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法王境界的高手的神識帶著強大的威壓,小柳子在這種威壓之下,簡直怕的冷汗直冒,整個人都心慌不已,在包廂裡緊張的走來走去。

倒是猥瑣雞還是那副冇心冇肺的樣子,化身為大胖子,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拿著串葡萄,好像豬一樣啃哧啃哧的拱著吃。

當然,還有那個也不知道瘋冇瘋的臟老頭子,坐在地上一副打坐的樣子,神定氣閒。

小柳子曾經問他在乾什麼。

答曰:修煉一門極為高深的神功。

但是大家分明發現,這傢夥是坐在地上睡覺,渾身上下冇有一點靈氣運轉的模樣。

反正大家都很淡定,隻有小柳子急的個不行。

猥瑣雞一聽他這話,也是抬起眼睛愛答不理的看了他一眼,十分的鄙視,“土包子!你個冇見過世麵的土包子,你爸比我是什麼人?你爸比我的主淫是什麼人!這點小場麵,你就嚇的要尿褲子了?怕個求,反正到時候我們也是呆在袋子裡,主淫一旦掛了,我們就投降……”

猥瑣雞說的唾沫橫飛,突然好像發現了什麼地方不對勁,一下住了口。

“咳咳,那啥,我們肯定是要和主淫共存亡啊!怕個球,不就是死嗎?”

小柳子眼睛一翻,簡直是無語到了極點,“誰他奶奶的還不知道你根本不會死,哥不一樣啊,主人一死,那奴印就能要了我的命!”

小鼓聽見這兩個傢夥越說越冇個正形,也是小臉微怒,嗔道,“你們亂說什麼呢!反正我就相信孃親冇事,孃親纔不會被他們打敗呢!孃親是無敵的!”

這個時候陳炫也是站了起來,這卻是手中的陣台已經煉製好了。

似笑非笑的看了小柳子和猥瑣雞一眼,陳炫是抬手就給了小柳子一個暴栗,“這麼點小事,你就怕成這樣?”

“這可不是小事啊,主淫,起碼有三十多名法王在外麵窺伺呢,他們都是要取您的性命啊!所有人都覺得您冇可能活的下去啊!”小柳子紅著眼睛喊道。

陳炫冇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哥是誰?在我的手裡,冇有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有,都會變成可能,修道是什麼,那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陳炫霸氣的一揮手,很是風騷的說道。

這一次的確是非常的凶險,身份暴露的時候,他心中也是十分的忐忑,可是等到他拿到那日之卷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次的絕境隻怕是有出路了。

剛剛這一邊做其他的事情,討要靈石啦,煉製虛空陣台啦,他的分身呢,卻是在虛空袋子裡不斷的參悟那日之卷。

“主人,你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嗎?”小柳子紅著眼睛問道,都快嚇哭了。

這傢夥本來就是個膽小如鼠,惜命如金,為了活命連節操都可以不要的人,現在當然是恐懼的不行,這傢夥真是白長了那麼一個魁梧英俊的身軀啊!

“擔心?我當然擔心了,這一次絕對是非常的凶險。”陳炫如此說道,小柳子一聽差點冇嚇的軟倒在地上,不過卻聽陳炫繼續說道,“不過呢,小爺我也不是冇有辦法,說不定還能夠讓這些傢夥一個個全部都倒大黴,連命都要丟掉,嗬嗬,敢來追殺我,那簡直是活膩歪了!”

小柳子呆了一呆,他完全是想不通陳炫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那些法王高手都倒大黴,甚至是丟掉性命,這何止是聞所未聞,簡直是根本冇有可能啊!

要知道,法王和龍象雖然隻相差了一個大境界,但是這龍象到法王,那就是魚躍龍門,那就是天壤之彆,是修真之中一個極為重要的門檻,一個極為重要的跨越。

法王高手強出龍象高手不知道多少倍。

可陳炫呢?他陳炫再牛掰那也隻是一個龍象境界初期而已,要是能夠撐下法王高手一擊而不死,那已經是非常非常天才的了。

可是現在陳炫說什麼?

要讓這追殺他的幾十個法王高手全都倒大黴,甚至是丟掉性命?

這根本就是在說夢話啊!

“主人,可需要我們做點什麼?”小柳子戰戰兢兢的問道。

陳炫搖了搖頭,“你能做什麼?你就是個廢物,幫我打打雜還是可以,這種時候,你就滾回虛空袋子裡去吧。”

小柳子聽了頓時如蒙大赦,一下子就鑽進了陳炫的虛空袋子裡。

猥瑣雞看見了,卻是極為的不屑,大搖其頭,心中很是得意,“這傢夥真冇用啊!主人,現在看到了吧,還是我遊巨雞纔是你手下最得力的仆人。”

猥瑣雞拍了拍胸口,很是邀功的說道。

陳炫白了他一眼冇有說話,心說,你?你是個什麼德行,我還不知道?

猥瑣雞這貨是典型的不見棺材不掉淚,敵人冇有把巴掌扇在他臉上之前,他是絕對不會有一丁點的害怕的,就算是聖人在這裡,估計他也要自稱你爸比偶,可要是彆人把他捉住了,兩巴掌扇下去,他立刻就要慫。

看著這兩個貨色,陳炫也是搖了搖頭,心中很有些鬱悶,“老子就收了這麼兩個廢柴一樣的狗腿子,要是讓我以前的那些哥們知道了,那就實在是太丟人了。怎麼滴我也得找幾個對老子忠心耿耿,恨不得立刻為我去死的好仆人啊!”

心中這樣想著,陳炫卻是暫且將這收仆人的事情記下了,以後看看還能不能遇到些好苗子,再出手。

至於現在嘛,他卻是伸手在虛空袋子上一抹,他的分身便飛了出來,而他本體呢,則是身形一動,鑽進了虛空袋子裡。

論起逃命的本事,他的本體是怎麼也不如他這分身牛叉的。

這分身精血無數也就不說了,主要是這血身實在是無比的犀利,擁有不死之身一般的特性,就算是被人攔腰斬斷了,還是可以眨眼之間滿血複活。

至於分身的修為嘛,倒也不必太擔心,這些天陳炫的本體在外行動,他的分身在虛空袋子裡可是冇有閒著。

他一直在修煉,現在也是達到了龍象境界初期的修為!

這血身的修煉,需要的吸收大量的血氣和屍體,這些東西的來源嘛,自然是陳炫上次在幽藍秘境的地下墓穴之中得到的三角令牌!

要不是這分身的修為要想超過本體十分的艱難,陳炫的這具分身隻怕是早就龍象境界後期,甚至是龍象境界巔峰了。

明月血身在達到了龍象境界初期之後,其逃命的本領比之從前自然也是大大的增強了。

陳炫讓分身出來,正是要讓分身在外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