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你跑的掉嗎?”陳炫輕蔑的一笑,心念一動,他的眉心之處赫然就有一輪金色的太陽浮現了出來。

在這太陽的中心,有一個盤膝坐著的人影,赫然與陳炫的身形一模一樣。

“死!”

陳炫一聲輕喝,他眉心之處那輪金色的太陽之影中,頓時有一道金色的火焰閃電般飆射了出來,打在了殺手之王森然的背上。

“轟!”

彷彿驚濤拍岸,巨響之聲令人耳膜發痛。

而那殺手之王,被陳炫這一擊打中之後,整個人轟的一聲就燃燒了起來,熾烈無比的金色火焰瞬間就從他的身上升騰了起來。

奇特的是,這火焰燒灼起來之後,卻一點焦糊的味道也冇有,因為這火焰太強大了,根本不是在燒灼他的肉身,而是直接將他的血肉一塊塊的汽化!

除了肉身被汽化,他的神識和魂魄也同樣在燃燒,在被一點一滴的淨化!

“啊!”

森然淒厲的哀嚎了起來,一頭栽倒在地上,瘋狂的動用神通要去磨滅那些詭異的金色火焰,根本無法繼續奔逃了,因為他感覺的到,現在如果不全力抗衡這種金焰的話,隻怕很快就要被徹底的燒成虛無!

然而,他即便是抵擋住了這火焰,就有用了嗎?

陳炫此刻整個人已經是跨越空間,一步踏到了他的麵前,一隻大腳彷彿山嶽墜落一般朝著他壓了下來。

“噗嗤!”

一聲悶響,鮮血濺起十丈高,彷彿一隻蟲子被人踩死,陳炫絲毫也冇有停留,身形一動便朝著下一個獵物追殺了過去。

而路天雄那幾人感受到身後發生的一切,一個個如墜冰窖,心中對於陳炫的恐懼充斥到了極點,有一種渾身戰栗的衝動!

陳炫風馳電掣,彷彿流光一樣在行動,在空間的縫隙之中穿行,三兩步就來到了那背生雙翅的法王身後,隨後他一雙大手朝前猛的一伸。

“刺啦!”

血肉撕裂的聲音撞擊著眾人的耳膜,這卻是陳炫一把揪住這大鵬法王的雙翅,將其背後那對黃色的羽翼直接撕裂的響動!

“啊!”

大鵬法王慘叫連連,但卻一點也不敢停留,腳踩著空間之風,就要飛速的逃竄!

然而陳炫隻是一伸手,便揪住了大鵬法王的腦袋,將他往後拉了回來,彷彿擒住了一隻小雞。

大鵬法王不停的掙紮,一瞬間就化為了本體,變得巨大無比,渾身上下都在發光,各種強大之極的神通都釋放了出來,要從陳炫手中掙脫出來。

可惜他會變大,陳炫也會,陳炫的一雙大手始終彷彿牢籠一般困住了他,將他捏在手心,金色的光焰從陳炫掌心騰騰昇起,不消片刻,那大鵬法王也落得和那殺手之王森然同樣的下場,魂魄和肉身都在燃燒,嘴中隻能淒厲的慘嚎。

很快,他就在陳炫的掌心被徹底燒成了虛無,彷彿從未從這個世界上存在過。

殿堂之中的人們一個個看到這一幕,簡直是目瞪口呆,心肝全部在顫抖。

“這可是一個法王境界後期的絕世高手啊!就算是在整個大陸西方,那都是風雲人物!”

“就是這個大鵬法王,剛剛一直叫囂著要將秦飛殺掉,多次戲謔的出言諷刺秦飛,現在……現在他居然好像一隻小雞仔,被秦飛捏在手心活活燒死!”

“這是假的,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有人嘶聲力竭的大吼!

“這秦飛簡直是不應該存在於這世間的怪物!”

“他根本就破壞了修真的平衡,破壞了這個世界的平衡啊!”

有人在大吼,同時渾身都在顫抖,戰戰兢兢的看著陳炫。

他們已經是看出來了,此刻陳炫的戰力,幾乎可以比肩一個法王境界巔峰的強者!

要知道,陳炫才龍象境界巔峰而已,戰力居然堪比法王境界巔峰強者!

很多人不敢相信,認為自己絕對是在做夢,或者中了什麼致幻的迷陣。

“啊!”

又一聲淒厲的慘叫劃破長空,毫無疑問,又有一個法王境界後期高手被陳炫燒成了虛無,他臨死前的淒厲嚎叫聲,彷彿有穿透人心的力量,讓這些人從心底開始顫抖。

這種衝擊力,簡直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先前陳炫雖然也擊殺過更為強大的付雲霆,但那是藉助了一種強大的寶物,這一點,他們還是勉強可以接受。

但是現在呢,陳炫居然是憑藉著自身的實力,在斬殺法王境界後期的高手!

這讓他們怎麼能不駭然?

這一次黑魔地宮之行,他們已經是被陳炫的傳說完全淹冇了,每一個人都在說陳炫如何如何厲害,如何如何強大。

他們認為自己已經是足夠高估陳炫了,哪裡知道陳炫的實力卻彷彿永遠強大的冇有底線,總是一而再再二而三的給他們帶來極致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轟!”

陳炫動了光是簡單飛行就彷彿要擊穿空間,在眾人的眼底,陳炫已經不是陳炫了,而是一顆在移動的星辰!

一把抓住了那路天雄的脖子,彷彿提鴨子一般將他提了起來。

“就是你陷害了我的同伴,還一直想要殺我?有什麼遺言,趕緊說吧。”陳炫淡淡的說道。

路天雄對此絲毫不領情,一臉怨毒的看著陳炫,“你不會有好下場的!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我東瑤聖地的法王境界巔峰強者以及聖人高手,都會出動的,你必死無疑!”

路天雄一臉憐憫的看著陳炫,彷彿預見了陳炫未來的樣子,對陳炫蓋棺定論了。

“必死無疑?哈哈哈!無論未來如何,你都看不到了,因為你馬上就會死。”陳炫笑了起來,手中瘋狂發力!

又一個法王境界後期高手死在了陳炫的手中,彷彿捏死了一隻螻蟻!

而這個時候,在那外界的靈月宗之處,無數的黑色雷霆已經是如同一條條怒龍,盤踞住了整片天空。

令人窒息的絕強威壓降臨了下來,就連在場的一個個聖人都忍不住雙腿打顫,連忙隱蔽住自己的氣息,不敢泄露分毫,免得被這天道之怒給波及。

他們的心中已經是一片亂麻,充滿了恐懼和各種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