醫藥界叱吒風雲,更何況是堂主級彆的人物?

聖安堂談資論輩,能當上堂主,無一不是厲害至極的藥師,如如果能請到其中一位為自己的家族保駕護航,那簡直就是上天的恩賜!

葉淩風能夠感覺到,自從聖安堂的名字一報出來,眼前這些人看著他的眼神都變得熱切了,好像他是一個搶手的金餑餑一樣。

這讓葉淩風忍不住摸著鼻子苦笑。

“原來葉堂主這麼厲害!是我之前失禮了!”

“葉先生請務必給在下留一個聯絡方式,以後若有機會,請上門坐坐!”

“不知道葉先生有什麼興趣愛好,我這邊有一些各行各業的朋友,相信一定能為葉先生派上用場......”

各種奉承的話,如潮水般的向著葉淩風湧來。

眾人探聽著葉淩風的興趣,揣摩著他的喜好,已經開始想儘一切辦法準備投其所好,拉攏和他的關係。

葉淩風擺了擺手。

“不必要,大家不用這麼客氣。我也不是在乎那些身外之物的人。比起錢物,我更在乎的,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誼。比如我們今天在這裡遇見,也算是有緣,所以該救的人,我還是會儘力去救。”

葉淩風這話一出,這才讓眾人稍稍放下了心。

“要解這個毒,我需要花一點時間,所以請大家都耐心一點。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會在三個月的時間內研製出點解藥,然後送藥上門。”

葉淩風能做出這樣的承諾,才纔算是讓在場的賓客們真正吃下了一顆定心丸,同時也忍不住對他感激涕零。

“感謝的話就不必了。希望大家把這份情記在心裡就好了。”

葉淩風製止了這些人如滔滔江水般綿延不絕的感激話語。

“當然,當然,葉先生請一定放心!滴水之恩,都當湧泉相報,更何況是救命之恩!”

所有的人都這麼說道。

這一切是如此的水到渠成,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親眼見識到了葉淩風的厲害,而且經過這一番經曆,也讓在場的每一個人意識到,眼前這個人是值得巴結和拉攏的對象,未來,他也必然會成為一個參天大樹,若是能攀附上他,此時就是最絕佳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