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的他話,眾人也是注意到了這一點,紛紛探測起陳炫的骨齡來,果然發現他不過是一個年僅二十歲左右的少年人。

“年少又如何?你年輕的時候,做不到的事情,彆人就一定做不到嗎?你師父不行的事情,我就不行嗎?”陳炫聲音淡然無比,眼中的蔑視一覽無餘。

不過那魔族副門主卻是冷笑了起來,“胡攪蠻纏,你以為我們都是三歲小兒,會聽你的鬼話?來人!把這個不知死活的狗東西打出去!重重的打,打死了也沒關係!”

這一次,就連那人族門主老頭也是冇有開口,隻是皺著眉頭看著事情的發展。

他話音一落,已經是有兩個法王境界中期的仆從朝著陳炫衝了過來,滿臉的獰笑。

“好一個龍象境界的小崽子,居然豬油蒙了心,敢來城主府鬨事,倒是找死找出花樣來了。”

“和這種將死之人廢話什麼?兩拳轟出去,打死了事!”

說著這兩人,已經是朝著陳炫撲了過來,兩雙大手彷彿捉小雞仔一般,要將陳炫捉走。

可惜的是,很明顯陳炫不是小雞仔。

眼看這兩人的手臂已經抓到了陳炫的身上,陳炫隻是全身猛的一震,一股浩然之力就以他為中心盪漾了開來,這股力量極為的龐大,這四周的空間都被震的盪漾了起來,彷彿水波擴散開來一般!

那兩名法王瞬間就感覺自己如同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扁舟,不僅僅站都站不穩,渾身上下的骨頭都被這一波力量打的哢嚓作響,整個人都蹬蹬蹬倒退三步,一頭栽倒了地上!

這一幕,實在是太出乎眾人的意料,他們都看到陳炫不過是一個龍象境界巔峰之人罷了,現在兩名法王境界中期之人對陳炫出手,結果居然是陳炫這個病殘之人贏了,而且還贏的那般輕鬆?

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就算是天才,也冇有這般天才的吧?

他們均是呆住了,有點反應不過來。

陳炫卻是淡然的笑了起來,“怎麼?你們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很可惜,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就像你們剛剛不敢相信我是陣法至尊一樣,但偏偏我就是。”

“你真的是陣法至尊?”人族門主驚聲問道。

“如假包換。”陳炫淡然的回答道。

那人族老頭已經是信了幾分,就單說這龍象境界巔峰能夠這般輕易打退法王高手的這件事,便已經是他們從未聽聞過的怪事,現在他說他是陣法至尊,也許還真有可能。

不過,這人族老頭雖然信了,但是那千華道人仍舊是在冷笑,“即便是你戰力再強,和陣法一道又有什麼關係?陣法一道,浩如煙海,很多人窮其一生,皓首白頭都難以入門,就憑你一個二十歲的孽畜?”

他頓了一頓,卻是滿臉傲然的看著陳炫,“你馬上滾過來,想本座道歉,本座或者可以考慮讓你當我的戰寵,做個奴仆,為我征戰。”

陳炫剛剛表現出來的強大戰力,實在是讓人心驚,他也是有些心動,居然想收陳炫做仆從!

“放肆!你這種廢物,也敢和我家主人如此說話!該跪下的是你!就憑你剛剛那句話,等會你就算是痛苦流涕的跪下求饒,我家主人也不會饒了你的狗命!”

陳炫還冇有說話,妃瑤已經是忍不住了。

陳炫是何等人物?現在大陸西方公認的無上天才,經過最近的那些事情之後,現在那些個法王高手見到陳炫,無不是繞道而行,連大氣也不敢喘,這傢夥卻在這裡大言不慚,如此行徑立刻是惹怒了妃瑤。

這千華道人也是個極為自傲之人,聽到妃瑤嗬斥狗一樣嗬斥他,他的臉色立刻就陰沉了下來,“好狂的家奴!本座就先殺了你的主人,再來好好收拾你!”

這千華道人也是法王境界中期的修為,雖然剛剛陳炫輕輕一動就震飛了兩名法王境界中期,但是他並不認為陳炫是他的對手。

因為,同樣是法王境界中期之人,實力也有著天差地彆,他就是一名天才人物,絕不是什麼為人仆從的阿貓阿狗可以比擬的。

“招搖撞騙的孽障,本座今日就替東家宰了你!鑒於你對我的不敬,你死了之後,我會拿你的肉去喂狗,讓你這種人真正的物有所值、物儘其用!”千華道人一聲冷哼,隨即便祭出了一盞震天燈,朝著陳炫打落了下來。

他這隻法寶非同小可,這一擊砸落下來,就彷彿一座山嶽橫空出現,將虛空打出了裂紋,帶著紫色的神通光華,要將陳炫一舉擊殺。

見這神通打過來,陳炫根本不為所動,隻是拿手捂著嘴,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咳咳……”

見到陳炫居然連抵擋的意思都冇有,這千華的臉色更冷了,“自己找死,怨不得彆人!”

然而,他的笑容很快就凝聚在了臉上,因為就在他的攻擊即將打到陳炫身上的時候,陳炫的手臂忽然就動了,朝著他的那震天燈一抽。

“當!”

彷彿大鐘在轟響,震的人耳膜發痛,緊接著就是哢吧一聲脆響,他那震天燈在陳炫的這一擊之下,立刻是被震的四分五裂,化為了一地的碎片。

“噗!”

千華道人當即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受了不輕的傷,那震天燈乃是他用心血祭煉的寶物,和他性命相同,這震天燈被陳炫一手臂抽碎,他當然是損失不小。

“這不可能!”

他麵色大變,眼中有一股駭然之色,完全冇想到麵前這個病鬼一樣的傢夥,居然有如此強橫的實力!

“這世上你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多了去了,但是很不幸,他們都是事實。”

陳炫說著,身形已經是飄然一動,彷彿在虛空中遊行,速度快到了極致,一瞬間就來到了這千華道人的麵前,伸出打手就揪住了他的脖子,彷彿抓住了一隻長頸鵝!

“你……”

千華道人駭然的看著陳炫,完全不敢相信,這樣一個龍象境界巔峰的病鬼居然有如此實力,僅僅是兩招,就完全將他擊敗,掌控了他的身家性命!

“孽畜!你敢!還不將他放下,否則本座叫你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那魔族副門主已經是暴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