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炫大手伸出,準備將其捉住,徒手將其撕成碎片。

然而變故終就還是發生了,倒在地上本毫無反抗之力的海玉賢麵色瞬間陰沉,方纔還散發著紫色鋒芒的眼睛徒然一暗,變成了彷彿能吞噬一切的黑色,散發出了強烈的黑光!

強大的魔氣從海玉賢身上突然迸發了出來,即便如陳炫這般強大,也是被這魔氣衝飛數丈有餘!

海玉賢終於是把身體與意識全權交給了魔神骨玉!

染血的法衣漸漸退去了本有的顏色,變成了足以扭曲光芒的黑。

絲絲黑氣從海玉賢體內溢位,化作九條海蛟的虛影。

“地階戰技•權禦天下。”

一道嘶啞的聲音從海玉賢的喉嚨裡發出,隨著音落,天地為之變色,奔騰的烏雲眨眼間遮蔽虛空,地麵竟如水波般湧動出了山脈奇峰!

大量的黑色氣息從地表奔湧而來,向著周邊那些不怕死的吃瓜天才們極速湧去。

一切是那麼的快,那些天才們隻是眨了幾下眼,便是被那黑氣所禁錮!

陳炫平穩落地,轉手救下那三個仆從的空擋,那些吃瓜天才便被那黑氣拖到空中捏爆,他們的血水夾雜著肉塊骨屑落下,如雨飄蕩!

沐浴在血雨中的海玉賢傲然挺立,猶如一位俯瞰江山的帝王!一位血染江山的開國大帝!

陳炫眉頭緊皺,仙魔神乃是世間萬物所嚮往的絕對巔峰,而眼前海玉賢的狀態便代表著其中之一的魔。

而能令天地為之變色的戰技神通無疑是就是貨真價實的地階!而此刻的海玉賢已經被魔神骨玉所支配,靠自己的意識施展神通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此一來,發出如此神通的恐怕就是那潛藏在魔神骨玉中遠古魔神的意識!

來不及感歎魔神骨玉的強大,海玉賢便已經對著陳炫發動了他的第二招地階神通!

“地階戰技•乾坤一指。”

隻見海玉賢緩緩抬臂,隨著他的這個動作,天上的陰翳頓時平分天幕,一半赤紅如血,一半陰沉如墨。

二者在海玉賢的頭頂旋轉,構成了一副壯觀的紅黑太極!

而海玉賢所指的方向,一切的一切都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扭曲崩壞。

那是何等的偉力,冇有刺目的光輝,冇有震耳的爆鳴,可他所指一切卻都真真切切的消失了!

大開殺戒的海玉賢茫然佇立,如同一個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乾什麼的孩子,茫然的猶如一尊雕塑。

突然,一隻大手憑空出現,帶著耀目的金光一把捏住海玉賢的脖子,隨後另一隻手扣住了海玉賢的腦門。

隨著一聲玉石破碎的聲響,海玉賢的腦袋便被這雙大手生生的扭了下來!

眼眶中黑色的火焰從脫離身軀的頭顱上熄滅,海玉賢神智迴歸!

“啊!啊!你居然敢如此對本座……”海玉賢即便是被陳炫擰下了腦袋,但是他還是冇有死,嘴裡瘋狂的嚎叫著,神色震怒無比。

然而他的話還冇有說完,陳炫已經是將他的腦袋生猛地摔在了地上,接著一個縱躍從天空之中狂墜而下,一腳猛跺向了他高傲的頭顱!

金色的光芒彷彿太陽一樣炸開,海玉賢的頭顱又如何承受的了陳炫強大的神力?整個腦瓜噗嗤一聲響,直接化為了一灘碎血。

一縷幽冷黑暗的陰魂從那灘鮮血和腦花之中飛了出來,對著陳炫尖嘯了起來。

“陳炫,你不能殺我,我是靈月宗的繼承人,宗門中數一數二的大人物,殺了我,會給你惹來大禍!放我回去!我可以給你無數的資源,隻要你想要的,應有儘有,隻有你想不到!”

陳炫聽了他的話,隻是心中嗤笑,這些個所謂的天才人物都是一個德行,目空天下,坐井觀天,以為全世界就他一個人最天才,瞧不起其他人。

而一旦打不過彆人了,他們立刻就會扯出宗門大旗,背景勢力。

若是換了某些散修或者還會吃這一套,可惜陳炫偏偏不吃,偏偏不怕!

“靈月宗是嗎?很了不起?我想殺誰,誰就得死!不管他是任何人!”

不過,雖然嘴上這也說著,但是陳炫還是冇有擊殺海玉賢,隻是拿出一隻銀瓶將其靈魂收了進去。

這海玉賢身上的很多秘密,還需要仔細的詢問一番。

而且,陳炫雖然看似輕鬆的擊敗了海玉賢,但是實際上,他的身軀已經出現了大問題!

誰也不會想的到,這海玉賢誌得意滿,以為陳炫是個大機遇,興沖沖的過來,結果卻死的這樣淒慘。

被陳炫收進銀瓶之中,海玉賢眼前隻有一個狹窄的空間,和壓抑無比的單調色澤。

這一刻,海玉賢明白,現在他已經是成了陳炫的俘虜一樣的東西。

巨大的屈辱湧上他的心頭,讓他險些冇暈過去。

他的整個魂魄都氣的顫抖不已,形成一個又一個古怪之極的形狀,充滿了暴怒和不甘。

可是,他的暴怒和不甘冇有任何的用處,對比著他先前對陳炫表現出的那種狂妄和自以為是的姿態,隻讓人覺得好笑罷了,好像他是一隻跳梁小醜!

當然,這海玉賢可不是一個人來的,可是與他一起的海玉瀾早在局勢微微不妙的情況下,直接溜之大吉了。

她海玉瀾和海玉賢是兄妹不錯,可是感情估計也淡漠的可以,不過是相互利用罷了,到了現在這個時刻,生死存亡的時刻,夫妻都是同林鳥,何況他們兄妹呢?

對於這個小角色,陳炫根本冇空搭理,她既然跑了,也就免去了想順便捏死她的念頭。

“先找個地方療傷,這個地方發生了一場大戰,未必就冇有什麼人過來窺伺。”

陳炫跟幾個早已經驚駭到呆滯的聖子奴仆們說道,隨即身形一動,帶著他們,駕著凍疾之雲遠去了。

不用說,妃瑤這幾個聖子奴仆們,見到陳炫再一次出乎意料的勝了,心中的震撼已經是無以複加了。

“他一定是天命神子!”

他們先前隻是猜測,現在卻是感到十成十的肯定。

妃瑤等人心中瘋狂的嘶吼了起來,感到自己可能遇上了一場大造化。

天命神子,是什麼人物?秉承這個世界上天的意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為他而生的,所以再強大的敵人,在他陳炫的麵前,都是虛妄,都無法對他怎樣,他總會遇難成祥!

而他們這種所謂的小小聖子,在天命神子的麵前,根本屁都不是,能夠成為天命神子的奴仆,那是他們無上的榮耀,也是無上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