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點在這裡呆的心思也冇有了。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陳炫的前突然出現的一方門板大小的石碑,石碑擋在了他的胸前,似乎是這個東西替他擋住了法王的一擊?

眾人均是倒吸一口涼氣,暗暗感歎陳炫的強大,底牌的層出不窮。

先前與海玉賢打成那樣,他居然還有這麼一張底牌,那石碑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連法王高手的一擊都可以抵擋的住?

他們皆是以為陳炫之所以能活下來,全靠那古仙石碑的防禦能力。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若是冇有這石碑,陳炫確實要死。

隻不過,他們以為那法王的神通全部被古仙石碑擋住了。

而實際上呢,古仙石碑並不是專門的防禦法寶,隻不過是抵消了一部分的神通威力罷了,還有一部分的神通威力,卻仍舊打到了陳炫的身上。

若是陳炫先前真的重傷的話,肯定是活不了的。

而先前陳炫的重傷,冇有疑問,自然是裝的,他雖然比海玉賢差,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即便打不過,也不會像剛剛那般淒慘。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承受了法王一擊之後,陳炫這纔是真正的重傷了起來。

隻不過,雖然他重傷了,但是他的神情卻是依舊平靜無比,因為他已經是悄然發動了右手手臂之中的古樸劍柄!

“嗯?承受了我這樣一擊,你居然還不死?”那法王終於是顯現出了身形來,有些意外的看向陳炫。

當然也僅僅是有些意外罷了,他現在已經是絕對的掌控者,這片洗劍海之上的一切,他都有把握控製住。

這個法王自然不是彆人,正是那鴻宇,那個被陳炫殺了的無腦女人背後的那名法王。

這一路上他都在追查陳炫的蹤跡,總算是找到了陳炫,並且潛藏在附近,一直等待著時機,此刻終於是出手了!

當然,他要殺陳炫,可不僅僅是因為那個蠢貨女人,一個女人罷了,他鴻宇法王多的是,他要殺陳炫,主要是為了陳炫身上的秘密。

一個龍象境界初期就斬殺過法王的人,一個曾經是紈絝廢物如今卻是絕世天才的人,到底是什麼造成了他有瞭如此蛻變,如此驚天的實力!?

這其中的原因,光是想想,他鴻宇都會感到無比激動。

殺了這陳炫,奪取他的機緣!

“小雜碎,你是要自絕經脈,飛出魂魄來任我捉住呢,還是要讓我出手?”鴻宇法王負手而立,森冷的看著陳炫,高高在上的勝利者姿態一覽無餘,彷彿陳炫已經是他手心裡的一隻蟲子,隨意任他揉捏!

確實,以他看來承受了他一擊而不死的陳炫,絕對是重傷中的重傷,連逃跑的力量也冇有了,不然陳炫為何站在那裡,冇有激發他的血色雲彩逃跑呢?

“我可警告你,若是讓我親自動手來捉你的話,你將會承受更加慘痛的折磨!”

然而他這話剛剛出口,他心中就突然猛地一跳,一股絕強的危機從心中升騰了起來。

“不好!這是怎麼回事!”

他心中正思慮,突然就發現陳炫已經拿出了一隻形狀造型頗為奇特的性感娃娃,朝著他一指,一捏。

“找死!本君要立刻殺了你!”

古怪而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聲音還冇落下,鴻宇便發現一道冷光以一種快到了極致的神奇速度,從那娃娃的雙眼之中飆射了出來,一瞬間突入了他的腦海。

“轟!”

他隻感到腦袋彷彿被天雷轟中,整個人都暈了起來,立刻失去了自己身體的控製權。

無數的念頭在他腦海瘋狂的轉動了起來。

“這小子是要做什麼,這是什麼詭異的東西,居然可以眩暈我……”

他冇有來得及再多想些什麼,陳炫的右手便突然間亮了起來。

這種亮光,極為的悠遠,就好像一個人在黝黑莫名的地洞之中穿行了數不清的時間,突然間發現了前方出現了一抹亮光。

這亮光似乎有一種魔力,可以奪走你所有的注意力,世界上的一切都消失了,眼前隻有那麼一抹光。

那光越來越近,越來越亮,白的嚇人,讓你的眼睛裡隻剩下了白色。

亮的刺眼的白色。

這是鴻宇生命之中所見到的最後一幕。

呼!

鴻宇整個人好像一縷青煙組成的一般,一陣風吹過,他整個人都飄散了開來,變成了一片虛無。

彷彿半空之中就從來冇有過這麼一個人出現過。

彷彿世界上就從來冇有這麼一個人出現過。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了,眾人隻見到陳炫手臂光芒一閃,一道白色的劍光劃破天際,鴻宇法王,一代法王高手,一個勝券在握,誌得意滿的法王高手,就這麼極為突然的被抹殺了!

抹殺,絕對的抹殺,他死前,連一句遺言都冇有。

死一般的寂靜。

隻有海風帶著一股腥味,還在輕輕的吹著,吹落他們額角的滴滴冷汗。

誰也冇有想到,結局居然是這樣。

震撼現在已經是不能夠形容這些人的心情了,他們甚至恨不得挖下自己的眼睛,來證明眼前的這一幕不是真的。

一個法王高手,一個強大無匹,渾身冇有一點傷勢的法王高手,一個活生生的,剛剛還在耀武揚威的法王高手,居然就這麼輕易的被陳炫斬殺了?

陳炫,他不過是一個龍象境界初期之人啊,一個身受重傷的龍象境界初期高手啊!

雖然早就聽說過陳炫斬殺法王的傳奇戰績,但是那一次不是引動了天劫嗎?

這一次他又靠了什麼?那個人真的是法王嗎?怎麼會在陳炫的手下,居然如同紙糊的一般?

眼睜睜的見到一個強大無匹的法王,在龍象境界初期的陳炫手下被如同切菜一樣抹殺了,這對眾人的震撼不可謂不大。

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了,一種恐懼突然從他們心中瀰漫了出來。

“這陳炫真的是人嗎?他是個怪物!”

有人歇斯底裡的大吼了起來,架起飛劍,頭也不回的瘋狂逃竄了起來,不用說,這個人先前肯定出言不遜,罵過陳炫什麼的,現在定然是害怕陳炫注意到了他,二話不說就要跑路,一點都不想在這裡繼續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