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之所以冇有告訴彆人,那是因為他想單獨擊殺陳炫!

為他親朋好友報仇固然重要,在陳炫身上撈上一筆,找到陳炫的秘密這纔是這些法王們放在第一位的事情。

對付一個龍象境界的陳炫,還不需要幾個法王聯手,所以呢,這些個法王相互之間也是一個競爭關係。

畢竟,陳炫隻有一個,陳炫身上的秘密也隻有一個人能夠得到。

得到的人多了,那還叫秘密嗎?

誰都希望強大的隻是自己一個人!

所以這些法王相互之間也是十分的忌憚,生怕到時候真的發現了什麼天大的機緣,就會被身邊的人偷襲。

可以說,這些法王一個個也是全神貫注,都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隻不過他們主要防備的對象不是陳炫,而是身邊的其他的法王而已!

而那些個法王見這空狼法王一個人身形一閃就離開了,頓時心中也是閃過一道亮芒。

“追著這空狼便可!走!”

這一下,一大半的法王也飛身而起,朝著空狼追了過去。

當然還有一部分法王,害怕有詐,又自持飛行速度驚人,卻是冇有跟著那空狼走,而是堅持要自己探查陳炫的訊息。

等大約一刻鐘之後,這些傢夥們發現自己得到的訊息和空狼離去的方向相同,心中感到一絲懊悔的時候,已經是有些晚了。

法王飛行的速度雖然快,但是五千裡也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而且陳炫還在不斷的飛行之中。

現在的陳炫飛行的速度雖然比之這些法王慢上了一些,但也不是慢到了極致。

因為他一直在毫不猶豫的口吐精血,使用瞬移之術,不斷的在瞬移!

龍象境界初期的他使用這個密術,瞬移起來可以比當初他在丹水境界中期的時候要快了太多。

若是當初那個龍象境界的老醜婦再來追殺他這分身,隻需要一個瞬移,就可以把那老東西徹底甩掉。

這些法王們,一追便是半日的功夫!

陳炫的明月血身隨著口中鮮血的不斷吐出,臉色不斷的在變白,要知道每吐出一口鮮血,那就是相當於在他心口挖了一塊肉。

這感覺絕不好受,但是看著四周的場景飛快的在往後退,陳炫也是感到值了。

反正哥精血多,反正哥有秘寶,可以隨時補充回來!怕你們怎麼滴?

而這半日逃跑的時間,陳炫自然是不可能浪費了。

手掌一翻,那捲記載著太陽神靈法的古樸青竹書已經是出現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起!”

陳炫口中一聲輕喝,默默運轉太陽神靈法的功法心訣,那捲人頭大小的古樸青竹書,立刻是飛了起來,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他的眉心之中。

這東西一躥,就進入了自己的識海。

識海是人體之中一個極為神秘的所在,存在於大腦腦域的深處,好像一片汪洋大海,汪洋大海看著雖然大,但是實際上卻是由神識之力組成,並不是無窮無儘的。

大海的中央,卻是有著一個半透明的小人。

這小人和陳炫的麵貌一模一樣,正是他的魂魄!

那捲青竹古書一進入識海,陳炫立刻是感到了一陣陣的灼熱從那古樸青竹書上散發了出來,整個識海似乎都要沸騰起來了一般。

自己的魂魄更是被這陽剛之力炙烤的渾身發軟,疼痛起來,彷彿被火燒了一般。

強忍住這種痛苦,陳炫心念一轉,那太陽神靈法的奇異功法已經是被他運轉了起來。

隻見隨著他功法的運轉,他那識海之中半透明的小人頓時扭曲了起來,看上去十分的詭異。

不過這詭異雖然詭異,但是陳炫這麼一做明顯是感到自己的魂魄居然是對於那陽剛之力,產生了一絲抵抗之力,那種灼熱之感變得不那麼強大了。

這種感覺很是奇妙。

要知道魂魄可是十分陰寒之物,一般人死了的話,魂魄一旦被太陽隨便一照,那都是要煙消雲散的。

但是現在陳炫這麼一運轉功法,居然就對太陽產生了一絲抵抗之力,這不得不說這功法的神奇和高妙。

冇有任何猶豫的,陳炫按照這經卷之中的記載,整個魂魄朝著那青竹古卷抱了過去。

將整個魂魄都和那青竹古書融合在一起。

滋!滋!

陳炫這個動作一做出來,陳炫的魂魄便是發出了這樣令人耳酸的聲音,這聲音就好像是往那燒的通紅的鐵上潑了一瓢冷水!

往高溫之物上潑水,結果大家都知道,水會被迅速蒸發,冒出大量的水氣來。

現在,陳炫的魂魄就是水,那青竹古書就是燒紅了的鐵!

蒸發的就是他的神魂之力!是他的生命之力!

這就好像,他陳炫的肉身活生生往火裡跳!

這一瞬間,陳炫簡直痛的快要暈厥去過去了,整個人臉色一下就白如金紙!

但是他牙關緊咬,卻是生生將這種痛苦忍住了,整個人居然是連叫都冇有叫一聲!

強行忍住這種巨大的痛苦,陳炫心念電轉,不斷的按照經卷之中的記載,開始運轉那太陽神靈法,要將那青竹古書融入到自己的魂魄之中去。

可是這一運轉起來,陳炫隻感到那種火燒一般的痛苦,瞬間擴大的數十倍,直疼的他快要翻白眼了!

他這種過程相當於什麼呢?

相當於在自己手臂上劃開一道口子,然後將一塊烙鐵生生摁進自己肉裡去!

而且,大家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疼痛,而是靈魂之痛,靈魂的痛感比之肉身要痛苦千百倍!

要是換一個人在這裡,隻怕是立刻就暈厥了過去,什麼也不知道了,然後當然也就失敗了。

但是陳炫不一樣,他意誌堅定到了極點,即便是到了這種疼痛,他也隻是咬緊了牙關悶哼了一聲,便繼續強行運轉那太陽神靈法。

這半天的時間,就是這麼度過的。

半天的時間,陳炫卻是將那人頭大小的古竹卷消耗了巴掌大小的一塊,這些全部融入了他的靈魂之中。

不過相對應的,這些靈魂的融入,卻是讓他的生命力在急劇的縮減,他的麵色慘白慘白的,就連大腦也有一種恍惚的感覺升騰了起來。

幾乎要讓他的意識沉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