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陳家練功房,陳渡修派家內死士守在門外,並交代硬闖者殺無赦。

隻見八位奪命境界高手應了一聲,便守在了練功房的八個方位。

陳炫來到了練功房內。

練功房內有一聚靈陣,陳渡修將大把的靈石嵌入各個陣腳,頓時,聚靈陣的中心,如同霧氣一般的靈氣便升騰了起來。

“這個是聚靈陣,為的是將靈石中的靈力轉化為靈氣幫助修仙者快速補充靈力。”

隨後,陳渡修拿出了一個錦盒,打開錦盒,一顆擁有兩道丹紋的丹藥便顯露在了陳炫的麵前。

陳渡修解釋道。

“丹藥分凡,靈,法,真四階,這是一顆靈級上品引氣丹,可幫助普通人開脈通竅。”

“所以,吃了這個引氣丹,然後坐在法陣中就好了,對嗎?”陳炫不由問道。

“開始的時候會有一些疼,你要記住這些疼痛的地方,以後離開法陣去吸收靈氣,就靠的是那些地方了,好了,閒話不說了,把衣服脫了,坐進去吧。”

陳炫與陳渡修對坐在了一起,開始了,在吞下引氣丹的那一刻,陳炫先是感到一股清涼的氣息串遍了自己的經脈穴位,隨即包裹著自己的靈氣便瘋狂的向自己的毛孔湧來。

那一刻,陳炫渾身上下如同蟻噬!

疼!

陳炫咬緊了牙冠,繃緊了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天啊,父親叫我記住疼痛的地方,可這全身都疼怎麼說?

靈氣初次入體的感覺,就如同螞蟻打洞,先是皮膚,然後是肌肉,最後是骨頭!

疼,那是一種直達腦門的疼!

就在陳炫感覺自己的牙齒要被自己咬碎的時候,陳炫的身體突然一輕,在一片暗黑的空間內,陳炫睜開了另一雙眼睛!

如同人潛入水中一般,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四周流竄的靈氣,可以看到它從自己的毛孔裡鑽入,穿過皮肉,融入血液,然後到達四肢百骸,其中,有十四條經脈靈力流動最為昌盛。

感應境界!大成!

在現實的世界裡,陳炫真正的睜開了眼睛。

陳渡修握住了陳炫的手腕,最後欣喜的點了點頭,“好,好,好!不愧是我陳渡修的兒子,僅僅入門,便達到了感應境界巔峰!”

陳炫感受著身體的變化,不由一愣,“我這就到達感應境界的巔峰了?”

“十四道經脈皆有靈力流動,是謂感應境界大成,若要突破感應境界,便需要拓寬經脈,將經脈覺醒,這個就需要長時間的靈力洗滌了。”

“洗滌經脈,會很痛嗎。”

“能感受到痛,是好事,修煉講究循序漸進,水滿自溢,在冇有覺醒靈脈步入靈動境界之前,不要告訴任何人,你已經步入仙途。”

“嗯,我知道了。”

離開煉功房,陳炫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裡。

回到房間,陳炫丟出了空間戒指裡的所有物品。

兩張冥火符,一張地圖,一把尋龍尺

一柄普通的寶劍,一箱玉簡,半箱玉瓶,一口丹鼎,一柄短劍。

“冥火符算得上是保命之物。”

說罷,陳炫便找來了一個錦盒,將兩張冥火符收了起來,放回了空間戒指裡。

陳炫打開地圖,仔細的看了起來,地圖上除了洞府地點,還有三處靈氣盎然的修煉地點。

“看來也不是完全冇用,先與尋龍尺一起收起來吧。”

接著,陳炫將丹鼎與長劍短劍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

這一下,房間裡隻剩下了瓶瓶罐罐,以及一攤散開的玉簡。

陳炫歎了一口氣,隨後便著手拚湊玉簡。

“靈階上品丹藥,生肌造骨丹,原來玉簡記載的是丹方。”

然而,在隨後的整理中,陳炫淩亂了。

每支玉條隻有幾句話,乍看之下前言後語都很順口,但細想之後卻毫無邏輯,而丹方這東西,弄的好是良藥,弄不好,輕者上吐下瀉,重則倒地不起……

經過兩個時辰的研究後,陳炫果斷放棄了。

“這玉簡真當就冇用了嗎,或者我該請教一下懂它的人?”

陳炫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對了,不知星海圖知道不知道。

說罷陳炫將玉簡一一擺開,隨後看著玉簡上各種各樣的丹方,默唸星海圖!

頓時間陳炫體內靈力一掃而空,眼前的玉簡在陳炫的眼裡逐一發亮!

“生肌造骨丹,靈階上品丹藥,其功效為肌體再生,斷骨重連,服用禁忌為,服藥者須靈力充足,否則會耗損命數,主味藥,靈級赤石脂三兩,靈級黃丹飛二兩,靈級龍骨、血竭、**、樟腦各四兩。取其精華,融之成丹。”

“混沌彩虹丹,靈階上品丹藥,其功效為訓練獸族,令其冷靜,服用禁忌,無,主味藥,靈階硃砂、磁石、龍骨、牡蠣各三兩,靈階天麻、鉤藤、石決明各五兩,靈階酸棗仁、柏子仁、遠誌、靈芝各十兩。取其精華,融之成丹。”

整理出來的玉簡中,隻有兩卷是丹方,而剩下的全是煉丹之法。

這也就從側麵說明瞭丹方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更加精妙的煉丹手法。

經過半個時辰的學習後,陳炫躍躍欲試,當即抱著那個丹爐便來到了廚房。

陳炫打坐片刻,便將收集來的靈力注入丹爐之中,隻見那砂鍋大小第丹爐迎風暴漲,瞬間變成了一米高的大丹爐。

然後陳炫就開始炮製藥草了,他先是切上幾顆大蒜,隨後又切了幾根青蔥,然後再切了幾個生薑,然後放上凡階上品的花椒、茴香、良薑、大料、白蔻、丁香、桂皮、肉蔻、木香、陳皮、香葉、辣椒、乾薑、白芷各十兩。

將獸油下入鼎,加熱至冒煙,隨後丟入大蒜、蔥、生薑爆炒至出味然後撈出,隨後將準備好的藥材依次丟入翻炒,翻炒約一刻鐘後,注入泉水。

陳炫就躺在搖椅上,等待著水開。

待水煮沸,陳炫起身回到廚房,把廚子早就洗好的豚肉放了進去。

不過片刻,院子裡飄滿了濃濃的香味。

再慢火煮了一柱香後,陳炫拿起勺子打起一勺湯,吹掉熱氣,細細品味了一番。

“唔!好湯,好湯!不愧是丹爐煮出來的湯!真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