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簡單一點,隻要他們不能一擊將陳炫徹底擊殺,陳炫就會很快的恢複過來,在這朔日銅池之中,陳炫就好像是擁有了無儘的恢複源泉!

陳炫現在就像一塊燒紅了的烙鐵,正在經曆著鍛造,而那些法王境界後期高手們的攻擊,就彷彿打鐵時的錘擊,看似是傷害,實則是幫助!

陳炫在心中飛快的運轉著太陽神靈法,他識海深處,那金色的小人盤膝端坐在識海之中,寶相莊嚴,金色的流光在它的身邊聚集著,隱隱有一輪烈陽從它的腦後冉冉升起。

而在陳炫的眉心之處,也是漸漸的有一輪金色的小太陽浮現了出來,在這金色太陽的正中心,卻是有一個黯淡的人影,這人影盤坐著,神態莊嚴,充滿了威儀。

這金色的太陽之影一出現在陳炫的眉心,那些朔日銅池之中的陽剛之水,就彷彿找到了宣泄的入口一般,瘋狂的朝著這枚小太陽狂湧而去!

這些陽剛之水一湧進來,陳炫渾身瞬間繃緊,巨大的痛苦立刻是充盈了他全部的心神,幾乎要讓他忘記了一切!

識海之中,本是神魂所在之地,乃是人體之中最為屬陰的地方,懼怕陽光,懼怕陽剛。

但是現在突然間就有無數的陽剛之水,天地間至陽至剛之物瘋狂的湧進他的識海之中,陳炫豈能不痛?

若不是先前他修煉過太陽神靈法,神識化為了陽剛之物,識海早就適應過一段時間的話,他恐怕早就被燒的魂飛魄散了。

正是因為有了先前的那一次改變,現在的陳炫才得以承受住這種衝擊。

而這些銅汁一般的陽剛之水進入到他的識海之後,立刻是在太陽神靈法的引導之下,對他的整個識海都開始進行了改造!

漸漸的,原本是無色的虛無的人體識海,居然開始泛起了一層層金光,彷彿一個仙火燃燒之地!

而識海本就是神魂的源泉,隨著識海的改變,陳炫的神魂也變得陽剛了起來。

刺目的金光越來越亮,陳炫隱隱感到他的神魂有了一種脹痛之感!

這種脹痛之感隨著識海改造的逐漸完成越來越濃,越來越清晰,最後簡直是化為了幾欲炸裂一般的劇痛!

這種神魂之痛,撕心裂肺,刻骨銘心!

有些意誌不堅定的人,甚至可能會被活活痛死,痛的失去意識,痛的魂飛魄散!

但是陳炫挺過來了!

終於,陳炫的整個識海已然是變為了一片金色的汪洋,什麼虛無,什麼陰寒在這裡完全看不到了一絲蹤跡,陳炫的整個識海已經是彷彿成了太陽墜落之地!

而就在這一刻,陳炫神魂之上的脹痛之感也是瞬間達到了一種極致。

“啊!”

就算是堅強如同陳炫,也是口中忍不住慘叫了一聲。

因為就在那一瞬間,陳炫的整個神魂居然是被那些陽剛之力撐的爆炸了開來!

轟!

神魂在識海爆炸的聲音,比任何聲音都要大,深入你的一切感知!

現在在陳炫的世界裡,聽覺裡是巨響,觸覺也是巨響,味覺也是巨響……

所有的感官居然都奇異的感覺到了這種響聲,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很少見的奇妙景象。

或者這就是死亡?

陳炫死了嗎?

陳炫識海之中,全是一片至剛至陽的金光,彷彿來到了太陽的世界,來到了太陽的內部。

而就在他識海完全轉化為陽剛之界的時候,他的神魂卻再也承受不住這種恐怖的陽剛之力,被直接撐爆了!

神魂炸裂的感覺,比一切都要痛,彷彿天地都在崩塌,世界將要毀滅,一切都要崩滅。

神魂的碎片包含著濃鬱到極點的陽剛之力,瞬間落入了這片金色的世界。

這一掉落,就彷彿在油上點火,火上澆油。

噗嗤一聲悶響,陳炫的整個識海都燃燒了起來,熊熊的烈火一瞬間就瀰漫了一切,金色的火光瞬間就淹冇了一切。

他的識海,從金光的世界,化為了金火的世界,灼熱的程度進一步提升了!

他識海此刻的溫度,隻能用駭然來形容,若是此刻有什麼神鐵寶料放進他的識海之中,隻怕會在一瞬間被融化成汁水,甚至是化為蒸汽!

也就是陳炫的肉身堪比絕世寶物,否則的話,換了彆人,彆說神魂爆炸不爆炸,光是這種識海的溫度就可以將他的整個肉身都汽化掉!

也許過了大約一眨眼的時間,也許過了永恒那麼久的時間,陳炫神魂爆炸的刺目金光終於是散去了。

他的神魂到了這個時候,終於是消失了,神魂徹底化為紅日,化為太陽!

驕陽烈火,烈火驕陽。

陳炫識海的情況,現在用這四個字就可以概括一切。

而隨著陳炫的神魂終於是徹底化為了一輪紅日,一股極為熾熱、暴烈的陽剛之力順著他的識海就開始朝外噴湧了出去,湧進陳炫的肉身之中,和他的肉身之力開始融合,和那些鑽入他肉身之中的朔日剛陽之力,開始融合。

這一瞬間,陳炫的整個皮膚都變的通紅了起來,彷彿一塊燒紅了的烙鐵,一股股熾熱的奇異氣息在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熾熱的他身邊的那些陽剛之水,居然發出了滋滋的聲音,彷彿被汽化!

這朔日銅池,乃是天地陽剛之最,聚集到一起,更是灼熱無比。

然而極熱生寒,當陳炫周身的溫度遠遠高於這朔日銅池時,銅池便會抽取陳炫身上的熱量。

陳炫終於從吸收熱量的一方,轉變為了散發熱量的一方。

這種轉變讓陳炫感到一陣冰寒,彷彿身處九幽寒冰之地。

陳炫的身軀開始發熱,溫度極高,和這種物極必反的冰寒感相撞到一起,引發了一種奇特的反應。

這一冷一熱的強烈刺激,讓陳炫的身軀極為的不適,彷彿隨時都要炸裂開來,先前的那種恢複之力,甚至都有減弱的跡象。

這雖然看似是小毛病,但是這小患一旦開始,時間一久,就必將築成大錯!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陳炫卻是察覺到了這種危機,開始默默的將星月鍛體決也運轉了起來。

隨著星月鍛體訣的運轉,陳炫身軀之中赫然是有一股溫和的暗流悄然湧動了起來,這暗流彷彿星辰之力,彷彿明月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