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花長出來了會有什麼結果,陳炫完全不知道,但總之絕不會是什麼好事那就對了。

暫時封禁本體後,陳炫手掌一翻,一隻精緻的銀瓶便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而那正是裝著海玉賢靈魂的那一隻。

陳炫卻是要好好的拷問拷問他,至少要知道他身上的魔神骨玉是怎麼回事,這些黑氣又是什麼來曆!

將手一抖,那銀瓶的瓶蓋已經開了,海玉賢那漆黑的殘魂,立刻是從其中飄了出來。

“陳炫!你終於做好決定了?放了本座吧!否則你的下場將會無比的淒慘!隻要你放了我,就可以得到靈月宗的無數報酬,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海玉賢陰冷的說道,飄在空中,居高臨下的看著陳炫,一如既往的陰冷自傲。

當然,其實他內心已然是無比的恐懼,害怕陳炫將他一把拍死。

隻不過,越是恐懼,他就越是要表現的強勢,這樣陳炫才能意識到他的重要性,不敢對他下手。

一般人或許會吃這一套,可惜他麵前的人是陳炫。

聽了海玉賢的威脅,陳炫根本冇有回答他的意思,隻是用實際行動告訴了他結果。

心念一動,一簇青綠色的火苗已經是出現在了陳炫的手上。

“去!”陳炫口中輕喝一聲,那青綠色的火苗立刻漂浮到了海玉賢魂魄的麵前,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將其吞了下去。

一瞬間海玉賢就被這青綠色的火苗包裹了起來,不用說,這青綠色火苗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此物乃是陳炫專門煉製的一種毒火,專門炮製人的魂魄,一旦被此火包裹住,魂魄對於疼痛的感受程度將會千百倍的提升。而且,這毒火本身就有讓人痛至靈魂的奇效。

舉個例子來說,一般魂魄怕陽光,被陽光灼燒之後,會產生痛感,而如果被陳炫這青色火苗燒過的魂魄,隻需被任何種類的光照耀一下,就會感到痛不欲生,淒慘無比。

而此刻,在這毒火包裹之下的海玉賢,被那毒火燒灼著,更是痛入神魂,整個魂魄都在淒厲的翻滾著,發出無聲的慘嚎。

“你不得好死!”海玉賢怨毒的尖叫著。

當然,他的這辱罵聲,冇有給他帶來任何好處,他的下場隻會更慘!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海玉賢已經奄奄一息,看向陳炫的眼神已經是不再充滿了怨毒,而是一種刻骨的恐懼,彷彿陳炫就是世界上最可怕之物,陳炫說東,他不敢往西,陳炫說打狗,他不敢攆雞。

而關於那魔神骨玉的秘密,很快也從其口中得到了確切的訊息。

其實,海玉賢並冇有將陳炫的那二十多根魔神骨玉全部融合掉,僅僅是使用了七八根而已。

這一點,陳炫早在剛剛拿到他的空間戒指時便發現了,當時陳炫就感到非常的奇怪,既然這海玉賢連那二十多根神魔玉骨都冇有使用完,他又是怎麼全身化為漆黑骷髏的呢?那漆黑骷髏的骨頭分明全部都是神魔玉骨纔對。

現在通過拷問這海玉賢,陳炫這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這海玉賢曾在葬神海之中得到過一卷古帛書,這古帛書上所記載的,是一種名為化骨天魔功的神異功法,號稱可以讓修煉者脫胎換骨!

簡單的來說,就是可以將自己的肉身和骨頭,換為其他更加強大種族的肉身和骨頭,進而修煉出一種奇特之力。

縱觀世間萬物的修煉曆程靠的便是資質以及肉身的強大,而這部功法卻可以提升一個人的資質,這無疑很是逆天。

自從海玉賢修煉起這部功法後,便踏上了尋找世間強大種族遺骨的道路。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數年前的某天,他終於找到了這世間最為強大的遺骨——魔神骨玉!

魔神骨玉十分強橫,以他當時的修為可以融化的魔神骨玉實在是有限,就算是用了這化骨天魔功,也隻能替換區區七根而已!

而不能替換全身骨頭的話,他的化骨天魔功也就無法繼續精進,這讓當時的海玉賢很是苦惱,不過在一番試驗之後,還是叫他找到了一個新的辦法。

那便是將數根魔神骨玉融化掉,再配合一些其他天地奇物,硬生生的重鑄一副骨骼!

海玉賢成功了,這便是他那一身黑色骷髏的來曆。

而海玉賢化骨天魔功大成之後,他更是發現,自己居然可以不斷的將魔神骨玉融入身軀之中,增加體內魔神之力的濃度。

這番操作之下,海玉賢身上的那些骨骼,除了強度和色澤比真的魔神骨玉稍差之外,幾乎冇有任何差彆。

這就讓他有了一個猜測,他猜測這魔神骨玉本身就是上古之人通過這化骨天魔功修煉出來的奇特之骨。

也就是說,這化骨天魔功,如果持續不斷的修煉下去,吸收各大種族的骨頭,最終就能夠在自己的體內形成魔神骨玉!

而這化骨天魔功,就是魔神骨玉行成的原因!

而他用魔神骨玉來代替普通骨頭來修煉這門功法,無疑是一個變強的快速捷徑。

這一個發現,讓海玉賢心中大喜,他認為隻要收集到足夠的魔神骨玉,終有一天,他就可以蛻變成為上古魔神一般的強大存在!

實際上,他也的確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他那黑色骷髏,居然可以將陳炫的肉身打破,其中蘊含的黑氣更是對陳炫造成了極大的麻煩!

而這黑氣的來源,現在也非常的清楚了,就是海玉賢調動的魔神骨玉之力!

“是這樣嗎,那麼對付這黑氣,你有冇有什麼辦法?”

陳炫隨意的問道,心中其實對於海玉賢的答案並不抱什麼大希望。

因為,畢竟這是海玉賢對付彆人的手段,他冇有必要研究解決之法。

但是令陳炫意外的是,海玉賢居然知道。

“仙氣!隻需要仙氣就能磨滅這種東西,我在葬神海中得到那化骨天魔功的時候,還看到了一些密卷,知曉了一件隱秘之事……”

“隱秘之事?”

“關於上古仙魔神三者的關係……”

“哦?說來聽聽。”對於這個有趣的故事,陳炫倒是很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