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想到葬靈山脈之中也有古墓秘境!”陳炫再次振奮的歡呼。

古墓秘境的本源可追溯到洪荒時期,洪荒時期,仙族主宰大地統領萬千種族,他們修為強悍無比,反手間就可以打碎空間,在玄之又玄的位麵,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秘境。

而這些秘境,在本質上並不屬於陳炫所在的這個世界,但是在陳炫這個世界中,人們卻可以在特定的時間,特定地點,以玄之又玄的方法,進入到這些秘境之中。

秘境之中包涵了洪荒時期仙人的遺力,能對進入秘境的修真者產生絕對的壓製效果。

時間流轉,秘境之中的秘寶已然早已被世人奪空,獨留這些空蕩蕩的秘境。

由於秘境開啟的時間與地點幾乎是固定的,於是,害怕祖墳被盜之人則將其用作墓地,存放先人遺骨,久而久之,這些存放逝者的秘境,便被世人稱之為古墓。

時過境遷,當這些古墓的後人斷卻香火後,這些古墓便再次成為無主之地,其中的陪葬之物又重新被世人所惦記。

魔物大陸,大陸西南,真武院,神劍堂。

神劍堂中的每一座殿堂上都的倒插著一口巨劍,彰顯出淩厲氣勢,就在這些殿堂的後方,有著一座猶如利劍倒插入地的孤峰。

這座孤峰之上彙聚了一座宏大的法級下品陣法,瘋狂汲取著周邊的天地靈氣,這些靈氣彙集到山中的一座深幽古洞,成為一處閉關修煉之所。

能夠施展出一座法級下品的聚靈陣,並且覆蓋住整座孤峰,能有此實力的人,想來除了那位神劍堂堂主便再無他人。

不過,此時在那深幽古洞中走出來的人,卻不是神劍堂主,而是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一身灰衣,身背闊劍,臉龐如刀削斧劈般棱角分明,周身散發出強烈的劍氣。

他整個人,就好像一柄至強的劍!

“楚雲師兄!你終於出關了!”一個人影快步上前,迎接著那背劍的青年,赫然是十天前被陳炫用法寶打得屁滾尿流的景楓。

但是還冇有臨近,景楓就被楚雲身上散發出的可怕劍氣一衝,身軀猛地癱軟下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再望著背劍青年的時候,景楓臉上頓時瀰漫了驚恐

“這是……天地劍體的氣息!楚雲師兄不愧是我神劍堂最強弟子,居然在短短十天內,煉成了天地劍體這一戰技!”

在其身後,眾多神劍堂的弟子也一併上前,都在楚雲麵前垂首,露出敬畏的神情。

“景楓,我交代你的事情可辦妥了?”楚雲眼神如劍,刺得景楓身心劇顫。

景楓艱難的抬起頭來,恭敬道:“是,按照師兄的意思,我已經向素心堂發出結盟邀請,可是素心堂有個新晉弟子叫陳炫,這廝猖狂跋扈,還以許多寶物收買人心,可惡至極……”

想起當日在素心堂被陳炫用法寶收拾的那恥辱的一幕,景楓臉上閃出猙獰。

他低著頭,一把鼻涕一把淚,可憐巴巴的訴苦,最後把陳炫給的赤練五行鎖拿出來,給楚雲獻了上去。

“砰!”景楓話還未落,突然一尊靈力巨掌怒拍而來,抽得他當場發懵,滿口碎牙狂吐出來。

本來十天前他的牙齒已經被自己打得所剩不多,現在更是被楚雲這一巴掌全部打碎了,血水從口角溢位來,真正成了無齒下流。

“廢物!”楚雲凜然斷喝“居然被一個靈動境界的新晉弟子打得如此狼狽,簡直是丟儘了我神劍堂的臉麵!”楚雲怒髮衝冠,抓起赤練五行鎖打量一眼,這赤練五行鎖,倒也在靈器中位列前茅,這個陳炫,有點來頭。“走!你們隨我出發,此次古墓秘境的驚世秘寶,我楚雲勢在必得!”

楚雲話落,周身湧出靈力漩渦,化為劍氣凝聚腳下,往院外飛馳而去。

神劍堂十來名奪命境界中期左右的記名弟子,一併踏上靈劍跟隨而行。

而此時此刻的素心堂,在陳炫的修煉室中,陳炫睜開雙眼,隨即便起身走向素心大殿。

此時,傅雪晴等六位師姐都已經聚集在殿中,看見陳炫神采奕奕,悠然走來,眾位師姐都是詫異的打量著他。

“看來小七你這幾日修煉,似乎有不少收穫?”

傅雪晴讚歎一聲,在眾人當中,她的境界最高,感知力也最強,在陳炫走進來那一刻,她便感覺到他步伐沉穩,氣息內斂,靈力比起當日剛至素心堂之時更渾厚幾分。

“我隻是感到靈力更加順暢了而已,修為還隻是靈動境界巔峰,寸步未動。”陳炫謙遜的說道。

“好了,進入古墓秘境之後,你們便緊隨我左右,任何人不得擅自離開。”大師姐傅雪晴說完,便喚出了一艘靈舟,於是,素心堂一行七人便架著靈舟向著葬靈山脈飛渡而去。

魔物大陸,大陸西南,葬靈山脈內部。

在葬靈山脈中出現的秘境之門被一道法陣結界封禁,結界內部風雷滾滾可怖至極。

透過結界仔細看去,則見那電海之中有一座古老的石門,石門之上刻錄著無數不知其意的古樸字元,看上去神妙之至。

陳炫一行七人架著靈舟,落於古墓結界之外,此時神劍堂的人早已等候多時。

“楚雲師兄,是素心堂的人來了。”景楓站在楚雲身後,第一時間看到了陳炫,眼神中露出無比的陰毒,更多的是幸災樂禍之意,心道有楚雲師兄在,看你還如何囂張!

一行七人降落下,頓時成為場中的焦點,而作為素心堂唯一一個男弟子的陳炫立即吸引來了神劍堂眾弟子奇怪的目光,這種另類的萬眾矚目,讓陳炫暗感無奈。

不過這也是冇辦法的事,誰叫他是曆史上素心堂唯一一個男弟子呢。

“雪晴師妹,你們總算來了,我楚某人已是在此恭候多時了。”

正在此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將幾位師姐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陳炫循聲望去,則見到一個身背闊劍的灰衣青年龍行虎步,帶領十幾個的高手閃現而來。

在那青年身旁,他赫然看到了景楓。

“讓楚雲師兄久等了。”傅雪晴簡單一句客套,接著道:“我素心堂答應與你神劍堂結盟,楚雲師兄有什麼計劃不妨說來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