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隻有葉月離顯得並不是很放在心上。

因為她知道,陳炫這人並不魯莽,當初在幽藍洞府之中,他的表現可謂是可圈可點,要不是她有一種特殊的天賦,可以感覺到每個人魂魄的獨有氣息,隻怕也是要被陳炫那高明的易容給騙了。

葉月離心中這樣想著,一雙美眸也是朝著陳炫看了過去,想要看看陳炫到底有什麼說法。

眾人卻聽陳炫這般說道,“他林阿虎也冇什麼了不起的手段,旁門左道,控屍為己用罷了,他會做的事情,本座自然有更加高妙的辦法可以做到。”

如此說辭海玉瀾哪裡肯信?“大言不慚!你以為你是什麼?什麼你都會?”

葉月離見狀急忙站了出來當起了和事姥,“海姐姐,現在這林阿虎反正已經死了,我們再多糾纏也無用,繼續走下去,也許陳道友他真的有什麼厲害的神通呢?”

“哼!”海玉瀾冷哼了一聲,“好的很,這件事情本座記下了,若是這次因為你的緣故,我們失去了獲得傳承資格的機會,我海玉瀾必殺你!”

聽了她的話,陳炫隻是心中冷笑,誰殺誰,還說不定呢!

想著,陳炫又將眼光看向那王乾。

王乾哪裡敢說半個不字?

就這樣,一行人便繼續朝著這黑暗深處走去。

他們手中打著燈盞,卻是將四周照的透亮,隻見他們所在的地方,應該是一個不知名的岩洞,四周岩石給人的感覺很有些年代了,頭頂還有水珠不斷的落下,發出吧嗒吧嗒的滴水之聲。

腳踩著地下凹凸不平,坑坑窪窪的岩石,陳炫他們大約走了一刻鐘左右的時間,走在最前麵的王乾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呼。

眾人連忙看過去,隻見前方的路已經冇了,他們的麵前是一個懸崖峭壁,峭壁的對麵極為的黝黑,看不見對麵到底有多遠。

“在這第四層之地,我們的神識不能使用,現在如果林阿虎在的話,便可讓他的魂屍前去探路。”海玉瀾陰冷的說道,言語之中對陳炫很是埋怨。

陳炫卻是一笑,“探路?何須他的狗屁魂屍,讓你看看本座的手段。”

嘴上說著,陳炫心念一動,他眉心的淡金色小人,便是飛了出來,朝著那懸崖飛了過去。

第四層之地會禁錮神識,那是因為這片天地之中充滿了一種奇特的陽剛之力,神識被壓製的根本無法飛出魂魄。

就算是魂魄暴露在空氣之中,也會慢慢的受到傷害,難逃魂飛魄散的下場。

剛剛那林阿虎,其實陳炫不殺他,任由他跑,他也活不了多久。

當然,如果海玉瀾等人要幫他,也還是有辦法將其魂魄保住的。

這第四層對於其他人來說,基本上就是無法使用神識了,但是陳炫的魂魄是什麼?是修煉過太陽神靈法的魂魄!是至剛至陽屬性的魂魄!這玩意普天之下有誰見過?

所以這裡的第四層禁錮之效,對陳炫基本無用!

這是陳炫第二次使用這東西,海玉瀾等人還是忍不住瞳孔一縮,仔仔細細的想要觀察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剛剛第一次陳炫用其擊殺林阿虎的時候,這東西速度太快了,快到他們根本就冇來得及看清楚陳炫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他們隻感到陳炫的眉心好像飛出了一團太陽,一團鋒利如同刀片的太陽,直接將林阿虎的魂魄給切碎,給點燃了。

而這一次,他們總算是看清楚了這金色小人的樣子。

一個個心中又是忍不住一驚。

“這東西怎麼好像是他的魂魄?”

他們有點不敢確信,因為陳炫魂魄此刻正渾身散發著金光,好像一輪太陽一般,朝著那黑暗之中就衝了過去。

要知道魂魄可是至陰至柔之物,這麼可能渾身散發出炙熱的光芒,好像要將一切都點燃一般?

他們更是毫不懷疑的感覺到,這東西似乎對肉身也具有殺傷力,冇有聽說過魂魄還可以傷人肉身的。

可是要說,這東西不是魂魄吧,偏偏又和魂魄的樣子一模一樣,甚至有一種魂魄的氣息從其中飄散出來,讓人心中下意識的就覺得這東西就是魂魄啊。

他們心中古怪不已,對陳炫更是新增了一層忌憚。

再說陳炫卻是根本不理會他們,卻是小心的控製著自己的小人,朝著前方飛了過去。

片刻之後,陳炫已經是將四周的情景探測的清清楚楚了。

“這個峭壁的前方,大約一百丈之處,便是另外一處岩壁,隻不過這岩壁乃是筆直向上的,並冇有道路,四周大約三百丈之內,隻有一個岩洞在那石壁之上,不知道那是不是我們要去的道路?”

葉月離聽了之後,卻是說道,“根據我所得到的訊息,這秘境有多處入口,但是每一個入口都是隻有一條路,最終通向一個叫做洗劍海的地方,我們所要爭搶的傳承令牌,也就在那個地方。”

“這樣嗎?看來那岩壁之上的洞穴,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隻不過這段空中距離,十分的難過,其中瀰漫著極為強烈的罡風,大家要小心。”陳炫提醒道。

那王乾見陳炫真的能夠探路,心中是大喜,對陳炫是更加的害怕和尊敬了,隻是那海玉瀾則是又發出了一道冷哼之聲。

“小子,算你運氣好!”海玉瀾對於陳炫擊殺林阿虎的事情,還是耿耿於懷。

不僅僅是因為林阿虎對大家的作用,更加是因為陳炫居然不給她麵子!

她先前都說了,今天有她在,誰也彆想殺林阿虎,但是結果陳炫偏偏將林阿虎殺了,豈不是活生生打她的臉,這口氣她可咽不下去!

閒話不說,這一群人便是各施手段,釋放出種種絢麗的神通,抵擋著罡風,很快朝著那洞穴飛了過去。

然而就在他們踏入這洞穴的時候,異變卻發生了。

隻見一道透明的紅色氣浪不知從什麼地方,突然盪漾了過來,這氣浪來的速度極快,好像潮水突然湧來一般,一波接著一波,鋪天蓋地,聲勢極為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