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裡一片寂靜,這三人聽了陳炫的話,完全是不敢做聲,臉色如同死灰。

他們一直以為自己也算是天才了,可今日見到了陳炫,這纔算是知道了自己是如何的垃圾,如何的坐井觀天,夜郎自大!

領完材料的陳炫飄然而去,淡淡的聲音卻是從遠處傳了過來,“回去告訴你們的主人,不要再派狗來,最後,叫他小心自己的腦袋,我天灰山脈之人從來不會受人欺辱!”

“你……溫長老不會放過你的!”

這三人終於鼓起勇氣喊了一聲,但是陳炫早已經遠去,他們的這聲威脅如同母豬放屁,冇有絲毫卵用。

而此刻的大廳早已經是沸騰了起來,所有人都掩飾不住心中的震撼和興奮!

“好霸氣啊!”

“這天灰山脈的傳人就是不一般!龍象境界後期,居然敢和法王初期高手說出這種話來!”

“是啊,是啊,這秦飛太厲害了,居然敢威脅溫長老,這在我靈月宗也算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了吧!”

“厲害呀!”

“這秦飛雖然修為低了些,但畢竟是天灰山脈出來的人,雖然傳說他們都是獨自出來曆練,但是誰也不能肯定暗中有冇有什麼高手跟隨著他!”

“以這秦飛的實力叫板溫長老雖然差了點,但是加上他的背景,這便足夠了!”

“龍爭虎鬥,龍爭虎鬥啊!”

人們興奮無比,一個個都對這件事情十分的關注,以前陳炫以自己的身份,龍象境界也和法王叫過板,但是結果呢,卻是受儘了嘲諷,但是現在以這天灰山脈傳人的身份來做同樣的事情,卻是被人看好。

隻因為天灰山脈傳人有背景,身後有高手。

這就是這個殘酷而現實的修真界。

“他們這樣的鬥爭,是因為白師姐嗎?”

“白師姐果然魅力無邊!”

“大新聞啊,大新聞!”

天灰山脈傳人,和法王高手爭風吃醋,誰能奪得美人歸?

這種帶著桃色的新聞,又牽扯到了兩個天才人物的事件,自然是格外的引人注意!

陳炫卻是冇有理會這些傢夥,隻是朝著靈月宗的議事廳走去。

他這是要去覲見這靈月宗的宗主和長老。

一般的新進弟子,是冇有這個殊榮的,隻不過陳炫自稱來自天灰山脈,自然是有了特權,靈月宗的大人物們對他這個神秘的傳人那是非常的好奇。

想必這些人等會定然是要詢問一下那天灰山脈的事情,再考察考察陳炫的天賦修為。

對於這樣一個有大來曆的天才子弟,的確是要多多關注一下的。

眼見陳炫走進了議事廳之中,在陳炫身後一直跟著的一名弟子眼中閃過異樣的神情,隨即快步的離開了。

這名弟子在諾大的靈月宗之中七彎八拐的穿行,終於是來到了一個豪華精美的修仙洞府之中。

在這洞府之中,有一個豐神如玉,氣質若仙的青衣男子,此刻的他正盤坐在地上,靜靜的修煉著。

隻見這男子劍眉星目,鼻梁高挺,皮膚白膩如同凝脂,顯得異常美麗、瀟灑。

“溫長老,我帶來了那秦飛的訊息。”那弟子跪在地上,畢恭畢敬的說道。

“哦?”溫如許眼睛都不帶睜的說道,“說來聽聽吧。”

那弟子連忙將剛剛的所見所聞,陳炫的言語,還有其他眾人的議論都細細的描述了一番。

那溫如許聽了卻是一點反應也冇有,隻是淡淡的說了聲,“知道了。”便揮袖將那弟子打發走了。

那弟子走了許久後,這溫如許那溫潤如水、謙謙君子一般的臉上這才露出了極度的陰冷之色,“好一個天灰山脈傳人!龍象後期居然敢跟本座叫板!你覺得你是天灰山脈之人,本座便不敢殺你嗎?我溫如許要殺了你,絕不會留下任何把柄!”

溫如許深沉的雙眼之中露出了冰寒到極致的目光,“今夜,我就取了你的性命!和我溫如許作對的人隻有死,更何況,你還在青青的房間裡帶了一夜呢?”

溫如許輕輕的一笑,又恢複了波瀾不驚,靜如死水一般的模樣,盤坐在那繚繚煙氣之中,整個人顯得神秘無比。

這就是世人眼中瀟灑無比的翩翩君子的溫如許。

若是有真正瞭解溫如許的人就會知道,此人就好像一條毒蛇,還是一隻穿著優雅衣服的毒蛇,平日裡知書達理,溫潤如玉,但其實呢,這隻是他虛偽的裝扮……

陳炫進入到那議事廳之後,便看到一個相貌威嚴的中年人,那中年人的身邊有兩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也正麵嚴肅的坐著。

這三人,便是靈月宗的重要人物了。

那威嚴的中年人,便是這靈月宗的宗主,宇文天都,一身修為乃是法王境界巔峰,在整個大陸西方,都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呼風喚雨的人物!

而那另外兩人呢,則是靈月宗的長老,一個法王境界中期,一個法王境界後期,也不是簡單之輩。

這三人,表示對陳炫如何如何的關心,對陳炫的天賦進行了讚賞肯定,一大篇廢話,總之就是要他好好修煉雲雲。

另外呢,就是要詢問天灰山脈的事情。

每一次天灰山脈傳人出世,都伴隨著大陸西方的大變,天灰山脈傳人出世,除了曆練,還有奪取大陸西方氣運和一些神秘之物的意思。

他們是想探探陳炫的口風,看看能不能夠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

對此,陳炫自然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

“此事卻是無可奉告,在我出來之前,族中長輩便有嚴令,不得泄露山脈之中一草一木。”

這倒不是陳炫胡吹,這天灰山脈的傳人的確是有這麼個慣例,這也是為什麼陳炫對那天灰山脈之人瞭解不多,但是卻敢假裝的原因!

當然,彆人也有想打著天灰山脈招搖撞騙的,但是你也要有那個實力才行,像陳炫這樣的天才,實在是太少見了。

實際上,那天灰山脈的什麼傳人,還未必有他陳炫厲害,他天灰山脈傳人能夠龍象境界後期擊殺法王境界初期高手嗎,那肯定是不能啊!

那宇文天都又旁敲側擊了一番,但是還是冇有從陳炫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資訊,幾人相視一眼,最終還是放陳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