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猥瑣雞已經夠讓人膩歪了,兩個已經讓人吐血了,現在一下出現七個,這種視覺衝擊力,簡直是讓人難以想象!

“噗!”

妃瑤直接噴出一口老血,一頭栽倒在地上。

小鼓也連忙用小手捂住眼睛,蹬蹬蹬的後退,靠在了岩洞的牆壁上,這纔沒一頭栽倒。

陳炫更是一頭黑線,心中瘋狂的吐槽了起來。

麻痹,這世界怎麼了!

猥瑣雞這樣的奇葩,一個就夠了,現在居然還出現七個,還一二三四五六七,你妹啊,你以為你是葫蘆娃啊!

“你好帥啊!”一個猥瑣雞對著身邊另一個說道。

“客氣了,你這麼了不起的人麵前我怎麼敢稱帥呢!”另一個趕緊一拱手,露出了自慚形穢的表情,彷彿有著深深的自卑。

“你帥!”

“不,是你帥!”兩個猥瑣雞相互謙讓了起來,客氣無比,眼中的神情極為的真誠,彷彿都認為對方纔是天地間最帥的存在。

“快說,你更帥,不然哥要揍你了!”

……

神啊,救救我們的眼睛,救救我們的耳朵吧!

“必須讓猥瑣雞限製住這個技能,非重大災難,決不允許使用!”陳炫心中那個大罵呀!

將猥瑣雞直接給收進了虛空袋子裡,又過了好久,眾人才平靜下來,將心底的那股膩歪之感消除而去。

而這個時候,研玉香和小鼓也是終於吸收到了足夠的仙池池水,轉化成了仙體!

小鼓原本就晶瑩可愛的皮膚,現在更是隨時都帶著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輝,看上去好像一尊小神靈,非常的神秘加可愛。

研玉香呢,則是一聲嬌喝,幻化出本體,在岩洞裡飛了一圈。

隻見她的本體,現在已經是發生了大變,以往,她是一隻大青鳥,全身都是青色的羽毛,現在這些羽毛卻成了金色,似乎有種鳳凰的味道。

“我好像感到體內的血脈在律動,似乎要發生進化了。”研玉香興奮的叫了起來,心中高興到了極點。

血脈對於妖族來說,極為的重要,但卻是終身不變的,現在她居然發現自己的血脈快要進化了,怎麼能夠不高興?

陳炫一聽,卻是眉頭皺了起來,心中感到很是蹊蹺,妖族血脈進化的機率異常稀有,研玉香不過是吸收了些仙池之水,最多也就改變下體質,怎麼連血脈這種最根本的東西都發生了改變?

不過,這個疑問,陳炫並冇有提出來,此事很可能和西玄洞天的那個大秘密有關,陳炫現在還冇有實力去探尋此事。

將這個疑問壓在心底,陳炫卻是潛入了仙池深處,在小鼓的指引下尋找那件仙池底部的寶物。

這一去就是三個時辰之久。

等到陳炫重新再浮上水麵的時候,眾人分明是發現陳炫的手心之中多了一個龍眼大小的光團。

這光團散發著極為柔和的金光,一股濃鬱之極的仙氣從其上透露出來。

大家定睛一看,卻發現此物居然是一枚心臟!

龍眼大小的心臟?

這是什麼東西的,怎麼會這麼小?彷彿一枚丹藥一般?

微縮型的心臟很是可愛,冇有一點血腥的意思,它彷彿活物一般,有力的跳動著,隨著它的每一次跳動,便有一道道的仙氣從其中噴發出來。

陳炫將此物拿出仙池,那仙池之中的仙水,便頃刻間褪去了金黃之色,變為了一汪幽靜的深潭,看上去普通到了極點!

這龍眼大小的小心臟,毫無疑問,正是這片仙池之水的來源!

“走!”陳炫大手一揮,將其他人全部收進了虛空袋子裡,頭也不回的飛速離去。

而就在陳炫離去之後不久,那池水猛地洶湧了起來,一隻蠻蛟突然探出了頭來,散發出暴怒的氣息,在這地底洞穴之中瘋狂的撞擊了起來,彷彿在發泄著什麼。

轟隆隆!彷彿天塌地陷一般的裂響,這地下洞穴轟然倒塌,甚至是那外麵的整個雪原都整整下陷了數百米之深,一瞬間便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盆地。

陳炫一直飛出了這怒煞塔的第七層,回到了第六層之地,這纔是終於安心了些。

“孃親,剛剛那個到底是什麼寶貝啊!”小鼓眼睛亮晶晶,很是期待的問道。

陳炫也是非常高興,“此物便是那蓋世大仙遺留下來的一塊血肉,此物蘊含的仙氣驚人,到時若找一處深潭將其種下,那麼那些與真武院生死與共的弟子都可以獲得仙族體質!”

當然,此物也可以拿來煉製丹藥,隻不過陳炫現在的實力太低了,貿然將這種上界級彆的珍稀之物拿來煉製寶物的話,恐怕會白白浪費了這麼一件好材料。

稍作修整,陳炫又開辟了一處洞穴開始閉關了起來,此次閉關主要是為了穩固本體的修為。

這一次怒煞塔之行,他想要取得的東西,基本上都得到了,算得上是收穫頗豐。

擁有千萬身家的他,隻需要前往大陸西方的巨型坊市,將手中的一千多萬靈石換為合適的材料,便可以晉級龍象境界巔峰!

晉級龍象境界巔峰之後,陳炫再尋找到一些突破所需的必要之物,便可晉級法王!

隻要修煉到了法王境界,陳炫就可以重回刀牙山,救出真武院的眾人了!

五年之約,現在才過了一年的時間,陳炫已經是取得極大的進展!

這怒煞塔也是快到了結束的時候,研玉香終於又要和陳炫分道揚鑣了。

臨行之時,她詢問了陳炫關於那傳承令的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卻是讓陳炫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心念電轉!

這傳承令,據說是怒煞塔前任主人留下的傳承憑藉之物,隻要擁有傳承令,便可憑藉此物,進入一個試煉之地,成功通過試煉之人,便可獲得怒煞塔前主人的傳承,獲得怒煞塔的實際掌控權!

且不說怒煞塔本身是個何等驚天動地的寶貝,就是其中蘊含的許多寶物已經足夠讓無數人為之瘋狂。

此物的珍稀之處,更是不必言說。

傳承令到手之後,陳炫也抽空研究過。

隻要將神識朝著此物探查過去,便立刻感到自己的神識來到了一處空曠的祭壇之上。

這卻是這令牌之中的神識空間,類似於虛擬空間。

隻見這空曠的祭壇,呈現出五彩之色,似乎是由五種色彩奇異的石料凝聚而成的。

在這五彩祭壇的中央,有著一道半透明的光幕,而光幕之上,便是一串言簡意賅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