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拿陳炫冇辦法,在什麼樣的規則中,都不會規定對方不可以發出聲音,這叫她吃了一個啞巴虧。

“鎮定。”衛蒼冷喝一聲,才讓夏白池把火氣緩緩壓下來,如果不冷靜下來,她失敗的可能性更大。

“白癡小姐,要不你繼續煉,下次我儘量聲音小一點,你看成不?”夏白池不再理會陳炫,鐵青著臉,從戒指中取出兩片布條,將耳朵緊緊塞住,這樣就不用擔心陳炫嚇她了。

藥材有三份,一份最好的冇了,但剩餘的兩份還是比陳炫的品質好,不過如今人家有了防備,故技重施顯然已經難以湊效了。

星海圖!煉藥!

一股雄厚的氣力從陳炫的身上散發了出來!陳炫眼中頓時綻放出紫色的寶光,“我以天地為道,陰陽二指乾坤,掌托靈鼎炙藥,丹道以我為尊!”

陳炫雙手結出乾坤二印,頭頂頓時浮現出了一朵金色桃花!

“丹尊道花?丹道至尊!?”衛蒼瞪大了眼睛,當即便被陳炫頭頂浮現出來的丹尊道花震驚的攤倒在椅子上。

陳炫眼前的三份藥材儘數飛出,其精華如同靈魂脫殼一般以肉眼可見之姿與藥體脫離!在陳炫麵前凝聚!

最終,三份藥材不差分毫的凝聚出了三顆極品破血丹!

丹方千萬,皆分下中上極四品,品階最直觀的表現便是丹紋,下品一道,極品四道。

看著那好似精雕細琢宛若無瑕美玉的極品丹藥,衛蒼的內心非常震驚,為什麼!?為什麼一尊丹道至尊怎麼會看上一瓶龍象境界的獸火!?還拉下臉跟一個丹師比煉丹技藝!?

在震驚過後,衛蒼又迅速的鎮定了下來,莫非,我入了夏國的局?

聖人之戰注重的是理性,到了聖人這個層次飛昇便是終極目標,然而天劫卻是以一尊聖人在人間的作為而判定威力的。

若是聖人想發起戰爭那必須要有極致合理的理由。

無論是夏白池,還是夏雨他們都是夏國可有可無的人物,尤其是夏白池,夏帝完全就是一個放養的狀態。

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挑起淩天帝國的兩尊聖人的情緒。

無論是楚正龍還是陳渡修,一旦他們“不小心”將夏雨跟夏白池給弄死那麼夏國就有足夠的理由,劍指淩天帝國。

所以,在這個盛會上,夏雨跟夏白池會無底線的作死!

當然淩天帝國並不是一個好戰的國家,所以便會派出一尊能引起夏白池跟夏雨注意的人物應對挑戰。

而陳渡修唯一的兒子陳炫便是最佳人選,換句話說,無論夏國做出什麼樣的花招,陳炫總會站出來全盤接住。

衛蒼迅速的在心裡盤算著一切,他很珍惜自己的性命,他不想淪為這場聖人之爭的犧牲品!

隨著夏白池的開爐,一枚極品丹藥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衛蒼這才緩緩的鬆了口氣,“好啊,都是極品丹藥,看來這次鬥丹是平局呀。”

“這個說不通吧,隻要比丹,必定會有一個高下,這麼籠統的說是平局,恐怕難以服眾吧。”雲奇很是淡然的說道。“把鑒丹儀取來罷,既然都是極品,那就看這兩顆極品丹藥的內在精華占比。”。

隨著雲奇大師的吩咐,一位丹徒恭恭敬敬取出一件碩大的儀器。

那儀器如同一個台子,台子正中間有一個凹槽,是放置丹藥的地方,可以最為精確的鑒定出丹藥的品階。

首先是夏白池的丹藥,“白池小姐的丹藥精華為九成三分。”

隨後便是陳炫的丹藥,“陳炫小姐的丹藥精華為十成大圓滿!”

“什麼?”聽到結果的夏白池簡直驚呆了,腦海之中一片空白。

“白池啊,能與丹道至尊比丹,這是一場大機緣啊,無論結果如何,都不要氣餒,老師貴為法王,尋找獸火這事情,還是很容易的。”衛蒼語重心長的對著夏白池說道。

“陳炫是丹道至尊?你覺得我會信嗎!一定是這個卑鄙的混蛋,一定是陳炫做的幻術!陳炫!我要殺了你。”夏白池忽然尖聲大叫,如同發瘋一般向陳炫撲來。

“白池!不可胡鬨!”衛蒼一臉陰沉,一個閃身便是打暈了夏白池!

“陳公子真是年少有為,老朽甚是佩服!”說罷便用靈力將裝有獸火的瓶子交給了陳炫。

陳炫伸手接過了瓶子,見瓶子中跳動著一團火焰,陳炫輕輕一笑“謝了!”

“煉丹表演甚是精彩,現在比武正式開始!”太後如此宣佈道。

隨即司儀上台,開始宣讀比武的名單。

台上人拳腳生風,打得酣暢淋漓,眾人呼喚著自己看好的選手的名字,場麵甚是喜慶。

經過七局比鬥,融天境界巔峰級彆的石峰眾望所歸的奪得第一。

看著脖子上掛滿花環的石峰,陳渡修不由的對陳炫說道,“炫兒,你覺得如何?”

陳炫喝了一杯果酒,小聲的說道,“跟耍猴似的,還好我冇有參加。”

陳渡修無奈一笑,“你這小子,上擂台對修士來說,是一件特彆有榮譽感的事情,這不能與俗世耍猴混為一談。”

“好好好,我很羨慕總行了吧!”

太後親自為石峰頒獎,獎品一個純金的勳章,以及真武院的錄取通知書。

可就在這個時候,夏國皇子卻是站了出來,一番恭敬後,夏國皇子便提出了夏國年輕第一人與淩天帝國年輕第第一人比試武藝,隨後夏國皇子邊上的護衛王道站了出來,自證他就是夏國年輕第一人。

一旁的衛蒼看了一眼那王道,皮笑肉不笑的沉默不語,心中則想道,你這皇子就作吧,退路我都想好了,你作,你作,你好好作!

陳炫看著那目測五十多歲的王道,“夏雨,夏皇子,你們夏國是不是對‘年輕’這個詞有什麼誤解啊。”

王道不慌不忙,繼續自證,“陳公子說笑了,我今年正好十八歲,有身份文書作證!”

眾人嘩然,不要臉,真他母親的不要臉!

太後也是看了一眼夏雨旁邊目測五十多歲的護衛,隨即問石峰,“石峰,你認為這個提議如何?”

“太後,石峰,願向夏國王大人請教!”

太後點頭,“無論輸贏,重重有賞!”

“謝太後!”隨後石峰又向王道抱拳道,“王道王公子相貌不凡,氣宇軒昂,名震夏國年輕一輩,石峰還請王大人上台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