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玉賢說罷,整個身軀突然爆發出一陣陣黝黑的光芒來!

光本和黑暗相對,但是此刻海玉賢身上卻發出了黑色的光!看上去極為的古怪。

陳炫可以清楚的看見,這種光是從海玉賢的骨骼之中發出來的。

此刻的海玉賢全身的骨骼都在煥發出這種黝黑的光芒,甚至他渾身的血肉都在這種黑光之下,顯得烏黑了起來。

這一切的變化,使得他整個人看上去已經不像是個人了,而是一具烏黑的骷髏!

一股邪惡至極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魔神骨玉?全身都是?”陳炫發出一聲驚呼,對眼前的情景感到不解!

魔神骨玉的品階等同於修為境界,下三等為紅色,中三等為紫色,上三等則是黑色。

魔神骨玉之中的魔神之力並不會因為使用者的溫養而增加,反而會因為使用者的煉化而逐漸的減少。

所以,冇有被人煉化過的魔神骨玉,品質力量比被人煉化過的魔神骨玉不知強橫了多少倍!

然而可惜的是,未經煉化的骨玉卻是霸道至極,就算是聖子級的天才,能啃上三塊那已經是極限,超過這個極限,人就會被魔神骨玉吞噬,迷失自我。

但是現在呢,陳炫分明看見這海玉賢全身上下都是漆黑的骨頭,這全都是上三等的魔神骨玉,都是不曾被他人煉化過的魔神骨玉!?

這根本不可能啊!

陳炫從海玉賢現在變化成的那黑色骷髏之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

而正如常理所言的一般,海玉賢這般變化之後理智漸漸喪失,雙眼紅的發紫,照出寸許長的暗紫光來,彷彿來自地獄的惡魔!

“桀桀!”海玉賢一聲怪笑,“能將本座逼到這個地步,到了黃泉之下,你也值得自豪了!”

這樣嘶吼著,海玉賢整個人化身為一道黑色的旋風,朝著陳炫撲擊了過來。

變化為這黑色骷髏之後,海玉賢的肉身之力,驟然暴增!

隻見他朝著陳炫猛撲過來,一雙手屈指如勾,化為利爪,利爪上閃爍著著血紅的光芒,一爪抓在陳炫的身軀之上。

一抓之下,陳炫那身鐵般的身軀居然都被其抓出了一道道極深的傷痕,而且這傷痕極為的古怪,呈現出一種漆黑之色,更有一絲黑氣從這傷口之中猛竄進陳炫的身軀之中大肆破壞。

感受到這黑氣的作為,陳炫頓時麵色一變,驚疑無比,“這黑氣……”

陳炫分明感覺到,這黑氣一進入他體內之後,他丹田之中鎮壓的那一抹黑色氣息突然暴動了起來,似乎想與這些黑氣彙合!

這兩種黑氣同出一源,甚至可以說就是同一種東西!

令陳炫慶幸的是,這從海玉賢神通之中鑽進來的黑氣,似乎品質遠遠不如他身體之中的那種,可以很容易的消滅掉。

當初陳炫在屠滅黎山天宮的怒煞塔據點的時候,被黎山天宮用陣法所傷,那大陣乃是利用一種詭異眼球製造而出,那眼球噴射出的黑氣,在他身體之中肆虐,一直無法根除,隻能夠暫時壓製。

後來那眼球被猥瑣雞吞下,更是讓猥瑣雞陷入了沉睡之中。

現在這海玉賢的攻擊居然也出現了這種黑氣,這之間到底有什麼聯絡?

“抓住海玉賢,逼問出這個訊息來!”陳炫擊殺這海玉賢之心更加堅定了。

隻不過這化身黑骷髏的海玉賢實在是強大的離譜,陳炫居然根本不是其對手,被打的節節敗退,遍體鱗傷,極為的淒慘!

“桀桀!小雜碎,現在感到絕望了吧,享受我的虐殺吧!”海玉賢聲音極為的沙啞,彷彿鬼嚎一般,發出得意的嘶吼,聽上去讓人有種不寒而栗之感。

在他的攻擊之下,陳炫的確是淒慘無比,被一次次拍飛,一口口金色的鮮血,彷彿不要命一般的噴出來。

陳炫整個人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起來,彷彿隨時都要死去。

“今天真的要完在這裡嗎?”

妃瑤等人見到天空之中的景象,一個個都是麵如死灰,感到了一股絕望!

他們已經是感到陳炫的氣息越來越弱,似乎已經快要啟動到奴印,威脅到他們生命了一般。

而那海玉瀾見到場中的情景,卻是心情越來越激動起來。

“這陳炫身上的諸多秘密很快就要被我們得到了……”滿眼瘋狂她甚至已經看到了自己修為突飛猛進,成為陣法界的泰山北鬥權禦天下的那一天了。

“陳炫,真是個好人啊!我們會永遠記得你的。”海玉瀾得意的笑了。

她的確會永遠記得陳炫,到死都忘不了這一天,隻可惜不是以她想象之中的方式。

因為場上已經是有一種他們絕對意想不到的變化發生了。

海玉賢藉助魔神骨玉,化身漆黑骷髏,魔氣森森。

他手指如同利爪,帶著寸許長的紅芒,極其陰狠霸道,每一下打在陳炫的身上,都能讓陳炫皮開肉綻,鮮血橫流。

他魔爪之中更是有一種黑氣竄進陳炫身體之中,將陳炫身軀之中原本就有的那一抹黑氣勾動了起來,大肆破壞陳炫的生機。

陳炫被其打的很慘,遍體鱗傷不說,體內更是被那黑氣肆虐出了大問題,連太陽神靈法都無法壓製住那些強烈的黑氣了。

海玉賢、海玉瀾他們已經是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陳炫的五臟六腑已經是開始在那黑氣的侵蝕之下,散發出了腐爛的氣息。

一股死人一般的氣息從陳炫的身軀之中瀰漫了出來,彷彿陳炫已經變為了一具剛從棺材裡挖出來的死屍。

“他完了。”海玉瀾心中冷笑。

而海玉賢紫色的雙眼之中也儘是得意之色,這一次,陳炫似乎冇有任何的活路了。

勝券在握,說的就是他們現在的想法。

很可惜,就在他們以為自己必勝的時候,異變發生了,一股灼熱的光芒從陳炫的丹田之中升騰了起來。

這種灼熱,彷彿九天神陽,彷彿聖光臨世。

自從陳炫修煉了太陽神靈法之後,他的身軀中的星月鍛體決就發生了一些變化,他一舉一動散發出來的都不再是從前那種溫和的星光,而是霸烈的陽光。

而此刻,他丹田之中散發出來的這種神陽一樣的光芒,就是他晉級時候的表現!

這霸烈的神陽之光,彷彿聖光一樣洗滌陳炫的身軀,在這種光芒的照耀下,一股股強大的力量從陳炫的丹田之中湧了出來,噴射到他的四肢百骸!

他終於將那火凰丹的藥力全部消化完畢,徹底晉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