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好得很!”灰衣人怒極反笑,冷峻的麵龐擠出了一種癲之若狂笑意,他抬起左手捂住半邊臉麵,隨即雙指發力,在他那俊冷的臉上摳出兩道血痕。

“世人喜歡將絕對的強大稱之為神威,然而這人間又有幾人見過真正的神威?”

隨著灰衣人那癲狂的話音落下,整個神魔殿堂都在那灰衣人神力凝結的威勢下微微顫抖,彷彿是在畏懼,畏懼那曾經力壓仙魔的力量。

神力綻放,灰衣人自身立刻發生了天翻地覆般的改變,他那原本柔順的髮絲此刻如同白色的火焰一般在頭頂熊熊燃燒,他的雙眸瞳孔爆縮,隻至剩下一抹空洞的眼白。

一道道白色的光紋開始在那灰衣人的身上亮起,仔細看去,那竟是一種充滿天地真理的符文!

完成這一係列的蛻變後,灰衣人抬手憑空召喚出了一杆單月戰戟,隨著戰戟的出現,整個神魔殿堂都被灰衣人身上散發的威勢所籠罩!

那是一種令人心生敬畏的威勢,一種高貴到恐怖的威勢!

觀戰的人們無不駭然。

“好強的壓迫感!”

“這種壓迫感,就如同……如同被雷劫籠罩一般!”

灰衣人俯瞰著陳炫,彷彿在審視一隻螻蟻,他審視著陳炫的神情,想要看到一分敬畏或者是訝異。

然而他註定要失望了,陳炫不僅冇有露出絲毫的負麵情緒,反而以一種審視肥羊的目光,看著他……

“就讓本神明告訴你,什麼是謙卑!”陳炫的態度叫灰衣人勃然大怒,他抄起單月戰戟朝著陳炫劈了過去。

那單月戰戟所畫之地,一道道紫色雷霆瘋狂爆閃,透露著一種極端狂暴的毀滅之意!

麵對灰衣人的進攻,陳炫反手亮出黑槍出龍,在槍身附加上仙聖雷霆之後,便與那灰衣人的單月戰戟劈砍在了一起。

轟隆隆……

二者相接的那一刻,彷彿有無數的驚雷在虛空炸響,金色電流與紫色電流交相輝映,在大殿之內犁出道道溝壑。

看著那道道溝壑,眾人已經被震驚到麻木了,他們震驚到張開嘴巴,可口中卻隻有那一句夢囈似的呢喃,“這可是神魔殿堂啊!這可是魔神所創造的殿堂啊!”

二人戰鬥的餘波如同天罰降世,一舉一動都遠遠的超出了眾人所認知的範圍,讓他們懷疑自己,懷疑世界。

然而,灰衣人即便是拿出了最強的底牌,動用了連聖人都能劈成劫灰的紫電,卻依舊無法改變自己節節敗退的局麵。

“轟!”

隨著一聲巨響蓋下那滿天驚雷,陳炫整個人就彷彿接地天光一般撕裂天地,他腳踏虛空而行,渾身都燃燒著金色的烈火電芒,彷彿火神下凡,雷神臨世,不出片刻,那灰衣人就被陳炫打的四分五裂,那灰色的衣袍、血肉、清泉一樣的鮮血散落了一地。

不過即便是這樣,這個人還是活著的,他的上半截身軀半躺在地上,滿臉都是不可置信。

“不可能!區區仙雷怎會如此強大!”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是不願意相信,一個龍象境界巔峰之人,居然能夠將他這個擁有神族血脈的法王高手打敗!

灰衣人袍子散落之後,他的真麵目也是顯露了出來,他的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居然好像是一縷介於虛實之間的青煙,看上去無比的古怪!

當然,這個時候,他的整個身軀已經是被陳炫打的四分五裂了,包括那下半身的奇怪青煙!

“你不能殺我,我在族中地位超凡,是偉大天神的後代!”眼看著陳炫一步步朝著自己走進,灰衣人不可遏製的顫抖了起來,嘴裡瘋狂的大叫著。

麵對灰衣人這可笑的說辭,陳炫連話都懶得說,直接大手一伸,揮出陣法禁製將那灰衣人的靈魂給禁錮起來收入了特製的瓶子裡。

到了這個時候,這所謂的正牌天灰山脈傳人就被陳炫徹底擊敗了,一敗塗地,冇有一絲翻盤的機會。

在場的人們早就看的呆住了。

那個灰衣人是什麼神族?

什麼是神族?

此人強大成這個樣子,居然還是被秦飛擊殺了?

秦飛到底強到了什麼程度?

到底誰纔是真正的天灰山脈傳人?

這一切是真的,還是我在做夢?

人們都感到思緒很混亂,太多的訊息要他們消化,一時之間全部呆住了,神色之中全是迷茫和震驚。

嗡——

就當灰衣人的屍體被神魔殿堂吞噬的那一刻,整個大殿頓時發生了更為嚴重的晃動。

這一次的搖晃,比先前大殿發生變化打開藏寶室的那次還要嚴重無數倍!

因為那一次,僅僅是大殿搖晃而已,對於修真者來說,稍稍適應一下,也可以行走如常。

但是這一次不同,這一次搖晃的不僅僅是大殿,還有這空氣之中的天地規則!

那一刻,虛空在扭曲,規則在搖晃!

這種搖晃和扭曲,蘊含著狂暴至極的大力,一瞬間就可以撕裂一切!

很多修為差一點的修士,當場就被這搖晃的天地規則擠壓成了血霧!

陳炫見狀,連忙撐起了一道金色的光罩,將身邊的人都籠罩在了其中。

不過即便是他,撐起這樣的光罩來,也是感到了一絲勉強,幾乎無法移動了!

而其他的許多修士,則是在那搖晃擠壓的天地規則之中,勉強的掙紮了幾下,便被碾成血泥,連慘叫都不曾發出!

而且,這擠壓之力還在逐漸加強,若是就這樣下去的話,隻怕所有人今天都要死在這裡!

轟天般的巨響接二連三的響徹在他們的耳朵裡,人們抬頭一看,卻發現這青銅古殿,居然是承受不住這種恐怖的擠壓之力了,在一番扭曲之後便碎裂了開來,露出了外麵的天空!

見到這一幕,修士們均是露出喜色,這是絕望之中的一處生機,是他們救命的稻草!

因為他們分明發現,那大殿之外的位置,冇有這種規則的擠壓!

大家都奮力的朝著那大殿外衝了過去!

隻不過,這規則的暴亂和擠壓之中,眾人的行動慢的如同烏龜!

陳炫如果隻有一個人的話,卻是可以快如閃電的行動,但是現在他要保護住身邊的幾個人,卻是有些麻煩了。

在這樣的規則暴亂之下,他的虛空袋子也不敢用,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將他們送到了彆的異空間,再也找不到回來的路。

“喝!”

陳炫口中一聲大吼,渾身都染上了一層赤金之色,爆發出最強的力量,最大的實力,終於是在一刻鐘之後,將他們全部帶出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