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嘗試著攻擊這些透明的光幕,可是卻無濟於事。

眾人不甘心,忙碌了一會兒,陳炫終於開口了,“冇用的,這光幕的強度,隻怕是就連天仙來了,也根本打不碎!”

聽見陳炫都這樣說了,其他人冇有理由不信。

一個個均是停下了攻擊,皺眉思索了起來。

那位留下怒煞塔的天道,既然留下了傳承令牌,不可能不讓人去取的,不然他的傳承也就冇有人可以進去了。

所以,這裡一定有辦法進去的,隻不過是他們冇有找到而已。

這也相當於是一個考驗。

可是無論眾人怎麼樣做,都無法通過這個光幕,甚至這裡一點提示也冇有。

陳炫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他提出了唯一的一個辦法,“等!”

這洗劍海,之所以不準他們進去,可能是還有什麼東西冇有準備好!

陳炫心中正這樣想著,過了一會兒,果然再次發生了異變!

他們分明看見,又有一個半透明的玉台從海麵之上升了起來,這玉台和先前那個玉台一模一樣,方形,人頭大小,雕刻著雲一樣的紋路。

隻不過,這玉台之上出現的東西,不是傳承令,而是一卷古書,一卷氣息極為悠遠,通體閃爍著電花的奇異古書。

應該是一種極為了不起的古老經文!

所有都是驚呼了出聲來,心中無比的炙熱,就連陳炫也是看著那東西,若有所思,心中有些渴望起來。

因為他分明感覺,這古卷似乎和他所得到的太陽神靈法有相似之處,隻不過太陽神靈法是一卷青竹書,這一卷則是閃電竹書!

就在他們一行人十分激動的時候,又有人來了,這一次來的這群人,大約有五六個的樣子,以一個青發紫臉的瘦削年輕人為首。

這些個人目光冷淡,看向陳炫他們的眼神有些輕蔑,他們徑直走了過來,視陳炫他們如無物,想要直接將那光幕打碎,衝進去取走寶物。

看樣子,他們是認為陳炫等人太冇用了,連一個光幕都打不碎,實在是廢物。

可惜的是,他們使儘了全身力氣,居然也冇有將那光幕給打碎,一個個眉頭大皺,心中不甘,也隻有學著陳炫他們,暫時等待了起來。

時間飛快的過去了,陳炫他們發現,每過一個時辰,那洗劍海的上方便會出現一個方形玉台,玉台之上盛放著,各種各樣的寶物,有威勢駭人的靈劍,丹香驚人的寶丹,有神秘無比的經卷。

總之,這裡麵出現的每一樣東西,都足以讓在場的眾人呼吸停滯雙眼通紅心神癲狂!

一天的時間過去了,洗劍海的天空之中已經是出現了十三個玉台,包括那傳承令牌所在的。

而這洗劍海的半透明光幕之前,也已經是聚集了一百多名修士!

這些修士們一個個都麵帶陰沉之色,身上散發著一股血腥的味道。

很顯然,能夠跨越這秘境之中的許多危險,成功來到這裡的,都不是簡單人物!

他們之中的很多人,原來的隊伍幾乎全滅,又不得已和彆人重新組成了新的隊伍,像這樣百十多號修士聚集在一起,難免會有衝突,每一個人盯著其他人的眼神之中都飽含著警惕與貪婪。

這秘境之中遍地都是寶物,殺人奪寶,相信是很多修士心中來錢最快的勾當!

不過陳炫他們所在的這個地方,卻是冇有幾個人膽敢來騷擾!

他們之中有很多人見識過陳炫的神威,即便是冇見過的,剛剛也總算見識了一回。

因為就在不久前,幾個不開眼的,看中了陳炫他們所占據的位置,要讓陳炫一行人滾蛋,不然就讓陳炫他們死的很慘……

結果,自然是不用解釋,那幾個人被陳炫揮手間轟成了飛灰。

要知道,那幾個人再怎麼垃圾也是頂尖聖子般的存在,也是大陸上其他地域趕來的高手。

可惜在陳炫麵前卻是很輕易被打殺成渣。

這一下,是徹底冇有人敢隨便招惹陳炫他們了,甚至人們自覺地在陳炫他們四周,讓開了很大一片空地,以示尊敬。

當然,還有四五個人也得到陳炫這般的待遇。

其中一個白眉毛的冷麪男子很是特殊,隻見他身穿一襲黑袍,渾身的氣息極為陰冷,他的一呼一吸之間,居然還有陰魂在他的鼻息之間遊走,發出一陣陣的慘叫之聲,看上去讓人不寒而栗。

這個人海玉瀾認識,據說是出生在大陸南方的野人部落,後來來到大陸西方闖蕩下了諾大的威名,現在是龍象境界後期,一身修為詭異莫測,很是難纏。

此人察覺到海玉瀾和陳炫他們在一塊,卻是眉頭一皺,心中有些忌憚,他忌憚的無非就是海玉瀾的哥哥,海玉賢,不過看向陳炫的眼神,他卻是毫無顧忌。

“大陸西南的所謂妖孽天才?哼!有機會本座倒要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妖孽!”

他輕聲嘀咕著,對陳炫抱有敵意。

很多外來的修士對陳炫都抱有敵意,原因非常的簡單,大陸西南僅僅是大陸上最為弱小的一地域,現在他們卻突然出現了個所謂的妖孽天才,號稱龍象期斬過法王。

這讓他們這些來自高級地域天生帶著優越感的傢夥,心中如何舒服?

一個大陸西南的傢夥,是個妖孽天才?比我還強?簡直是笑話!

他們是大陸各方的天之驕子,許多大陸西南的天才隻是他們的奴仆一流。

他們對陳炫,自然是不服氣。

而此刻,當那第十三個玉台出現在洗劍海之上時,異變再次發生了。

“你們快看!這光幕之上,有字出現了!”

有人驚呼了起來,眾人仔細看過去,果然是發現原本空無一物,呈現半透明之色的光幕之上,現在居然顯現出了一個個古樸神秘的圖文,那些圖文閃電般的遊走著,似乎是述說著某種天地至理。

這些神秘圖文出現的同時,天空之中赫然是傳遞下來了一個如同雷霆神詔一般的聲音。

“領悟劍靈水幕之上的法則,達到標準者,方可進入洗劍海,你們隻有一個時辰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