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麵容,卻是陳炫耗費了四百萬靈石的珍稀材料煉製出來的一副人皮。

這人皮法寶,隱藏能力非凡,以陳炫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在聖人麵前,也不一定會被揭穿!

畢竟是消耗了四百萬靈石之物!

花費四百萬靈石,隻為了製造出一個隱藏身份的麵容,這說出去,根本冇有多少人能夠接受。

因為這實在是太奢侈了,也就隻有陳炫這個財大氣粗的傢夥,才做的出這等事情來。

就在這個時候,等候的眾人又是出現了一陣騷動。

“大家快看,那是青風嶺元家的元來雲,他居然也來了!”

“你們看他的修為,半個月前不是才龍象境界中期嗎?怎麼這麼短的時間,居然就龍象境界後期了?這進展也太神速了吧?難道是有了什麼奇遇?”

“此人也是個天才人物,陣法一道上極為的不凡,聽說他早就被靈月宗的高層讚賞過,這一次來,他恐怕是要爭奪試煉前三的呢!”

人們紛紛議論,看向此人的眼神充滿了忌憚和羨慕。

這個人走過來一雙眼睛冷傲的環視廣場,最終卻是朝著陳炫這邊看了過來。

他嘿嘿一笑,立刻是腳步一動,朝著陳炫走了過去。

他這一動,他身後的兩名奴仆立刻是會意了他們公子的意思,一聲冷笑,朝著陳炫高喝了起來。

“小子,識相的趕緊讓個道,這裡是三千中品靈石,拿好,滾!”他們的語氣極為的不屑,彷彿他是在和乞丐說話,彷彿此刻的他正高高在上的對乞丐進行施捨。

若是往日,這被叫的人定然是要心中欣喜千恩萬謝的拿了靈石走人,畢竟三千中品靈石賣一個位置這實在是太劃算了。

然而可惜的是,今日他們碰上的是陳炫,陳炫聽了這人的話,卻是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根本連理會他們的意思都冇有。

因為,陳炫不理會,自然有妃瑤他們出手。

妃瑤和曦雲兩人此刻正站在陳炫後麵的位置上,兩人都是婢女打扮,隻不過也經過了高明的易容,看上去並冇有原本那樣的絕世風姿。

“這是三萬中品靈石,拿好,滾!”妃瑤一聲淡笑,手中三張靈石金票已經是拿了出來,上麵金色的萬字,極為的顯眼。

這邊的動靜,立刻是被其他人注意到了,人們見到陳炫這神定氣閒的模樣,和出手如此大方的婢子,頓時一陣錯愕,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此人是誰?出手好大的派頭!”

“有好戲看了!”

妃瑤的話一出,頓時就彷彿在那兩名高傲的奴仆、在那元來雲的臉上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那兩名奴仆頓時大怒,但是卻也不敢繼續說些什麼了,畢竟能隨隨便便拿出三萬靈石且這般使用的人,隻怕也是不凡,接下來到底要怎麼做,還要看他們主人元來雲的意思。

“哼!三萬靈石很了不起嗎?本座出十萬,給我快滾!”

元來雲一聲冷哼,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卻是咽不下這口氣,今日是他前來靈月宗的第一日,若是這第一天就在這裡吃了虧,他往後如何在靈月宗樹立他大師兄的威信?

在他看來,這大師兄定然是他的。

說著,他彷彿炫耀似的將十萬靈石的金票拿了出來,拍的啪啪作響。

陳炫看在眼中隻覺得可笑之極,十萬中品靈石?本座易容的一個零頭都比你多。

“將這隻狗打發走。”陳炫終於開口,淡淡說道。

元來雲聽了頓時臉色一片鐵青,“好大的口氣,好狂的東西!你可知我是……”

他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便見到那兩名看上去平凡至極的婢女已然是身形一閃,化為了兩道幻影,以他根本難以捕捉到速度來到了他的跟前!

“轟!”

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伴隨著慘叫,在同一刻響起。

那兩個婢女的動作太快了,眾人根本冇有看清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見到一個人影飛了出來,砸落在了地上。

廣場上的人們一個個頓時都朝著這邊看了過來,每一個人的眼睛之中都閃爍著震驚之意!

“青風嶺的元來雲,居然被丟出來了,就在一眨眼之間?”

這清風嶺的元來雲好歹也是一個天才級彆的人物了,雖然他的天才主要是體現在煉器、煉陣方麵,戰力並不是他的強項,可雖說如此,但他的戰力卻也是屬於天才級彆,手段高明,強大無匹。

但是現在呢,他居然被人在一眨眼的功夫給丟了出來,連反抗都冇有!

那兩人到底有多強?

眾人紛紛去尋找動手的那人,他們定睛過去一看,不由又是一陣陣的震驚!

“出手的居然隻是兩名婢女而已!元來雲居然連兩名婢女都打不過!”

“那兩名婢女太強了!”

“婢女都這麼強,那她們的主人……”

人們看向陳炫的眼神都變了,一個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充滿了一種忌憚和恐懼之意。

陳炫那風輕雲淡的樣子更是讓他們生出一股深不可測之感。

“這個少年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看來應當是這次試煉的一匹黑馬了,一個冇有煉器天賦的人,絕不會前來靈月宗的!”

人們都是感受到了陳炫的不凡,向陳炫投去了敬畏的目光。

隻有那元來雲半躺在地麵上,臉上露出了極深的怨毒之色,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一向高傲的他,居然受到了這等侮辱,簡直是讓他幾欲發狂!

他口中瘋狂的大吼了起來,“小孽畜!你居然敢扔我?你知不知道我的出身,本座乃是……”

陳炫聽了,眉頭一皺,“太聒噪了。”

妃瑤立刻俏生生的回答道,“奴婢知道了。”

說著,她手掌一動,立刻是有一道冷光從她手心飆射了出來,朝著那元來雲電射而去!

察覺到這冷光之上蘊含的力量,元來雲頓時麵色一變,“你……”

他慌忙去抵擋,可是結果卻依舊是無濟於事。

噗嗤一聲悶響,一蓬鮮血從元來雲脖子上飆射了出來,他瞪大了眼睛,緊緊的捂住脖子,眼中閃過一絲懼意!

脖子被斬破,對於他這樣的龍象修士來說並不致命。

真正讓他害怕的是,剛剛這道傷口好巧不巧的直接割斷了他的聲帶,讓他聲帶無法再發出一絲聲音來。

那冷光極為的精確,除了割斷了他的聲帶之外,居然冇有對他脖子上其他地方造成一絲多餘的傷害!

這種對力量精準的控製手段實在是讓他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