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雜碎!居然害本公子出醜!老子等會定然要找機會整死你!”錢公子心底轉起了怨毒的心思。

那劉青玉見到這一幕,心中也是瞭然,他剛剛這句話說出來,他這師侄定然是要丟臉的。

但是他還是說了,原因非常簡單,要是他不說,硬著頭皮亂說這個陣法是人為的,那丟人的就是他了。

畢竟他也是一代陣法大師,要是傳出去說他看錯了陣法,那他的老臉往哪擱?

師侄丟臉總比自己丟臉好!

“我不行?”陳炫微微一笑,“此陣本座已有了破解之法,隻怕劉大師你破解不了!”

陳炫胸有成竹的說出的這句話,立刻遭到了眾人的無情嗤笑。

“什麼玩意!不就是猜對了個陣法類型嗎?現在居然說出如此狂言!”

“劉大師已經是陣法大師級彆的人物,你一個毛頭小子能破解的陣法,居然說劉大師破解不了?”

“自以為是的玩意,簡直是要把牛皮吹破天了。”錢公子逮住了機會,冷聲譏諷陳炫,藉著貶低彆人來抬高自己。

劉青玉更是一張臉黑的要滴出水來,“年輕人,說話可是要負責任的,年少輕狂的老夫看的多了,但狂到你這樣無邊無際的,還真是少見的很!”

“定是個坐井觀天的東西!”錢公子又開口了。

陳炫也不理會他,“請劉大師破陣。”

“哼!”

劉青玉一聲冷哼,身形一動已經是來到了那陣法的麵前,仔細的觀看了起來。

陳炫也不攔他,隻是坐到一邊,冷眼觀看。

漸漸的,劉青玉的臉色凝重了起來,“此陣……”

他嘴裡喃喃自語,跺著腳步在洞門口走來走去,思慮重重,半個時辰過去了,他居然是對此陣法一點頭緒也冇有!

他的臉色越來越黑,全是尷尬之色。

“此陣,此陣,此陣隻怕是已經達到了宗師級的水準,是個天然形成的遮蔽大陣,我破解不了!”過了好半晌,劉青玉滿臉漲的發紫,這才一臉頹然的說道。

“宗師之陣?破解不了?”

雖然眾人看到劉青玉在那徘徊半天,已經是心底隱隱有了不好的感覺,但是聽到這劉青玉親口說出來,他們還是感到一陣陣的震撼。

劉青玉充其量不過是一個陣法大師,可以佈置一些法級上品的陣法,對於這種真級大陣,還是天然形成的,他是束手無策,冇有任何的辦法。

“居然又讓這小子蒙對了?”錢公子心底咯噔一下,大罵不已,“這狗雜碎的運氣真是好的要死!不過,我就不信你運氣好的,可以破解這種大陣!”

錢公子心底這樣想著,卻是冷笑了起來,“小雜碎,這可是隻要陣法宗師才能破解的真級陣法,我怎麼記得某些人說自己可以破解?”他的聲音包含了譏誚,一雙眯眯眼更是滿是是輕蔑的看向陳炫。

陳炫卻是不為所動,“我的確是這樣說過,也是事實,本座可以破解這個大陣!”陳炫平淡的話語,落在眾人耳朵裡卻是如若驚雷。

“這小子居然說自己可以破解真級大陣?”

“笑掉我等的大牙啊!”

“他才尼瑪多少歲,居然敢說可以破解真級大陣?簡直是癡人說夢!”

那劉青玉更是一臉冷冽,“小子,吹牛皮吹得爽,後果你可就要掂量掂量,今天你要是破解不了這個陣法,本座就將你打斷四肢,拿去喂狗!”

劉青玉自己破解不了那陣法,還先收取了東西,牛皮吹破了天,結果什麼也冇破解出來,這種丟人之事,讓他心中極為惱怒。

他這一惱羞成怒,立刻是把陳炫當做了發泄品,一雙眼睛陰冷的看著陳炫,專等著等會要將陳炫大卸八塊,消除他心頭的不痛快!

陳炫聽了也是眼神驟然變冷,這什麼劉大師倒也是好大的脾氣,自己吹牛丟了醜,還要拿他的性命來發泄!

“好的很,我若是不能夠破解陣法,你就來打斷我的四肢,拿本座取喂狗,我絕不會有半句怨言。”陳炫如此說道,卻是惹的眾人一陣詫異。

“這小子倒是狂妄,對自己的信心很足啊?”

“不知道天高地厚罷了,找死的東西!”錢公子一聲冷笑,絕不相信連他師叔都破解不了的陣法,陳炫卻可以破解。

劉青玉更是嘴裡陰冷的笑了起來,“好!既然你有這個送死的覺悟,我等會肯定會成全你!”

“你們也未免欺人太甚!”葉月離卻是忍不住說道。

不過陳炫卻是伸手攔住了她,“我若是破解不了這個陣法,我便隨你處置,但是我若是破解了這個陣法呢?你敢不敢和我打賭?劉陣法大師?”

劉青玉一聲嗤笑,“你也配和本座打賭?”

“你不敢?”陳炫斜睨了他一眼,眼神中也同樣充滿了不屑。

陳炫這一眼神頓時氣的劉青玉臉色發黑,他堂堂一個陣法大師,修為也是達到了法王境界,就算是同境界的法王,和他說話都要客客氣氣的,生怕得罪了他。

現在陳炫一個他眼裡的小輩,居然如此和他說話,他能不氣?

“不敢?哼!你算什麼東西,和你打賭那是侮辱了我的身份!”

“說來說去你就是不敢,怕輸嗎?劉青玉一代陣法大師,居然不敢和一個毛頭小子打賭?”葉月離也是譏諷了起來。

劉青玉聽了神色更加發冷,因為在他看來,今日不管賭不賭,似乎他都落了下風,不賭,這些人到時候定要傳言說他劉青玉怕輸不敢和一個小夥子打賭。

賭呢,他陣法大師劉青玉居然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娃娃打賭,簡直是有辱身份!

“好的很!”劉青玉氣的發笑,“好,好的很!你既然要送死我定然會成全你,你要拿你的狗命賭我身上的什麼東西?醜話說在前麵,你的狗命不值錢,賭不起貴重之物!”

“你身上的這些垃圾玩意,本座還真看不上眼。”陳炫毫不客氣的迴應,氣的劉青玉臉色發青,而陳炫接下來的話更讓他簡直恨不得一掌將陳炫劈死。

“我要是贏了,你要做的事情也很簡單,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這件事情本座就可以不和你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