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丹師心中大叫不好,滿臉都是震撼,瞳孔縮的如同針眼,“這怎麼可能!他一個龍象境界初期居然這麼強?他還是個丹道天才啊!此人真的隻有二十歲嗎!?”

陳炫一把揪起這趙丹師,將其提了起來,龍行虎步,兩步就來到了那糞桶的麵前。

揪住他的腦袋,將他奮力往那糞桶裡一插。

片刻之後,陳炫等人揚長而去,曾經高高在上的趙丹師卻是渾身上下沾染著惡臭,整個人呆愣愣的坐在地上,神情恍惚,狀欲瘋癲,他簡直以為自己在做噩夢,完全不敢接受這個悲慘的現實!看到這趙丹師如此淒慘的模樣,四周的圍觀之人,居然也是冇有一個人露出同情之色。

“此人這根本就是活該!這些年他在黎山坊市作威作福,欺軟怕硬,也不知道暗中坑害了多少人,現在報應來了吧。”

“是啊,活該!哈哈!”人們對其嘲諷不已,指指點點的哈哈大笑。

“恩公,我娘他這個吞靈之體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一種對人有害的體質嗎?”陳炫一行人回到了客棧之中,狄獲卻是突然問道,神情之中滿是疑惑。

聞言陳炫卻是笑了笑,“這吞靈之體呢,不但不是一種有害的體質,反而是一種極為利於修行的體質,這種體質之人,對於靈氣極為敏感,身體之中可以容納大量的靈氣,一旦修煉起來,比同階修士強大上不少,據我觀察,你也是遺傳了你母親的這種體質,現在隻是年紀小,還冇有爆發出來而已,將來你也是個修煉天才。”

“真的嗎?”狄獲頓時驚喜不已,被這突如其來的好訊息搞的有點不知所措,要知道他一直以為他母親是有病的,家中為了他母親的這個病,也不知消耗了多少靈石。

曾經他們家也算是小康之家,如今一貧如洗。

現在卻是突然得知這不但不是病,還是一個修煉的好體質,他怎麼能不高興?

接下來,陳炫又將此種體質之人的特殊修煉功法交給了狄獲。

過了一會兒,狄獲他孃親醒了過來,得知了所發生的事情,對陳炫又是一番千恩萬謝,這些就都不細細描述了。

總之呢,陳炫先暫時安排他們在這裡住下,又給了他們一些靈石讓他們安心修煉。

陳炫這樣的舉動又簡直是讓這對淳樸的母子感動不已,簡直覺得無以未報,非要給陳炫當仆從下人,無可奈何之下,陳炫又隻好答應了。

於是他們的隊伍,又增加了兩人。

當然,雖然答應了收留這兩人做奴仆,但是陳炫自身的許多秘密卻是並冇有讓他們知道。

主要是,他們和猥瑣雞、小柳子的情況不同,陳炫卻是不好為之種下控製性命的奴印。

既然冇有絕對把握將之掌控在手裡,陳炫不會暴露自己的秘密。

天底下,恩將仇報的白眼狼也不是冇有。

另外,陳炫幫助他們,其實也不是冇有私心的。

這對母子的這種吞靈之體,絕對是非同小可,他們將來的成就一定不低。

雪中送炭總比錦上添花好,等到以後他們母子修為提升上去了,未必冇有幫到自己的時候。

幾人就這樣安頓了下來,等候黎山論道會的開始,距離論道會開始大約還有七八日的時間,陳炫卻是每日小心的出入在各種拍賣場所,將手中一些無用的寶物倒賣出了一些,換取了大量的靈石在手中。

初步估計,現在陳炫的總財產,已經是達到了一百多萬中品靈石。

以他目前的這個身價,已經比得上一些中等教派的全部財產了。

“買下二十萬中品靈石的龍象期丹藥,再加上在西玄洞天洗劫的那些,再給我一些時間,我便可以晉級龍象中期!”陳炫曾經大致估算過,他晉級所需要的丹藥數量,大約是普通人的一千倍。

這個數字隻怕說出去都是冇有人相信的,畢竟陳炫這種怪胎實在是太過於駭然聽聞了些。

他一個人的消耗,就堪比比人一整個教派,你說嚇人不嚇人?

幸運的是,他最近在西玄洞天狠狠發了一筆財,靈石還算夠用。

更加幸運的是,這裡是黎山坊市,大陸東北上最大的坊市集中地,這裡的貨源無比的充足!

陳炫改頭換麵,煉製了數十個不同的遮掩麵容的法寶,分十幾次出手,總算是買下了這麼一大批的丹藥。

雖然他高調無比,扮演了一個背景極為深厚的紈絝天才,但是二十萬中品靈石的丹藥,畢竟是天價之物。

要是讓人知道,他有這樣一筆財富,隻怕就算是明知道會得罪一個超級勢力,還是會有人忍不住出手。

所以陳炫購買這些丹藥的時候,也是格外的小心。

今天總算是將最後一批丹藥給買齊了,看著儲物戒之中堆積如山一般的龍象期丹藥,陳炫嘴角也是咧出了一個微笑,“這下子,隻要給我一定的時間,晉級龍象中期不成問題了。”

不過微笑過後,想到自己如今空空如也的靈石袋,他又有些憂愁,“買下這些丹藥,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必須之物,哥的靈石基本上花的差不多了,隻剩下二十萬中品靈石留著備用,二十萬中品靈石雖然也很多,但是相比我下次晉級的所需,卻又太過於稀少了點。”

除了買下這些丹藥之外,陳炫還花去八十萬中品靈石,買下了許多的材料、適用的法寶等等東西。

好不容易到了這樣一個大型的市場,陳炫自然是要好好的采購一番,隻是他眼光太高,一般東西都看不上眼,所以這花銷起來,實在是太大了。

“隻希望這一次在怒煞塔之中能夠有些收穫吧。”陳炫搖了搖頭,心頭卻是有了些緊迫感。

他晉級需要太多的資源了,而給他的時間卻隻有五年。

五年的時間,要晉級成為法王,對於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要知道很多人停留在龍象這個境界,一停就是數百年,他卻要五年的時間直接晉級法王?

這話說出去,隻怕人家都要當他是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