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溫良、永恒、平靜、美好的味道,彷彿可以讓一切都靜下來,讓一切都停止下來,達到一種奇怪的永恒。

在這種力量的綜合之下,陳炫體內的暴烈陽剛之力,漸漸的被磨去了那種狂躁和破壞之力,雖然依舊霸烈無比,卻無法對陳炫的身軀造成傷害,有的隻是一種極致的提升。

這就是陰陽相濟的道理,這就是陰陽調和的力量。

除此之外,不但這兩種力量相互調和,使陳炫的身軀達到了一種平衡,這一陰一陽力量的結合之後,更是誕生了一股新的、莫名的力量,充滿了神秘。

神秘之力在陳炫的丹田出現,隻有極為稀少的一點。

“這是什麼力量?”陳炫喃喃自語。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人生而為三,掌托陰陽為二,二者合一為道,這是天道之力,是創造之力,是飛昇之力。”星海圖徐徐的給出了答案。

“飛昇之力嗎?可惜僅僅隻是出現了一點,非常的稀少,極度的稀少,根本無法動用起來對敵,看來,似乎是還差了一點什麼……”

趁著身軀還未完成改造,陳炫仔細思索著,心頭忽然一動。

“太陽神靈法修成之後,可以將力量灌注到肉身之中,那麼我的星月鍛體決,為何不可將星月之力倒灌回識海呢?隻有這樣,纔算作是星月鍛體決和太陽神靈法真正的完美結合吧!”

陳炫忽然間的靈光一閃,立刻是讓他心頭敞亮,感覺以前困擾自己的許多疑惑,通過這個解釋,似乎都可以解決了!

所謂的頓悟也不過如此,陳炫心中非常的高興,簡直恨不得大撥出聲來。

隨著時間的過去,陳炫身體之中的力量,總算是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融合。

這個時候,他身軀之上原本那些恐怖的傷勢,也是消失了個一乾二淨,整個身軀都呈現出一種晶瑩如玉的色澤,溫潤、柔和,帶著神性的光輝,彷彿是一塊神鐵組成的,彷彿是一塊仙玉組成的。

而這個時候,陳炫的身體之中,突然卻是有一個青銅之色的小屁孩鑽了出來,離開了陳炫,一步蹦進了這銅池之中,好像一隻小泥鰍似得在這銅池之中遊來鑽去,臉上露出極為愜意的神情。

陳炫一看,也是心底罵了一聲,“這鬼東西,也不和我打聲招呼,自己就鑽出來了,媽蛋,現在那幾個法王高手還在攻擊我呢!”

毫無疑問,這皮膚是青銅之色的光屁股小男孩,正是那血肉寶鑒。這傢夥雖然是件寶物,但是已經是有著極為聰明的靈智了。

剛剛在陳炫體內的時候,它就察覺到了這朔日銅池對他也是大有好處,到了這個時候,他見到陳炫實力已經是快要突破了,終於是忍不住了,趕緊跳了出來,在這池水裡愜意的遊起泳來,一對青銅色的小屁屁在水中若隱若現。

而這個時候,陳炫識海之中的恢弘大日,總算是逐漸的平靜了下來,不再將狂暴的剛陽之力輸送到他的肉身之中。

而他的肉身之力,也是突破到了一個新的境地,達到了一種恐怖絕倫的蓋世境地,一個超越了塵世的境地!

而就在他那輪紅日魂魄歸到識海中心,在一片金色烈火之中靜靜的掛著的時候,在那魔物大陸的天外,那天外星河的中心,那一個誰也說不清道不明的神秘之地上,一顆掛在神玉樹梢上的鈴鐺忽然就震顫了起來。

這鈴鐺震顫的聲音太大了,大到難以想象!

彷彿一切都要摧毀了,彷彿是大崩滅,是世界的末日,有一種大恐怖!

一瞬間,整個魔物大陸之中,無論任何地方,無論先前天空是如何如何的晴空萬裡,都在頃刻間,黯滅了下來,一股死寂的味道瀰漫了所有的天穹!

這一刻,整個魔物大陸的修士們都有一種感覺,天怒了,天道在發怒!

無數的人都感到了極致的駭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什麼人,什麼事,居然能夠惹怒天道!”

一個不知名的地方,有一個身上蒼老到極致的老人,顫顫巍巍的在大叫,數千年不曾有過波動的渾濁老眼,此刻卻是充滿了駭然之色!

無邊的狂雷開始聚集了起來,聚集在了靈月宗方圓萬裡之內的地方,這一刻,在靈月宗方圓萬裡的所有修士都是情不自禁的跪伏在了地上,驚恐無比的瑟瑟發抖。

在他們眼中,他們的世界中,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隻有一道道的天怒狂雷淹冇了一切。

隻不過,這狂雷冇有劈落下來,似乎是在尋找那要磨滅的對象。

那黑魔地宮的巨大空間縫隙,似乎對這天雷的感知有著極大的乾擾。

而這個時候,那外麵攻擊他的一個個法王後期高手們也是終於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陳炫似乎不但冇有在他們的攻擊下死去,或者加重傷勢,反而是氣息越來越強,似乎實力有了極大的提升!

“不好!這孽畜剛剛是在藉助我們幫他煉體!”

路天雄突然想明白了什麼,驚聲大喊了起來,聲音之中已經是有了一絲戰栗。

這小子的身軀本來就已經是強悍的不像話了,他剛剛還在煉體,似乎又更進一步了,那現在他的身軀到底是強到了怎麼樣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不好,我們快走!”

那背生雙翅的法王一聲大吼,已經是察覺到了一絲極為不妙之感,有一種大禍即將臨頭的恐怖預感!

“走!”

路天雄也是一聲暴吼,整個人就要化為一道火光,瞬息遠去。

他心頭也是警兆大生,覺得陳炫彷彿已經成為了一個危險之極的存在,他僅僅是坐在那裡,就有一股崩滅一切的氣質,彷彿那一片空間都要塌陷了!

說實話,這種感覺讓他從心底裡根本不願意相信,但是那種恐怖絕顛的感覺,實在是太濃烈了,讓他幾乎有種雙腿打顫的衝動!

這幾人全部都有同樣的感覺升起,均是掉頭就跑。

那背生雙翅的法王跑的最快,雙翅一展,瞬間就彷彿化為了一道流光,簡直要突破空間而去了。

可惜他們還是遲了!

一直盤坐在銅池之中的陳炫猛的站起了身來!

他這一站起來,頓時就讓一眾法王有一種地動山搖的錯覺,似乎一座山嶽在行動,一顆恒星在飆飛,極為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