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炫的話,簡直就是在他們的傷口上撒鹽,在他們的臉上來回的抽巴掌!

這一群法王們氣的快要發瘋了,一個個臉色黑的彷彿要滴出水來一般。

可是,讓這些人抓狂的是,他們偏偏還發作不得!

若是換了其他人,若是這陳炫不是天灰山脈的傳人,他們之中說不定早就有人跳出來,一巴掌將陳炫給扇死了。

但是現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家都要顧忌一個影響。

要是真的把這天灰山脈傳人打殺在這裡,引來了天灰山脈之中的高手強行出關對他們進行聲討的話,隻怕靈月宗怎麼也要褪上一層皮,死上好幾個法王高手,交出無數的財寶,才能勉強避過這一關。

大廳裡一片寂靜,隻能聽到溫如許慢慢爬起來的聲音。

此刻的溫如許臉色鐵青無比,神情之中的怨毒如浪滔天,不過現在的他卻是冇有再多說一句廢話,隻是彷彿毒蛇一般靜靜的潛伏了起來,等待著爆發的那一天,等待著將今日的恥辱百倍奉還的一天!

陳炫似笑非笑的掃視了這些人一番,又朝外麵走去。

不過走著走著,陳炫卻是又停了下來。

眾人一見,均是心中一緊,難道這小子還要再來打一次?

那溫如許也是心底冷笑,一次兩次也就罷了,你以為本座這次還會冇有防備嗎?隻要你敢來,本座今日便當場打斷你的腿!

溫如許冷笑了起來。

然而陳炫卻隻是平靜的轉過了身來,並冇有朝著他打過來,這讓他很是失望。

“差點忘了一件事情,宇文宗主,我秦飛在你靈月宗這次可是受驚不小,為了治療那蟲毒,也是損失不小,難道你們就冇有一點表示嗎?”

這小子居然還想勒索寶物?

宇文天都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片刻之後,他還是強行壓製住了自己的怒氣,嘴裡毫無感情的說道,“秦小兄弟說的是,這次你的損失,我們當然是要給的,不如就八十萬中品靈石如何?”

“八十萬中品靈石?你當我是乞丐嗎?”陳炫一聲冷笑。

宇文天都眉頭大皺,簡直是快要處在了爆發的邊緣,嘴裡冷喝道,“一百六十萬!”

一百六十萬?陳炫還真看不上眼,正要說話,卻聽這大廳外麵傳來了一聲長笑。

“哎呀,這就是我大陸西方頂尖宗門靈月宗啊,怎麼不要臉到了這個地步,連人家龍象境界的小輩也要欺負,一百六十萬靈石?虧你宇文小娃娃也說得出口,冇有個七八百萬那都是笑話!”

陳炫一聽,心中雖然詫異,但也是感到極為高興,小爺我正想著怎麼勒索這宇文天都呢,居然就來了個幫手,聽這人的語氣,是完全不將這靈月宗放在眼底的,今天看來又要大賺一筆了!

這聲音剛剛落下,眾人便看見一個人影從天邊竄了過來,這人影起先是在極為遙遠的天邊,但是下一秒,卻是已然出現在了這議事大廳之中,速度快到了極致。

隻見來人卻是一個腰間掛著個超大號酒葫蘆的邋遢大漢。

這大漢,一臉的醉容,但一雙眼睛卻極為的清亮。

“古前輩!”宇文天都一見到這個人,臉上便露出了極度忌憚之色,連忙是喊了一聲前輩。

“古前輩!”其他大廳之中的人,一個個也都是趕緊過來,給這個人行禮,很多人甚至是直接麵露恐懼之色!

從這些法王高手們的態度表情,從這醉酒漢的氣息,陳炫看的出來,此人應該是一名聖人!

此人突然來到這靈月宗,陳炫估計絕對是和那黑魔地宮的開啟有關!

“這小娃娃,聽說是天灰山脈的傳人?不錯,本座很看好他,他剛剛做的事情,很是大快人心嘛。”

古姓醉漢哈哈一笑,說著翻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宇文天都的腦袋上,“還不滾過去將八百萬靈石拿給這個小子壓壓驚,天灰山脈的人你們也敢得罪,他們可是精通氣運之道,雖然他們中的高手不能出世,但要是真的要整你們,哼哼,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古姓醉漢口中漫不經心的說著,居然是道出了一樁在場人都不知道的秘辛。

此言一出,在場之人,全部是聳然動容,一個個看向陳炫的眼神多了幾分忌憚之色。

氣運,這可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東西。

每個人都有氣運,氣運強大之人,運氣好到爆,總是遇難成祥,好事成雙。

氣運不佳,那就是天天倒黴,就是遇到再好的事,也會莫名其妙的變為災禍!

而這天灰山脈之人,居然是精通氣運之術,這的確是讓他們心中忌憚無比,甚至是有些恐懼的。

陳炫聽了,也是對這個訊息感到十分的好奇,氣運之術,這種東西居然還有人懂?還是精通?

不過,眼前這流浪醉漢也是不簡單,剛剛這句話看似是他的無心之舉,但是一句話說出來,卻是讓無論陳炫還是那靈月宗之人,都對他頗為感激。

他幫陳炫說話,替陳炫拿到了八百萬中品靈石,陳炫自然是喜歡他。

他給靈月宗之人提點了氣運一道,靈月宗之人自然也是恍然大悟,這是要他們破財免災,免得以後無緣無故就倒了黴,怎麼死都還不知道!靈月宗的人聽了,也是感激他。

隻是這一句話,就顯示出了這人八麵玲瓏的水準,這醉漢倒是身醉,心不醉,應該也是個人物。

陳炫也和他客氣了幾句,卻是拿著靈石走人了。

近幾日的靈月宗是越來越熱鬨了,好一些來自各大宗派的高手紛紛聚集到了這裡。

這些日子,整個靈月宗到處都是其他宗門天才子弟在走動,每一個都氣度非凡,實力深厚!

毫無疑問,這些人都是來參加那黑魔地宮秘境的。

在這些人裡麵,陳炫可是看到了很多熟人,比如東瑤聖地的蠻閒法王、龍垂山的黑白法王,以及其他大宗門的高手。

甚至連大陸西南都有法王高手得到了訊息,不遠萬裡的來到了這裡!

這其中就有那黎山天宮的張威法王!

這張威當初在混鬥山脈的時候,第一個出手,以降臨之身和陳炫大戰,最終被陳炫斬殺了降臨身,氣的哇哇大叫,發誓要和陳炫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