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艙內裝飾的很是奢華,一座座席位上皆擺著美酒佳肴,一對對才子佳人坐落其中,或吟詩作賦,或風花雪月。

走在這片鶯鶯燕燕的樓閣內,陳炫竟感到了幾分親切。

“這條花船奢華吧?這不是最重要的,最流連忘返的還是這花船中的女伶,不僅漂亮而且還非常的有才華!”梁善對著陳炫炫耀道,“本公子今天就帶你好好玩玩,讓你徹底的忘掉那王冰顏!”

嗯?這裡是風月場所可為什麼王冰顏會在這裡?

“冰顏小姐來了!”真當是說什麼來什麼,聽到這句話,陳炫收起思緒,亦是順著眾人的目光向花船的另一端看去。

屏風展開,一群俊美少年以眾星捧月之勢,將王冰顏與她的丫環青兒圍捧在中央,些俊美少年,細看之下竟都是這劍尊帝國之中有實力有威望有名氣的大人物。

“怎麼樣?死心了吧!她身邊的男子一個比一個優秀。”梁善在陳炫麵前嚴肅點說道,“何況,她還是奪命境界中期!如今的她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這樣的女子,不是你我能奢望的。”

聽著梁善的感歎,陳炫暗歎其成長速度之快點同時也忍不住笑著說道,“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太貶低自己,自然把迷戀的女人抬高成女神了,你知道女人是什麼嗎?”

“女人是什麼?”梁善順著話茬問道。

“女人如蛋!”陳炫笑道,在梁善那疑惑的眼神中,陳炫繼續說道,“外表很堅硬,裡麵很清純,內心很黃!”

“靠!不過……這比喻真貼切!嘿嘿……”梁善突然覺得,在王冰顏麵前的自卑少了許多。

梁善嘀咕完,突然想到了一點什麼,問著陳炫說道,“那男人呢?是不是比女人內心純潔多了!”

見梁善笑的很無恥,陳炫聳聳肩道,“男人如芒果!外麵很黃,裡麵……更黃!”

“靠!我還以為你會讚美一下我們男人!”梁善很不滿陳炫這樣的回答,“不過,這王冰顏的蛋殼可很難打破!勸你還是放棄吧。”

“我想,現在不是我放不放棄的問題,而是有麻煩找上門來了。”

梁善順著陳炫的目光看上去,有一群人竟是徑直的向著他們這邊走過來,這一群人眼神中流露出詫異,但很快就被厭惡覆蓋。

“筱小柒?”方心虎遠遠就看到這一邊,見有人和一年前的敗類人渣長的很像,加上和梁善站在一起,他就有些懷疑這人是筱小柒,走進一看,還真特麼是筱小七!

“好久不見!倒是冇有想到你還記得我!”陳炫笑道,“大家聚集在這裡,不是在給我組織一個歡迎會嗎?”

梁善差點冇有笑出來,心想還歡迎會呢,不給你丟臭雞蛋就不錯了。

往臉上無恥貼金,也要看場合吧,這個時候怎麼能承認是筱小柒!

方心虎一眾人見陳炫親口承認,幾人對望了一眼,眼中的厭惡就更勝了。

他們都冇有想到,當初那個的紈絝居然回來了,甚至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冰顏大小姐!好久不見!”在眾人還沉浸回憶中時,陳炫靠著牆,抖出了著名書法家落款的“爺有錢”笑意盈盈的對著亭亭玉立韶顏雅容的王冰顏淡然笑了笑。

王冰顏細細的打量了一下陳炫,內心起伏不定,但表麵上卻是一副冷麪無動於衷。

那一夜的偶遇,以及現在陳炫身上散發的氣息,充分表明他就是是那一位凶獸傍身的陳炫!

陳炫這個名字,王冰顏通過渠道,向真武院打聽過,這個名字被大多數的弟子這麼叫著,可是在他的堂口,他至親的六位師姐卻是叫他小柒。

筱小柒!這個名字可謂在劍尊帝國是如雷灌耳!筱家第一敗類,筱家第一廢物,劍尊第一紈絝……無數的第一,都與好字冇有半毛錢關係。

可是,對方卻是風輕雲淡的承認就是他,可是,當初為什麼說自己叫陳炫呢。

“放肆!冰顏也是你能叫的?”王冰顏還未說話,在她身邊一個長相甜美,嘴角有著一點痣的女子站出來,對著陳炫喝斥道。

此人名為張素兒,王冰顏是她的至交好友,她很清楚“冰顏”這個稱呼隻有與她關係極為親密的人才能叫。

可是陳炫卻叫了,這要是因此被彆人誤解,傳出王冰顏和劍尊帝國最大的敗類有什麼關係的話,那不得把王冰顏噁心死!

方心虎此時也反應了過來,對著陳炫吼道,“你居然還有臉步劍尊帝國!還不快滾出去!要不然本公子把你丟進寒湖餵魚!”

他聳聳對著方心虎笑道,“我丟進寒湖起碼還有魚會吃!不過你丟到寒湖,怕魚也不敢動吧。”

梁善一聽,渾身頓時一顫,在這水上滿目無岸,小柒和他們起了衝突,這……簡直和找死無異!

“你這是活膩了!”方心虎吼叫,手臂上的青筋暴動起來,這一幕讓陳炫身後梁善看到,心都忍不住要跳出來。

梁善不是什麼膽小怕事之輩,相反,他很大膽,隻是關於現在情況下的立場,他有明哲保身的嗅覺。

身為這地方土生土長的人,麵前方心虎的實力他很清楚,在他們這一群公子哥中,也在中等偏上的水準。

加上麵前這陳炫的身板,他斷定,陳炫要是被對方打上一拳,不死也得丟半條命。

此時怎麼辦,梁善是冷汗連連,而方心虎身後的人,見方心虎手臂顫動,青筋湧動,不由的幸災樂禍了起來。

曾經他們中不少被小柒欺負過,隻是當時小柒仗著家姐的緣故他們隻能忍下去,這一次方心虎的出頭,可謂是大快人心!

陳炫淡然自若的站在那裡,絲毫冇有因為方心虎舞動拳頭而神情有所變化,他觀察這這些人的嘴臉,以及現在的情況。

最後,陳炫冷冷一笑,惹事也得看實力,既然要扮豬吃虎,自然要有吃虎的本事。

“一幫柴狗,把屎吃飽了就當自己是虎了不成……”

見陳炫似乎還要激化矛盾,梁善捂住了陳炫的嘴,上前一步,“諸位息怒……剛剛我可是看到小柒的姐姐正與小柒在岸上一起玩耍,此時此刻筱姐姐定未走遠,如此動手的話,豈不是自討苦吃……想必筱家一姐的實力,大家可是深有體會把。”

既然實力不夠,那自然要用後台鎮壓,梁善可謂是下得一手好棋,而在這舉手投足之間一掃流氓之氣,讓人一觀竟有君子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