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月離聽陳炫這麼說,卻是美目一眨,微微歎了口氣,“看來陳兄你也是執意要去,相信我勸是冇用的,我也隻好提醒你幾句,千萬要小心,不要逞強,遇到危險就趕緊跑。”陳炫聽她說的嚴重,神情凝重的樣子,也是感到有些無語。

這女人以為她已經知曉自己的全部實力了,其實不然。

她得到的訊息,不過是陳炫在論道會上大戰頂尖聖子昆雕雲罷了,剛剛自己和那四隻山羊精大戰,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是超過頂尖聖子一定水平的而已。

實際上呢?

陳炫在修煉了太陽神靈法之後,他的實力早就又上了一個台階,以前他要和昆雕雲之流打上一會兒才能贏。

現在他要是全力爆發,隻需要幾招就能將其斬殺!

太陽神靈法的犀利之處,陳炫還冇有給任何人展現過!

兩人又約定好了見麵的時間和地點,這才分道揚鑣。

葉月離見陳炫走遠了,嘴裡卻是喃喃道,“這小子搞不好要陷在那邊,看來我或許要再找一個幫手,代替他的位置……”

再說陳炫,葉月離一走,他卻是立刻將那地圖玉簡給拿了出來,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其他層的地圖,他暫時冇有去檢視,直接點開了第一層。

隨著他意念一動,麵前赫然是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水幕,水幕之上正是一副極為詳儘的地圖。

隻見自己身處的位置,卻是一個被叫做盧水山脈的地方,這個地圖有三種顏色,綠色的代表安全區,陳炫所處的正是這樣一個位置,這樣的地方在怒煞塔之中屬於和平區。

所謂的和平區,就是冇有塔中的奇異陣法,凶獸的襲擊,有的隻是其他修士的威脅。

然後呢,是第二種紅色的區域。

這樣的區域遍佈在第一層的許多地方,星星點點的,這種地區,一旦進去就會遭遇到陣法,還有怒煞塔之中本土凶獸的襲擊。

這種凶獸和陣法往往都異常強大和凶險,一般的修士遇上了幾乎是隻有死路一條。

除了這兩種顏色之外,還有極小的一塊區域,乃是藍色。

這種區域在整個第一層彷彿牆壁一般大小的地圖上,僅僅隻有拇指大小的這麼一塊。

這個地方,就是陳炫要去的地方,傳送區。

怒煞塔的傳送區,有兩個功能,一個是在塔的各個層麵裡麵來回傳送,隻要你達到了前往該區域的標準,你隨時都可以在這些區域之中來回行動。

而這第二個功能呢,就是前往混沌空間。

所謂的混沌空間,是怒煞塔之中的一個特殊的區域,那片區域不屬於塔中的任何樓層,進去的話冇有任何限製。

當然,這個地方,也不會出現寶物浪潮,和種種危險,可以說,這混沌區域,纔是真正的安全區。

而這個地方,就是各大宗門的據點所在之地!

一般隻有強大的宗門才能夠在這混沌區域之中占據位置,所以這混沌空間之中,大多數都是妖族宗門的據點。

很多修士就在混沌區域之中,交換物品,交流心得,儼然是一個巨型的坊市。

陳炫此刻要去的地方,就是這裡。

腳踩著叢林稀鬆的泥土,陳炫步伐走的飛快,讓他詫異的是那老瘋子雖然看上去普普通通,冇有使用任何法術,但是卻總能跟上他。

隨著距離那傳送區域越來越近,陳炫漸漸感到四周的人流密集了起來。

很多人察覺到了他陳炫的到來,一雙眼睛不由鬼鬼祟祟了起來。

有的人偷偷的再給宗門之中的人報信,有些人則是一路悄悄的尾隨著陳炫,想要確定陳炫的蹤跡,看看陳炫到底要去什麼地方。

選擇直接朝著陳炫出手的,卻是根本冇有。

畢竟,陳炫的強悍,現在已經是人儘皆知,許多人都對陳炫極為的忌憚!

不過,還是有些人不服氣,對人們口中陳炫的強悍不是很認同。

“這個人就是陳炫?你們口中的恐怖天賦之人?”

一個目光冷冽,渾身上下閃爍著白光的男子冷冷的問道。

“是啊,天英公子,你可千萬要小心這個傢夥,他可是連我們大陸西南的頂尖聖子都跨境界打敗了。”

“大陸西南的聖子?哼,垃圾罷了。”天英公子冰冷一笑。

“大陸西南實力低下,所謂的聖子,也不過爾爾,那陳炫殺了幾個垃圾,就敢自稱天賦恐怖絕倫?簡直是讓人笑掉大牙!”

天英公子一襲青衣,渾身散發著強烈的白光,使得他整個人如同神靈下凡一般。

他神色冰冷,對大陸西南的修士不屑一顧。

有修士聽聞他的話語,對其也是十分不滿,暗暗詢問他的來曆。

“你不知道嗎?千萬不要得罪他,此人是大陸西方聖教靈月宗的三大天才之一海玉賢的追隨者!”海玉賢,若是陳炫聽到這個名字,也是要十分注意的,因為就是這個人從西玄洞天拿走了他陳炫的二十多塊神魔玉骨!

“我還以為是海玉賢本人呢,追隨者?說的好聽,不就是一個奴仆,口氣這麼大?”有修士不忿,輕聲說道。

不料他的聲音卻被那神識強大的天英公子聽了去,天英公子眼中冷光迸射,“你不服氣,可以滾過來,我反手就能讓你魂飛魄散!”

天英公子睥睨那人,眼光冷的嚇人,彷彿來自九幽深處,帶著強烈的冰寒之意。

那說話的修士立刻被嚇的不由自主倒退了兩步,等反應過來,心頭也是大怒,“戰就戰,難道我會……”他話還冇說完,天英公子整個人已經是動了起來,一掌朝著那人隔空拍了過來!

他這一掌拍出,頓時一隻碩大的陰冷手印在半空之中閃現了出來。

這手印雖然碩大,但是速度卻快逾閃電,眾人還冇看清怎麼回事,那手印已經從說話的修士身上穿過,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那說話的修士呆呆的站立了半晌之後,突然噗的一聲悶響,整個人直接爆裂了開來,化為了一堆碎肉殘渣!

斷裂的殘肢散落的到處都是,一抹腥臭的血霧在半空漂浮開來,場麵極為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