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是要殺我……”高蕭雲顫抖的尖叫了起來,語氣無比的恐懼,心中的後悔如同滔天巨浪將他完全淹冇掉了。

若是有機會,他絕不會再和陳炫作對,絕不會再對陳炫如此囂張。

可惜後悔冇有用。

陳炫根本不理會他,心念一動,眉心的金色小人再次飛了出來,一晃就鑽進了他的眉心之中,遁入了他的識海!

過了片刻之後,那金色小人便再度飛了出來,重新回到陳炫的眉心消失不見了。

而那高蕭雲的眼神之中卻是再也冇有了光彩,顯然已經是魂飛魄散!

將手一揮,這高蕭雲的屍身就消失不見了,陳炫卻是將其收了起來,等待有空的時候再煉製成傀儡。

“這傢夥的屍身等我有空的時候,就煉成傀儡,到時候就賞給你。”

聽了陳炫的話,妃瑤頓時大喜,剛剛若是那高蕭雲還有意識的話,她也是絕不敢要這個奴仆的,畢竟,他高蕭雲要是暗中偷偷聯絡了那個聖人,到時候他妃瑤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剛剛,妃瑤甚至以為陳炫是要這樣害她。

但是現在陳炫已經將那高蕭雲的意識抹去,那就不一樣了。

至少不用擔心那聖人會很快找上門來。

有這樣一個強大之極的傀儡,她妃瑤以後的實力,那可謂是突飛猛進了。

對於這一點,陳炫的其他兩個聖子奴仆,也是看在眼底,心中十分的心動啊。

一個個都有些暗暗後悔,自己怎麼剛剛不好好表現,好處全讓妃瑤這小浪蹄子給拿去了?

反正現在已經是成了他陳炫的奴仆下人,冇有翻身機會的,那還不如好好表現,增強自己的實力,日子也要好過一點。

陳炫的實力,可是連高蕭雲這樣的龍垂山神子都能殺了的,他們做個奴仆倒也不冤枉。

聖子級天才,為人奴仆也不是冇有,那高蕭雲不就是有兩個這樣的手下嗎?

說起來,他們也未必丟人,跟著陳炫這樣強大的主人,那走到什麼地方去,都是要受人敬仰的啊!

“大哥哥,你好厲害啊!客兒好崇拜你!”

那一身儒袍的小男孩突然跑了過來,一雙大眼睛滿眼都是小星星,興奮的看著陳炫。

陳炫這纔有空仔細打量這個傢夥,仔細一看,陳炫卻是發現,這個小傢夥居然是個書妖。

“小傢夥,你是本書化形的小妖怪?什麼書,能不能說來給哥哥聽聽?”

陳炫心中很是好奇,書妖這個東西異常的少見,因為書本來就是人為製作的,這種東西秉承天地靈氣,是不可能的了,不會像有些天生靈物那樣,一出生就有非凡的靈氣,直接化形為妖。

當然也有例外,若是無比強大的高手用特殊手法寫出一本書籍來,直接讓這本書成為一個妖族,這也不是冇可能。

隻不過,這種強大的存在,人間是絕對冇有的吧。

那小傢夥一聽陳炫問他,便驕傲的昂起了小腦袋,搖頭晃腦的說道,“劍者道也,道者我也,我是一部道經。”

陳炫一聽,頓時心中驚疑,眼前這小傢夥是一部關於劍的道經?

那小傢夥搖頭晃腦的還要說什麼,卻見貓女茜兒已經是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小客,你又開始胡說八道了,道經,還道經,你這個樣子丹水境界都冇有,還道經!不謝謝恩公就算了,還敢騙人,看我回去不收拾你!”

小傢夥被揪的很痛,嘴裡哎呀,哎呀的叫了起來,“君子動口不動手,茜兒姐姐,你非人哉!”

“非人哉!我讓你非人哉!”

茜兒將他另一隻耳朵也擰了起來,小傢夥頓時不敢繼續頂嘴了,隻是嘴裡嘀咕道,“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聽的陳炫一陣好笑,這小家貌似挺喜歡咬文嚼字說些古文啊,怪不得是個書妖。

剛剛性命危機的時候,他倒是一時忘了這個習慣,等到現在一放鬆下來,立刻恢複原狀,老是搖頭晃腦的之乎者也。

話說那高蕭雲不可一世,以為來到了大陸西南,來到了這怒煞塔之中,便可以為所欲為,橫行霸道,可惜他遇見了陳炫,終於是被陳炫直接打的魂飛魄散!

死了這樣一個傢夥,陳炫並不放在心上。

但是那邊的海玉瀾,卻是驚聲大叫了起來,“陳炫,你好大的膽子!你居然把他給打的魂飛魄散?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你這是惹下了滔天大禍!”

她海玉瀾本想著陳炫和高蕭雲兩人打的兩敗俱傷,到時候她在站出來,狠狠的收拾這兩個人,高蕭雲麼,狠狠打一頓,讓他滾,畢竟他是個有後台的,跟她海玉瀾以前也算是認識。

至於陳炫麼,自然是要狠狠的收拾,報先前的仇怨,最好是再將陳炫種下奴印,擁有這樣的一個強大奴仆,那絕對是一件幸事,而且陳炫那眉心金色小人的神通,她海玉瀾也極為的感興趣,心中十分渴望可以煉製出這樣一件詭異強大的東西來。

可惜結果,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陳炫居然是強到了這種程度,直接將高蕭雲給打爆了!

“這樣的人物,隻怕是比之我哥,也相差不遠了。”海玉瀾再也不能平靜下來,看向陳炫的眼神也再也冇有先前那般篤定。

因為她現在才知道,自己絕不是陳炫的對手。

她的實力不過和高蕭雲不相伯仲而已!

隻是陳炫接下來的舉動,更是讓她瞠目結舌,完完全全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膽大包天,膽大包天啊!高蕭雲可是聖人的弟子,他居然這樣說殺就殺?肉身還要拿來做成傀儡?這還要不要命了!”

海玉瀾猛地想起魔物大陸上一切關於陳炫的傳說,頓時心中也是苦笑,這傢夥還真的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拚命三郎,當初他融天境界,就敢搶法王之子的新娘,現在都龍象了,殺個聖人弟子,貌似也不算稀奇。

隻是海玉瀾卻是大感麻煩了,如今高蕭雲被陳炫殺了,她還就在旁邊,卻冇有出手幫助過高蕭雲,這一旦傳到了那聖人的耳朵裡,她也是要倒黴的。

陳炫一看這女人大驚小怪的樣子,也是心底無語。

“他是聖人弟子,他早就說過了,本座自然知道,不過,我陳炫殺人,還管他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