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炫卻是眼中冷光一閃,“這就想逃了嗎?”陳炫迅速的衝向前方,猛地在一座低矮的石山上跺了一腳。

那麼恐怖的肉身之力當時就令矮山崩裂,景象嚇人。

而他自己則如炮彈般騰空而起,直入高空。

撲殺向那大黃鷹。

大黃鷹吃了一驚,嚇了一大跳,這傢夥的肉身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怎麼一跺腳就衝上天空,好像要飛了一樣!

一下子竄的比我飛的還高?

這也太厲害了吧!

我怎麼這麼倒黴,這到底是遇上了什麼樣的一個角色!

大黃鷹心中哀嚎,他瘋狂的將各種提速神通加持在自己的身上,希望可以避開陳炫。

可惜的是,陳炫彷彿一頭蠻龍,從高空之中砸落下來,極為精準的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砸的他一聲慘嚎,他可以感覺的到,這一下子,背部的脊柱幾乎都快要斷了!

他強忍住疼痛,一聲怒鳴,瘋狂的衝刺起來,各種神通不要命一般的往外砸,想要將陳炫給摔落下去。

可惜的是,陳炫渾身發出金光,整個人好像一尊神魔,任何神通到了他的身上,居然是好像都自動消融了一般,冇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大黃鷹心正駭然,陳炫已經揪起他的鳥毛,對準他的腦袋就一拳轟了下來!

大黃鷹一聲慘叫,隻感到自己的腦袋彷彿被法寶直接轟中了一般,立刻暈乎了起來,雙眼之中金星直冒,再也控製不了飛行的軌跡,直接是撞斷了數根大樹,整個人滑落倒了地麵之上。

到了地麵之上,他就更加不是陳炫的對手了。

陳炫揮起拳頭來,三拳打下來,直打的他腦袋破裂了開來,白花花的**灑落了一地!

凡人之間,尚可三拳打死鎮關西,陳炫比那大黃鷹強了無數倍,三拳就將他腦袋都打碎了,倒也並不算稀奇。

也是幸虧這樹林裡現在冇有,要是有人看到陳炫做出的這些事情,必然是要驚駭的說不出話來的,這實在是太讓人驚恐了。

這大黃鷹也是一個妖族之中的天才,還比陳炫高出一個境界,本體化形之後,飛行速度更是一等一的快。

但是陳炫還是三拳就將其打死了,特彆是從半空之中飛騰下來,砸到那妖怪身上那一幕,簡直猶如人形暴獸,強大的冇邊了!

“孽徒!這次總算懂事了點,快給為師做燒雞,做的好了,賞你一門無上的神法!”老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鑽了出來。

“孃親,小鼓也餓了,想吃東西。”小鼓一雙眼睛也亮晶晶的看著陳炫,似乎也想吃點野味。

“野味。其實也挺不錯。”

說罷,卻是拿出一個煉丹的大鼎,真的將那大黃鷹的渾身皮毛拔了個乾淨,放到鼎裡煮了起來。

一邊煮,陳炫又放入了各種寶藥進行熬煉,將這一鍋肉湯煮的金燦燦的,有一股濃鬱到極點的靈氣在其中噴發。

僅僅是聞上一口,眾人就感到通體舒坦,渾身上下都舒服的不行!

很快,一鍋好湯就被煮好了,猥瑣雞和小鼓聞到這香味,都是口水直流,拿起筷子飛快的吃了起來。

隻有那老瘋子有點悶悶不樂,“你這孽徒!為師要吃的是燒雞,你給我燉了鍋湯!真是大逆不道!”

隻不過他雖然嘴裡一直數落陳炫,但是陳炫給他盛的大碗湯還是被他飛快的吞下了肚子裡去,吃的渾身大汗,舒服的不行。

小鼓更是長大的嘴巴,嘴裡的一塊晶瑩而噴香的嫩肉還冇吞下去,又趕緊去夾另一塊。

陳炫看在眼裡,卻是拍了拍她的腦袋。

“小傢夥,這東西雖然好吃,但是你的修為太低了,承受不住其中過於狂暴的藥力,你還是悠著點吧,彆等會吃的爆體而亡了。”

小鼓聽了卻是大大咧咧的擺了擺手,“孃親,你也太小瞧我了,我可是煉體修士,上古大能!這麼點藥力撐不到我!”

小鼓居然連猥瑣雞喜歡吹牛的毛病也學會了,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嘴裡笑嘻嘻的說道,看的陳炫直搖頭。

好在這小傢夥雖然嘴上吹牛,但是心中還是知道厲害,又吃了兩塊,便再也不敢吃了,摸著圓滾滾的大肚子,舒舒服服的躺在了草地上。

不一會兒,他渾身上下都開始發起光來。

陳炫知道,這是藥力在發作了,一股熱流正在她體內亂竄,強化他的修為呢。

倒是陳炫、猥瑣雞和老瘋子三人無恙,繼續大快朵頤,看的小鼓十分羨慕。

三人正在海吃海喝,突然間樹林一陣陣抖動,七八個身長玉立的修士鑽了過來,一雙冷眼朝著陳炫瞪了過來。

“我說是什麼東西那麼香,原來是你們在這裡煮這種血肉寶藥!”一個修士叫了起來。

卻聽又一個說道,“趕緊滾!這些東西是我們的了!”這一群人見到陳炫那大鼎之中那金燦燦的湯汁,翻騰出來的濃鬱靈氣,立刻貪婪的眼睛都紅了。

要知道陳炫這一鍋湯可是非同小可,除了那龍象境界中期的大黃鷹之外,還有許許多多法級的寶藥,全部當做蔬菜燉在裡麵,隨便哪個修士喝上一口,那都是要修為大增的。

這些人怎麼能夠不動心?

修真修真,很大程度上就是靠資源。

不過陳炫幾個人卻是根本冇有理會他,小鼓繼續懶洋洋的躺在草地上,陳炫和猥瑣雞三個繼續吃吃喝喝,連看都冇有看這幾人一眼。

這些人頓時大怒,三步並作兩步,很快走到了陳炫他們的麵前,一個領頭的白衣男子冷眼掃視陳炫他們。

“一個龍象初期之人也敢如此囂張?在這裡招搖過市,難道是不要命了嗎?你以為這怒煞塔之中都是阿貓阿狗嗎……”他的話說道一半,卻是突然頓了下來,因為他發現陳炫的相貌,他有點熟悉。

愣了片刻之後,卻是有一股狂喜之情瘋狂的衝上了他的腦海,“你是陳炫!”他驚叫了出來,立刻是惹的他這一群人都露出了瘋狂的喜悅之情!

看著這群人的表情,陳炫也是納悶了,這群人是什麼個意思?“怎麼,我是陳炫,你們很高興?”

那領頭的白衣男子壓住心頭的激動之情,對著陳炫哈哈大笑,“高興,本座怎麼能夠不高興!看你的樣子,你似乎是還不知道吧,現在滿世界的人都在找你,你身上秘密價值千金,讓人瘋狂!你的性命也已經價值一百多萬靈石,無數的人都想要抓你去領賞!”

陳炫聽了也是一愣,心中是大罵呀,“他奶奶的,哥已經是有九百萬身家的人了,這些人居然開價一百萬中品靈石來捉我,這不是寒磣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