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陳炫的修為也提升到龍象境界後期,他們或許還可以一拚,但是現在嘛,陳炫絕不是對手!”

“我知道了,陳炫這小子是知道自己反正都是一個將死之人了,這是要瘋狂一把,大把的浪費靈石了,他以前可不就是一個喜歡胡天海地的紈絝嗎?”

“說的也是,這個花花公子,就算是如今有了實力,也改變不了他花花公子的個性,是個十足的紈絝性子!”

“簡直是太浪費了啊,四十萬中品靈石啊!就這樣打水漂了!”人們議論紛紛,對陳炫極為的不看好。

對於這些人的想法,陳炫並不在意,“我的靈石是打水漂了嗎?大家拭目以待。”

“諸位,現在八強比賽正式開始!請各位選手上前抽簽,決定你的對手!”五個時辰的時間一閃而逝,安玉那女人甜膩膩的聲音再次響徹了起來。

陳炫很快摸到了自己的號碼牌,上麵寫著數字三。

“看來你的對手是我,你很不幸。”昆雕雲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意,冰冷的看著陳炫,“你很天才,是和我一個級彆的天才,不過很可惜,你修為不濟,低了我兩個小境界,能夠虐殺和我同一級彆的天才,這種感覺想必很是美好。”

“是嗎?即便是差了兩個小境界,我照樣碾壓你!”

昆雕雲聞言笑的更冷了,“我不知道是什麼給了你這樣的自信,不過本座會用實力打破你的一切自信,讓你知道你的自信不過是狂妄!而你?隻配匍匐在我的腳下,痛哭流涕!”昆雕雲說著,身形一動,彷彿一顆炮彈一般飛上了決鬥場,將那角鬥場的地麵都砸出一個碩大無比的坑洞來!

“滾上來領死!”昆雕雲罵道。

“既然你迫不及待的要找死,我就成全你!”陳炫也毫不示弱的迴應道,腳踩金蓮飛身到了擂台之上!

大戰一觸即發!

對於這場對決,陳炫卻是微微有些不滿意。

因為他來的太早了!

按照陳炫原本的計劃,最好是最後再對上這昆雕雲,到時候展露出實力來,直接一舉奪得第一,打黎山天宮一個措手不及,好名正言順的領走屬於第一名的獎品。

至於現在,似乎必須要先暴露實力才行了。

看了一眼角鬥場上方高高懸浮著的一個碩大方台,陳炫卻是心中更加堅定起來,那方台上的東西他一定要得到!

這方台上之物,自然就是那名為日之卷的古卷!

將大賽勝利者可以得到的獎品拿出來,放置到一個懸浮在半空之中的高台上,這是曆屆黎山論道會的慣例。

為的是激勵參賽者,更加激烈的廝殺。

這一次,自然也是不例外。

陳炫曾經偷偷的觀察過那放在高台上的光竹古卷,確定那上麵擺放之物,就是真品!

發現這一點之後,陳炫可是費了好大勁,才強忍住冇有直接從上去將此物搶走。

因為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這卷古經的旁邊,定然有一個絕世的強者在暗中窺伺,守護著那捲古經!

從這幾日的蛛絲馬跡,陳炫發現黎山天宮要找的那人,似乎還並冇有落網。

似乎那人還在這賽場之中。

陳炫有理由相信,能夠讓黎山天宮這般大費周章的人,絕不是等閒人物,這等人物要搶奪那古卷,定然會引發一場混亂。

這場混亂,就是陳炫在等待的那個時機。

等到這裡大亂的時候,纔是他陳炫出手的時候,渾水摸魚趁機搶走雙方爭奪的最重要之物,這絕對是一個萬分凶險之事。

如果不是這日之卷對他實在是太過於重要,陳炫也是絕不敢這樣做的,畢竟這雙方的博弈之人,很可能都是駐世天仙!

這些事情,是陳炫這兩日早就仔仔細細考慮好了的,至於到時候具體怎麼行動,還要隨機應變,而此刻呢,他卻是來不及多想,要儘量不暴露自己的實力,擊殺這個昆雕雲,纔是他陳炫的當務之急!

“看我如何鎮壓你!去!”昆雕雲大手一揮,手掌之中出現了一杆碩大無比的法旗,他輕輕一抖,這大旗旗麵瞬間鋪張開來,將半邊天空都遮蔽住了,向著陳炫遮蓋而去。

昆雕雲揹著一柄黃金長劍,手持赤色法旗,整個人戰氣如海,洶湧澎湃,向外擴散。

他以手指著陳炫,口中說到,“今日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天威!”

昆雕雲大言不慚,手中的大旗鋪展而下,這法旗獵獵作響,有一縷縷氣息溢位,每一縷都極為的沉重,彷彿蘊含萬鈞之力,彙聚到一起,簡直要將空氣都壓的崩裂了一般。

外麵之人一個個看的驚駭無比,“昆神子手中之物是一件法級極品法寶吧,他龍象後期的修為,應該是不能完全發揮此旗威力纔對,但是現在怎麼好像此物的威力已經是完全展開了,那種強大的壓力,即便是隔著保護的陣法,我等都能感受的到!”有人驚呼,心中感到不可思議。

“你不知道了吧,這就是昆神子的強大之處,他有一種神妙異常的秘法,可以強行激發法寶的威力,所以他的修為雖是龍象後期,但是他手中的這柄法級極品法寶,已經是被他全麵激發了!”

“昆神子這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動用了雷霆手段,要傾儘全力,頃刻間將陳炫直接滅殺啊!”

眾人聽了無不是心頭駭然,這樣的強大人物,果然是手段異常了得!

那大旗的威力,即便是隔著陣法,已經是壓的許多人喘不過氣來了,那首當其衝的陳炫會是個什麼感覺?

豈不是立刻要被壓的趴下去,吐血而亡?

然而讓他們震驚的是,在昆神子這種強大的法器之下,陳炫居然是毫無反應,根本冇有激發神通,就那麼站在那裡,氣定神閒,根本不像是被萬鈞的壓力臨身的樣子!

更加讓人震撼的是,陳炫一聲冷笑,單臂擎天,徒手朝著那昆雕雲的大旗抓了過去,根本不懼那鋪天蓋地的重壓,隻手遮天!

“這是怎麼回事?”

“這小子怎麼冇有吐血而亡,反而好像個冇事人一樣,這太不可思議了!”有人驚呼,大為不解。

不過還是有明眼人看出了原因,口中震驚的大喊了起來,“天哪,這小子居然是以肉身之力直接硬抗了昆神子的法器重壓!他的這肉身之力到底有多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