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拍賣場之中,也有很多的人對著陳炫唉聲歎氣。

不少漢子更是在心中對陳炫暗豎拇指。

畢竟黑煞,可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

隻要是姿色上佳、而又和三大傭兵團冇有直接關係的美女,都是那黑煞少爺的獵豔對象……現在黑煞少爺一死,對他們來說無疑是除了一害!

“還請閻王老弟不要出手,這小子的性命我要定了,我也隻要這小子的性命!”

黑霸已經對這一旁的笑閻王開口了。

他語氣低沉無比,顯然在極力壓製著滔天的怒火。

而且黑霸的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要親自取了陳炫的性命。

至於陳炫身上拍賣所得骨翼、奴隸、空間戒指什麼的他一概不要,笑閻王跟毒王想怎麼分就怎麼分!

“當然!”一旁的笑閻王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畢竟他的目的,便是陳炫身上的財富。

至於陳炫的性命,他們相信落在黑霸的手中一定會完結的,而且會受儘折磨之後方纔完結!

“四大乾將何在!”黑霸一聲厲喝過後,人群之中便是陡然有四股強大的氣息爆發了出來。

與此同時,四道人影一躍而出,這四道人影正是黑鷹傭兵團的四大乾將,四位靈動境界巔峰的高手。

下一刻,四大乾將便是手持寬刀,從四個方向同時包圍了陳炫。

陳炫摘下了麵罩,一臉懵逼,“小爺我麵具裹得這麼嚴實,你這糟老頭子是怎麼認出來的。”

然而不等那老頭回答,四大乾將便是動起了手,而且他們一出手便是自己的拿手好戲,破天刀陣!

破天刀陣是四大乾將最大的底牌!

傳言,即使是融天境巔峰之人入了此陣,也是必死無疑。

“四大乾將的破天刀陣有著兩大特點,第一個特點是風,四人皆為風遁高手,在他們周遭的風暴下,外界的靈力將會被封鎖,所以,靠外界靈力續航的高手如果進入此陣,便猶如魚兒落入盆中。”

“這就有點雞肋了,能夠隨意吸收身邊靈力為自己所用的,最起碼都是龍象級彆的高手,也就是說對付龍象境界以下的人,這刀陣的第一個特點根本冇啥用。”

“好像也對,不過它的第二個特點則是主持刀陣的人的力量,這力量並不是簡簡單單的相加,而是相乘。”

“那麼,靈動境界巔峰×靈動境界巔峰×靈動境界巔峰×靈動境界巔峰的力量等於多少?”

“等於胎藏境界級彆的高手!”

話說間四大乾將便是瞬息出手,架起刀網向著陳炫虎撲而來!

四大乾將聲勢驚人,僅僅是四人身便包裹的狂風的餘威便是將場中眾人東倒西歪!

場中眾人強硬的用靈力穩住自己的身形,眯著眼睛,死死地看著刀陣中的陳炫,不願意錯過絲毫瞬間!

在那近乎於無敵的刀陣之中,陳炫邪魅一笑,抬手輕撫那被刀風吹的有些淩亂的髮絲……

這……髮型有那麼重要嗎?

主陣的四大乾將看到這一幕也都是樂了,心道,這小子真他母親的奇葩!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們的笑容便是凝固了。

因為,在他們的身後,一道堪稱恐怖的殺意,向他們襲來!

“有幫手!”四大乾將大駭,然而不等他們從這驚駭中回過神,便自覺脖頸一涼,隨後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這是什麼情況!四大乾將怎麼被人斬首了!?”看著那四道噴薄的血柱,以及四顆沖天而起的頭顱,一人驚聲叫道!

“這……這發生了什麼!?”

“剛……剛纔石劍心出手斬殺了黑霸手下的四大乾將!”

“石劍心!你這是乾甚!!”眼看自己身邊的得力乾將被石劍心所殺,黑霸頓時被氣的腦瓜子嗡嗡作響。

“在下欠這位公子一條性命,所以,想要動他,就得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石劍心一手提著寬劍,一手護著陳炫很是爺們的說道。

看著眼前這道頗為瀟灑的身影,陳炫終於是想起來了,眼前這貨,不就是那個之前在葬靈山脈中與融天境界後期的大力巨牛獸死磕的靈動境界後期的男人嘛!

“劍心老弟,這又是何必呢,”一旁沉默許久的毒王開口了,因為他明白,想要順道分上一杯羹,那就得出上一點力,就在他說話的同時,並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瓷瓶。

“與我們為敵可不是一件聰明人該乾的事情!”笑閻王冷冷說道,並在說話的同時,掏出了幾麵由獸骨做杆的小旗。

“哼,我今天就要帶他走,我看誰敢攔我!”話說間,石劍心將自身氣勢儘數提了起來,隨著一身修為的爆發,強烈的戾氣頓時讓四下的人膽寒無比。

然而這位令人膽寒的身影還冇有瀟灑幾秒,便是被笑閻王的陣法給罩住了。

隻見笑閻王一臉客氣的看向黑霸,“咳咳,黑霸團長,您繼續。”

“多謝閻王毒王!”話說間,黑霸便是出手了,融天境界巔峰的修為儘數展現了出來。

在此之前,黑霸通過韓重的描述,明白麪前這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敗家少年,卻是一個實打實的高手。

所以,黑霸並冇有一絲的怠慢!

隻是黑霸那包裹著靈氣的手掌,並冇有直接拍向陳炫的腦袋或者胸口,而是拍向了陳炫的右肩位置。

如此做當然不是心軟,而是不想將陳炫一擊斃命了。

他需要先將陳炫製服,然後慢慢的折磨致死。

他不能讓陳炫死的太輕鬆!

拍賣場之中,又是一陣唏噓之聲。

所有人都冇有想到,這黑霸麵對隻有十七八歲陳炫,親自出手也就罷了。

竟然,還一出手便使用了全力。

更令眾人想不到的是,麵對黑霸的全力一擊,那陳炫做的竟不是躲閃,而是揮掌迎了上去!

更更令眾人難以置信的是,陳炫這一掌並不是迎向黑霸拍來的一掌,而是對準了黑霸的胸口拍去……這也就是說,陳炫直接將自己身體坦露給了黑霸。

如同自殺一般的,硬要用身體去接黑霸的全力一掌。

這敗家少年肯定是瘋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在心中無比堅定的下了結論。

包括那特殊區域之上的三大傭兵團團長。

然而,他們不會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