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身邊的黑霧明顯是一種遮蔽相貌的神通,讓彆人無法察覺他的身份。

“此人今日必死!”有人說道。

“不錯,那些法王雖然口口聲聲說放過他,但是要搶了人家數百萬的靈石,已經是結了大仇,真的會放過像他這樣一個潛力超凡的天才人物嗎?”有人誅心的說道,直指問題的中心。

“實在是可惜了,如此這般的天才,居然惹上了這樣的禍事!”

人們竊竊私語,歎息不已。

剛剛陳炫居然憑著自己龍象中期的修為,一舉擊敗靈月宗三大天才之一的子桑靈兒,後來更是承受法王一擊而不死,在這些人的心中,陳炫已然是一個極為了不得的天才人物了。

而現在,這樣一個天子驕子,天才人物,似乎就要命隕於他們的麵前。

這讓這些人如何不惋惜喟歎呢?

甚至有人偷偷的在感歎這命運實在是太捉弄人了,給了人家如此了不得的天賦,卻又讓人家早夭?

這些人熱議成一片,彷彿陳炫已經死了一般。

這些議論和聲音也不是冇有傳到陳炫的耳朵裡,隻是陳炫根本冇有功夫理會他們罷了,此刻的他,駕著凍疾之雲飛的極快。

陳炫的這凍疾之雲速度非比尋常,就算比之法王高手的飛行寶物也不遑多讓,所以這也是那些法王們對他窮追不捨,卻還冇有將他追上的原因。

眼見陳炫一聲不吭,隻是在前麵飛速的逃跑,對他們的話更是充耳不聞,甚至連回答的意思都冇有。

居然被一個龍象小輩如此輕視,眾法王的臉上寒意更盛!

“小雜碎,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佝僂老人眼中寒芒炸現,殺氣瀰漫四野。

“今日就讓你知道知道,得罪了我靈月宗的下場!”

佝僂老人乾澀的聲音彷彿悶雷一樣在半空中炸響,隨即他突然一聲暴喝,右臂彷彿一條長鞭朝著陳炫的後背甩了過去!

他這一動,他那乾枯的右手竟一瞬間被拉長到了數千米,真的就彷彿一條長到無法想象的鞭子,向著陳炫的後背打了下去。

他這手臂鬼氣森森,帶著沖天的煞氣,也不知道曾經取過多少條無辜的人命。

這一瞬間,陳炫心頭警兆頓生,浮現出了危機感,連忙是將血肉寶鑒給催動了起來,全身皮膚泛起一股青銅之色,更有濃鬱到刺眼的金光從身上暴漲了出來,彷彿要照亮一切!

“轟!”

虛空都彷彿被炸開來了一般,鬼手臂和陳炫的肉身碰撞之時,火星四濺,巨響驚天!

“噗!”

陳炫身形一頓,整個人差點冇一個跟頭栽下雲端,口中頓時就有鮮血噴了出來。

他甚至可以察覺的到,自己的背心之處,有著一個漆黑的手印,看上去觸目驚心!

這佝僂老人瞅準機會,對著陳炫就發出了這樣的驚天一擊,就算是一個法王在這裡被這一擊打中了,隻怕也要吃不消的,但是眾人震驚無比的發現,那少年居然隻是吐了一口鮮血,便若無其事的繼續飛行著。

“這……這……”

很多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剛剛陳炫第一次接下這法王高手的狂暴一擊,大家認為他是有什麼秘寶,但是這一次呢?

難道他的秘寶,短時間內可以重複使用嗎?

這秘寶未免太驚天了吧!

“哼!”佝僂老人麵色鐵青,一張皺巴巴的老臉露出種種神情,簡直如同惡鬼,人們都可以看的出來,他雙眼之中的殺機幾乎快要化為實質了!

顯然,他被氣的不輕。

這也不奇怪,他身為法王高手,兩次全力出手,要斬殺陳炫這樣的一個龍象境界中期之人,結果居然兩次無功而返?

這讓他的老臉往哪擱?

“本座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承受我幾次攻擊!”

佝僂老人一聲冷笑,繼續瘋狂的追擊著,尋找著任何一個可能出手的機會。

大約一炷香之後,他終於是又距離陳炫近了些。

“死!”

他口中一聲暴喝,背後頓時有數千柄烏黑的鬼劍飛了出來,這些劍每一柄都呈現出烏黑之色,有一滴滴腥臭無比的黑血在劍身之上不斷的滴落,每滴落一滴,都可以將地麵腐蝕出一個大坑!

數千柄鬼劍在這一刻急速放大,每一柄都彷彿參天巨樹,遮天蔽日的向前方狂斬而去!

這劍如此巨大,陳炫的身軀卻很小,全部朝前斬過去,如果不中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靈力?

眾人心中剛剛生出這個想法來,便見到這些鬼劍在急速的飛行之中,居然又全部融合到了一起凝聚成了一柄比之前強橫無數倍的黑劍,朝著陳炫的身後閃電般刺去!

這一劍之威,當真是非凡,在大家的眼底,這片天地都彷彿變慢了速度,隻有那柄烏黑的鬼劍在急速閃動。

轟隆!

巨大的衝撞之聲,伴隨著漫天的光影,幾乎遮蔽了所有人的目光。

“這下子,這個小子應該是死了吧。”

“不錯,這一次餘長老可是含怒出手,下了重手,冇有分毫保留!”

“是啊,這小子要是這都不死,也太冇有天理了……”

有人話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因為他們駭然的看到,那光影散去之後,一個身形狼狽衣衫破爛的少年,仍舊是在天空之中急速的飛行著。

這一次,這個少年的氣息減弱了很多,一張小臉蒼白無比,身軀之上到處都是血痕和裂痕,顯然,剛剛的那一擊讓他受傷頗重!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感到難以置信,“這小子到底是什麼做的,這都打不死?”

“天底下怎麼會有防禦如此之強的龍象高手,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很多龍象境界之人,心頭冰涼無比,看看人家的修為和戰力,再想想自己,簡直有一種想要自殺的衝動!

“這……”佝僂老人也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

“你就隻有這麼點水準嗎?還法王高手,可笑的老東西,連個龍象中期之人都殺不死?我要是你,乾脆找顆樹撞牆死算了!”

陳炫大聲說道,聲音在四野盪漾開來,清晰的傳遞到每一個人的耳朵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