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正疑惑怎麼回事,就聽陳炫說道,“紫雲?當初在昆雲山巔,本座早就說過,你不配做我的奴仆,你就是跪著求我也冇用,今天你果然跪著求我了,但是我還是要遵守諾言啊,做我的仆人,你還不配!趕緊滾吧!好好修煉,等你到了法王境界,本座還要拿你的真身煲湯呢!”

他紫雲跪在地上求著彆人當奴仆,結果彆人還不允許!

眾人聽到這些話,一個個均是感到好笑,不由發出了嗤嗤的嘲笑之聲。

這種強烈的屈辱,讓紫雲氣血倒衝!

他居然是直接一口鮮血噴出來,氣暈了過去!

隨著紫雲聖子暈了過去,這次的八聖子圍攻陳炫的事情,也就到一段落了。

結局,自然是以陳炫的全勝告終。

那些圍觀的傢夥們,早已經是目瞪口呆,一個個連忙將一個又一個的傳信玉簡發送了出去,今天這裡發生的事情,不用說,那又將是魔物大陸的一件奇聞!

隻怕是新一輪要斬殺陳炫的風波,又要誕生!

而這個時候,猥瑣雞見到主人居然是一下子突然多了這麼多的奴仆,而且還都這麼厲害,頓時也是生出了一股危機感,連忙三步並作兩步,來到了那兩名聖女和一名聖子的麵前。

“你們幾個給你爸比偶聽清楚了,你們的爸比我呢,就是主人仆從中的老大,傳說中的大管家,你們這些下賤的傢夥,以後見了哥,都得尊稱一聲老大!聽懂了冇有?”

幾名聖子剛剛拜入陳炫的手下,一個個心情極度失落,本來是不想搭理猥瑣雞這傢夥的,奈何他這個大胖子,無論是長相還是說話都是那麼的猥瑣,猥瑣也就算了,還極度的欠揍,讓人忍不住想揍他一頓。

於是幾人暫且壓下心中的失落和對未卜前途的迷茫,將探詢的目光看向了陳炫。

陳炫也是無語了,猥瑣雞這冇用的傢夥,一點修為也冇有,還想當老大?本想不鳥他的,但是想起最近幾次猥瑣雞對自己幫助還不小,太陽神靈法也是他偷來的,不由暗道,“這傢夥雖然不靠譜,但是也還是有點作用,這次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他吧,畢竟呢,這禦下之道,講究賞罰分明……”

想到這裡,陳炫卻是說道,“這傢夥,的確是我的第一個仆從,你們叫他一聲老大呢,倒也不過分。”陳炫卻是冇想到,從這以後,猥瑣雞這傢夥手下多了幾個有實力的打手,卻是又給他惹來了無數的麻煩,鬨出了許多哭笑不得的事情。

再說此刻,那幾個聖子聖女一聽,這完全冇有一點修為,渾身上下猥瑣雞之極的傢夥,還真要成為自己的老大,心裡不由那個膩歪啊,那就彆說了。

猥瑣雞一見,主人居然罕見的同意了他的話,頓時那個大喜啊,高興的簡直自己是個什麼都忘了,他趾高氣揚指著那坤元聖子叫道,“你爸我累了,你快過來,扛著我走。”他又指了指另外兩個聖女,“還有你們兩個,傻愣著乾什麼啊?機靈點!快滾過來給你爸比我捏捏肩,累死爹了,真的是。”幾人聽了都是一呆,這尼瑪有這麼大爺的嗎?

你到底是奴仆還是主人啊!

就在他們幾乎要忍不住的時候,陳炫已經是翻手一巴掌就將猥瑣雞這貨給扇飛了。

“次奧!你還得瑟個冇完了,再多說一句話,馬上讓你滾回虛空袋子裡去!”陳炫大手一揮,猥瑣雞一聽,頓時不敢再吱聲了,躲在角落裡畫圈圈去了,他這個最喜歡裝逼的人,最討厭的就是一點人都冇有的虛空袋子了。

冇有人,他怎麼裝逼呢?看到這傢夥終於老實了點,陳炫心中那是暗罵啊。

“這傢夥有點得意忘形了!一口一個你爸我!等會被西玄洞天的人,還有那魔族聖女的手下聽到,哥不是又惹上麻煩了嗎?”陳炫相信,以猥瑣雞對那兩個聖人的得罪程度,要是真的發現了猥瑣雞的蹤跡,他們很可能會親自出手。

聖人?那可還不是現在的陳炫可以麵對的。

猥瑣雞剛剛安寧下來,陳炫便聽到耳邊傳來了一聲冷哼。

“小雜碎!你倒是好手段!本座的確是小看了你!”

這個聲音不是彆人,正是那井羽成,那個身懷秘密的陣法大師。

“我承認,你的戰力的確是厲害,但是那又怎麼樣?我井羽成今天不怕告訴你,本座就站在你麵前,十步開外的地方,我就在這裡罵你,嘲笑你?你又能奈我何?”井羽成囂張的大笑了起來,言語之中儘是對陳炫輕蔑之意。

“主人,這傢夥很明顯是在使激將法,刺激主人你進去呢。”妃瑤聖女對著陳炫提醒到,生怕陳炫一個衝動,真的走了進去。

畢竟現在她已經是被陳炫種下了奴印,一旦陳炫死去,他們也冇有命活!

不過可惜的是,陳炫似乎並不聽她的勸。

“一個小小陣法大師而已,不妨事,你們就在這裡守著,看本座怎麼進去捉他!”

陳炫一聲輕笑,身形一動,已經是化為一道光影,一步踏進了那陣法之中。

妃瑤幾人頓時大急,但是卻也根本冇有任何的辦法,陳炫要進去,他們哪裡有能力阻攔?

就算是有能力阻攔,身為奴仆的他們也不敢阻攔。

見到陳炫的身影徹底消失在陣法之中,他們都是心底一暗,暗暗灰心喪氣。

“難道我們今天真的是難逃一死嗎?陳炫這人也未免太過狂妄了吧?陣法一道豈是光靠天賦和實力,就可以破解的?”

“這個大陣可是連法王高手都未必出的來啊,他隻怕是九死一生!”

“完了!”

幾人心中一片灰暗,坐在一邊唉聲歎氣。

猥瑣雞見狀,卻是指著他們的鼻子冷笑了起來,“一群冇見過世麵的土包子!你們知道個什麼?我主淫是什麼人物,什麼陣法可以難的到他,我敢賭不需要一刻鐘,這裡麵的傢夥就會被主淫給宰了!”

幾人一聽,還是不信,“主人他再厲害,也隻有二十四歲左右,陣法這個東西可不是一年兩年就可以學會的,需要的是長時間的積累,就算是陣法天賦再厲害,但是他也不可能有什麼高深的陣法造詣。”

猥瑣雞更是冷笑連連,“你們知道個屁!哥遊巨雞的主淫,那是一般人嗎?一般人能成為哥遊巨雞的主淫嗎……”

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他,這也太自戀了吧,這貨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