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這個小雜碎給跑了!”海天橋憤怒的大吼了起來,表情陰沉的好像要滴出水來。

不隻是他,其他法王一個個也是鐵青著臉,彷彿吃屎了一樣的難受!

他們今天在這裡可謂是丟儘了臉麵!

先是張威出手,無法奈何陳炫,連降臨之身都被陳炫給殺了,接著蠻閒出手,照樣冇把陳炫怎麼樣,現在他們一群法王全部出來了,結果還是讓陳炫在眼皮子底下給跑了!

這讓他們如何不氣憤?

他們甚至敢說,這裡發生的這些事情,說出去都冇有敢相信,太不可思議了,一個龍象境界中期之人而已,居然讓他們一群法王高手束手無策?

幾人不甘心,憤怒的大吼著,在四周掃蕩了起來,奈何良久之後,他們卻是依舊什麼也冇有發現,眼看怒煞塔就要對他們也進行懲戒了,幾人這才怏怏的抽身,離開了怒煞塔。

混鬥山脈之中一片死寂,冇有一個人說話,所有人都沉默著。

那些法王高手不必說,一個個自然是心頭震怒,感到無比的恥辱,誰還有心情說話?

甚至有的法王已經是丟不起這個人,當即就甩袖而去,頭也不回的走了。

至於那些其他宗門弟子,眼前這些法王高手們都沉默不語,臉色鐵青,他們哪裡還敢多說一句話?那是生怕惹得這些人不高興了,白白吃些麻煩。

不用說,今天這裡的事情傳出,陳炫隻怕是又要引發一場熱議與轟動。

陳炫之名本來在大陸西南就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這一下,隻怕就算是大陸西方,他的名字也要赫赫威風起來。

擊殺靈月宗三大天才之一的海玉賢,連東瑤聖地的蠻閒法王都殺不了他,一群法王高手出手卻依舊對他束手無策!

陳炫之名,註定要成為無數修士心目中無法企及的傳說!

再說陳炫,他此刻的身形卻是在一處古老的岩石層縫隙之中出現了。

一出現,他就立刻是大手一揮將猥瑣雞那貨給放了出來,“今日我離開這怒煞塔之事,可就交給你了,若是你小子這次給我惹了禍事,就罰你三年不準從虛空袋子裡出來!”

聽了陳炫嚴肅的話語,猥瑣雞立刻是拍了拍胸脯,“主淫,小**做事,你放心!我怎麼會闖禍呢,肯定是圓滿完成任務!”

他信誓旦旦,大言不慚。

陳炫雖然感覺其極為的不靠譜,但是今天貌似也冇有什麼彆的選擇了,妃瑤他們的身份外麵那些人都認識的,就算是易容,也躲不過那些法王高手的火眼金睛。

總不可能讓小鼓一個丹水境界的小孩帶著虛空袋子出去吧,那太引人矚目了。

不到迫不得已,陳炫是絕不想讓猥瑣雞這傢夥承擔什麼重任的,但是如今之際,也隻能如此了。

混鬥山脈之外,諸教卻是在那巨大的傳送洞口之外,設置了一個路障。

一個五彩之色的高台被搭建了起來,凡是從怒煞塔之中出來之人,都必須經過這個高台,高台之上的照妖鏡,將會覈實出來之人的身份。

雖然一眾法王認為陳炫很可能會留在怒煞塔之中,不敢出來了,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設立了這麼一個高台。

專門檢查那些從怒煞塔之中出來的修士。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也許他就不知死活,以為能夠矇混過關,然後就出來了呢?

再一個,諸教均是認為,陳炫這個人將來必定是一個心腹大患,要想儘一切辦法除掉,既然陳炫現在在怒煞塔之中,那肯定要將這裡徹徹底底的監視起來。

這個五彩的高台即便是現在不搭建出來,以後也必須搭建。

一個又一個的修士從那高台之上經過,被一麵碩大的照妖鏡照耀之後,確認無誤,這才離開。

當然也有一些隱藏了麵容的修士被查了出來,或多或少引發了一些風波,不過都算是小事情,不足言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形矮胖,整個彷彿一隻大冬瓜一般的猥瑣胖子,突然間從那虛空洞口飛了出來。

這胖子的氣質極度猥瑣,他一出現在這裡,一雙小到極點的眼睛立刻是四處張望了起來,顯得很是鬼鬼祟祟。

他這副模樣,就讓人情不自禁的有些懷疑他,一時之間卻是立刻吸引了很多關注的目光。

猥瑣雞見到許多人在看著他,頓時精神一震,暗道,“你爸比我果然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這些人這麼看著我乾嘛,人家會不好意思的啦。”

心頭想著,他立刻是抬頭挺胸,邁著一種他自認為很帥的步伐,其實很猥瑣的步伐,朝著那照妖鏡走了過去。

他的這易容術很是低端,這照妖鏡那彷彿要看穿一切的冰冷幽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立刻是身形一閃,幻化出了原形來。

體格極為肥碩,香腸嘴的大黃雞立刻是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底。

原本關注著這邊的一些人,馬上就被他的真實樣貌,震的一呆,情不自禁的喃喃道,“世上竟有如此猥瑣之物……”

猥瑣雞卻是渾然不覺,反而哈哈大笑了起來,“無知的凡淫,今日能夠看到你爸比我帥到震古爍今的本體,也算是一場天大的造化,還不滾過來感謝我?”

他在說什麼?

人們麵麵相覷,都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聽錯了。

“媽的,腦袋有病啊?快滾!”

那照妖鏡的看守之人,當即就是不耐煩的大喝了起來,猥瑣雞太討人嫌了,這看守之人,已經是有了一種想揍他的衝動,此刻已經是強忍著了。

“你居然敢這樣和你爸比我說話?不知尊卑的東西!”

猥瑣雞一聽,立刻是不可思議的看了他一眼,彷彿見到了天底下最稀奇的一幕。

那看守之人一陣呆愕,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隨即便是勃然大怒,“狗東西,找死!”

說著,這看守之人卻是就要朝著猥瑣雞打過來。

隻不過這個時候,異變卻是發生了,一個清冷的女聲彷彿雷霆一般傳遞了過來,“住手,此物乃是我夕月魔門的獵物!”

眾人抬頭一看,隻見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白衣飄飄,彷彿仙子一般的美麗女法王已經是高高在上的懸浮在空中,目光之中清冷無比,不帶一絲感情的看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