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伶們看了看那倒在地上神情恍惚、香汗淋漓的陳炫,又看了看閉月姐姐手上的那根掛著**且晶瑩剔透的胡蘿蔔。

一時間如臨大敵。

閉月見狀咯咯一笑,“妹妹們彆怕,現在姐姐來教大家如何正確的吃胡蘿蔔。”

閉月的笑容美若三月桃花,可這般美好的笑容在眾女的眼中卻好似那奪命無常,令人不寒而栗。

“好了好了,大家仔細看這隻胡蘿蔔哦,胡蘿蔔呢是長在土裡的,越是深埋在土裡的部分就越水嫩,對於這水嫩的部分,我們要用心去料理。”

說完,閉月便勾起舌尖,重點繞著胡蘿蔔頭,在左右迴轉的同時,又以月繞地心的方式旋轉。

“口技•月攬地心!”

“胡蘿蔔除了這樣吃,還可以輕輕的咬著吃哦。”

說完,閉月露出了那一口潔白的皓齒,在月攬地心的同時,似有似無的輕咬那水嫩的蘿蔔頭。

“口技•齒頰生香!”

看著那柔美且富有詩意的技法,女伶們紛紛鬆了口氣,自顧捧著胡蘿蔔練習了起來。

秋日濃濃,美景宜人,結束了一天課程的陳炫抱著腿,軟軟的靠在園內涼亭的長椅上,像極了失去依靠的小姑娘,用擁抱自己的方式,去抓住那所剩無幾的安全感。

就在陳炫的身後,與陳炫一起的姐妹們一人手捧一小碗龜苓膏,邊吃邊聊道。

“似錦好可憐啊,被姐姐欺負的那麼慘,現在一定很傷心吧。”

“得了吧,似錦妹妹的腦迴路可不是你能想到的,說不定,她現在正抱著自己,臆想著那些事情呢。”

“啊,那到底是什麼事啊。”

“當然是伺候胡蘿蔔的事啊,我的傻妹妹。”

“不會吧,她在課堂上明明那麼抗拒。”

“嗬嗬,不抗拒又怎麼會得到閉月姐姐的懲罰呢,她呀,可是抱著自己都能流口水的極品女伶呢。”

……

秋遊賞景,談天說地,乃是文人的一種情懷。

看著那些文人墨客對那寂寥的景象抒發情懷的模樣,醉紅樓現任主人憶水眼前一亮。

旋即她向全國男子發出了一紙告示。

九月初八晚上,醉紅樓將會有一場四大花魁的比美活動,客人可進行投票,十兩銀子一票,票數最多者將是四魁之首。

此訊息一經傳出,頓時舉國歡騰:

醉紅樓的四大花魁,個個都是花容月貌、天姿國色。

芙蓉,人如其名,芙蓉如麵柳如眉,擅長琴棋書畫。

牡丹,國色天香,豔如桃李,她的舞技更是出神入化,一舉一動皆牽動全城。

水仙,天生的尤物,清澈如水,寒冷如冰,擅長詩詞歌賦。

杜鵑,娉婷嫋娜,明豔動人,一曲清啼,餘音繞梁,三日不絕。

她們各有各的不同凡塵的美,又各有各的一技之長,實在很難決出高低。

而如今,這四大美人卻是為了奪得他們的眼光而你爭我鬥的使出看家本領。

這種事情,豈不有趣?豈不絕妙?

放出訊息後不過一天,醉紅樓九月初八那天的酒位全部售完,甚至有那些買不到票的好花者,急得冒汗,紛紛表示願意用雙倍價錢去買彆人手中的票。

一時間整個鳳鳴帝國之中,人人莫不談四魁爭霸一事。

丫環瓊兒氣喘籲籲的跑進芙蓉的臥室,興奮得想立刻把訊息告訴自己主子。

“怎樣?她們那天都穿什麼?”

芙蓉那雙柳眉此時誇張的挑起,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牡丹姑娘穿的是雲英紫裙,而且聽說她要將裙子弄出許多褶子來,說是要模仿趙飛燕。”

“水仙姑娘那邊聽說是要模仿洛神賦裡的描寫,做緊身褂襦配雜裾雙裙”

“杜鵑姑娘那邊還不知是弄什麼樣式的,那死蹄子海棠怎樣都不肯透露。”

瓊兒繪聲繪色的將她打聽的訊息告訴主子,時而得意時而恨恨的樣子。

“做得好!杜鵑那邊你要加緊點打聽,另外我們的衣服款式也不能泄露了去,今年的花魁之首我是拿定了!”

芙蓉麵上洋溢著花朵般的笑容,語氣中全是誌在必得的自信。

牡丹、水仙、杜鵑各邊亦是如此。

牡丹吩咐丫頭錦兒打聽其餘人都準備什麼節目。

水仙吩咐丫環笛兒打聽其餘人都請了什麼達官貴人來捧場。

杜鵑則是吩咐丫環海棠散發假訊息。

總之為了這次的比美大賽她們都做足了準備,使儘了手段,下足了苦功夫。為的就是登上魁主之位。

這些憶水當然瞭如指掌,想當年她不也是這樣踢走其她四人當上醉紅樓的老闆娘的嗎?

現在,看著底下的人爭得如此之凶,她非但冇有生氣,反而笑得更加開懷,笑得皺紋一個不小心都出來了。

為什麼?

因為她們爭得越凶自然準備得越賣力,客人必定看得更滿意,她的荷包當然就鼓得更厲害,隻是她的皺紋也更多,這她是冇有發現的,也幸虧冇有發現,不然此時的她哪笑得出來?

日子過得飛快,轉眼間萬眾矚目的九月初八便以臨至。

“姑娘,你還是多少吃點吧,你已經三天冇有吃東西了,你這樣下去怎麼行?”

笛兒望著自家主子那已經有些飄忽的步伐,心疼的勸著,不忍心讓她再這樣虐待自己的身體。

“古時的趙飛燕在選秀時為了讓自己腰身更細,她一個月都冇有進食,還不是好好的活著,而且就是憑她的細腰得到了皇上的寵幸,我不過,是三天冇有吃東西,怕什麼!”

說話的水仙此時已經暈乎乎雙眼冒金星了,可是她就是倔強的不肯吃東西。

笛兒見勸不了主子,隻好歎氣退下,再到廚房準備些滋補的湯水,說不定主子什麼時候想開了,也好既刻就有東西墊下肚子。

而牡丹也是發了狠的,在舞房中日夜不停的練習舞步,總想編出個讓所有人都豔歎的舞姿。

其實她跳得已經足夠好了,隻是她覺得不夠好,一而再的修改,跳得腳底竟起了小小的一層繭。

她當然知道這個繭的存在,若是平時,她是斷不會為了練舞而破壞自己嫩滑肌膚的,但今時不同往日!

她心裡安慰著自己,等自己當上了四魁之首,她一定好好愛惜這雙玉足,再不會讓它出現什麼繭來破壞它的無暇完美。

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已經無聲上演,隻是不知,當她們“刀鋒相見”時,那場麵會不會非**爆?

夜幕降臨,醉紅樓張燈結綵喜氣洋洋,打眼看去那叫一個熱鬨非凡。

其實呢,醉紅樓天天都是張燈結綵、喜氣洋洋、熱鬨非凡的,隻是今晚它比以往更加的張燈結綵,更加的喜氣洋洋,更加的熱鬨非凡。

因為,今天是名動全國的四大花魁選美比賽的大日子,她冇有理由不比以往更加的張燈結綵,更加的喜氣洋洋,更加的熱鬨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