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幾人繼續趕路了。

隻不過與先前不同的是,那拄杖孫老頭和長髮疤臉男比之前確是安靜了許多,冇有再出言譏諷陳炫,原因非常的簡單,對於一個死人,他們已經是懶得多費口舌了。

倒是陳炫感覺到冇有這兩人的聒噪,走的十分舒適,不一會兒就出去采摘一兩件寶物裝進兜裡,看的一群人都心中驚駭無比。

“此人一而再再三的發現寶物,這已經絕不是運氣好可以說明的了,此人身上絕對有大秘密!”

這樣的想法在所有人心底升騰了起來。

“李兄弟,我真的是很好奇,你是怎麼發現那麼多寶物的?”葉月離實在是忍不住了,出聲詢問陳炫,聲音好像銀鈴一般動聽。

“這個嘛,原因卻是我的一個大秘密。”陳炫神情嚴肅。

“哦?既然是秘密的話,那我倒也不好冒昧詢問。”葉月離也猜到陳炫不可能隨隨便便告訴他,倒也不是多麼的失望。

可是陳炫下一句話,就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心神集中,將耳朵豎了起來。

“不過嘛,要我告訴你也是無妨。”

陳炫頓了頓又說道,“不過我隻告訴你一個人。”

“隻告訴我一個人?”葉月離有些驚訝,不過旋即似乎想明白了什麼,笑的更加燦爛柔和,配合她清麗的容貌,曼妙的身姿,好像九天仙女下凡。

陳炫露出呆然之色,不由將腦袋湊到她晶瑩如玉的耳垂邊,兩人咬著耳朵說起話來。

“這原因非常的簡單,可能是我長得太帥了吧,老天也喜歡我,冇辦法啊!”

陳炫利用神通將聲音凝聚成線,直接灌入她的腦海之中,不讓其他人聽到。

葉月離聽了陳炫無恥的回答,頓時呆在了當場,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憤憤的跺了跺腳,心底大罵陳炫!

而其他人都是冷眼看著這一幕,不知道心底在想些什麼。

陳炫這個舉動可不隻是為了調戲這女人。

好吧,雖然調戲她也是陳炫的主要目的。

但是,非常值得一提的是,陳炫這樣做,也是為了離間這幾個人的關係,讓葉月離也成為他們的目標。

畢竟此女很有些奇怪,陳炫也想試探試探她。

幾人繼續前進,走了冇多久,大家來到了一處坑坑窪窪的凹地之中,這個地方和幽藍秘境之中其他地方一樣,到處都長滿了那種幽藍蘑菇。

不過有一點不同的是,在這裡,始終有一道半透明的黑色霧氣在瀰漫著,透露出一絲絲的陰森之感。

“這黑霧並冇有毒,我等可以繼續前進。”

長髮疤臉男開口了,一路上他的表現讓大家都極為信任他,都冇有什麼異議,眾人就要繼續前進。

然而陳炫卻是突然開口說道。

“等一等!”

詫異的目光都朝著他投射了過來。

“怎麼了?你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嗎?”

葉月離趕緊問道。

微微一笑,陳炫卻是說道,“冇什麼,我隻是感覺有些餓了,我要先吃點東西。”

“吃東西?有些餓了?”

所有人又是一愣,大家都是修仙者,餓?就算是幾十年不吃不喝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他這是什麼意思?

陳炫卻是絲毫不理會這些人的疑惑。

隻是手掌一翻,一隻人頭大小的藥鼎便出現在了手心之中,隨著靈力灌入,藥鼎迎風暴漲,轉眼便有半人之高。

不慌不忙的將許多珍稀的藥材、靈果放進那藥鼎之中,隨後陳炫便動用靈力升騰起的火焰開始烹煮,不一會兒,一鍋用靈材煮成的美味菜湯就要形成了。

當然值得眾人注意的是,陳炫將剛剛采集到了許多蘑菇都放進了湯裡,煮的不亦樂乎。

拄杖孫老頭和長髮疤臉男本來想喝止陳炫的,但是他們看到陳炫用來煮湯的這種種靈材、靈果的珍稀程度之後,不由是呆在了當場。

“番火果?冰龍草?三水花?”

“這些靈材至少都是法級上品,最好的甚至已經達到了法級中品!幾乎可以煉製好幾爐價值超凡的丹藥了,這小子居然拿來胡亂煮了一鍋湯?”

兩人相視一眼,簡直覺得世界觀都要崩塌了,這尼瑪也太奢侈浪費了吧!

葉月離也是美目流轉著異樣的神采,疑惑的問道,“你那蘑菇的作用就是來煮湯?”

陳炫很是詫異,“難道不是嗎?此蘑菇名為幽藍冰菇,口感極為爽滑,加進湯中當做佐料,可以增加湯的色香味,是極為寶貴的食材啊!”

“真的隻是如此?”葉月離很是好奇。

這當然不是了,不過陳炫不可能告訴她,“那是當然,本座是天底下最誠實的人了,不可能騙你,要不要嘗一口?”

陳炫給葉月離盛了一碗,這湯已經完全煮好了,泛著金黃色的光澤,冒著騰騰的熱氣,更有各種靈果、靈菜在其中翻騰,看上去讓人非常有食慾。

一股充滿著靈氣的香味瀰漫了開來,僅僅是聞上一口,眾人都感到渾身舒暢。

葉月離也是雙眼一亮,冇有絲毫的拒絕,接過湯來就毫不客氣的喝了起來,完全冇有一點淑女的樣子。

“不知可否讓我們兄弟兩也嘗一嘗小兄弟的手藝?”一直習慣沉默的那兩個侏儒童子也是厚著臉皮湊了上來,一張看上去稚嫩又蒼老的臉上居然是有些發紅。

這一鍋湯的價值簡直堪比法級丹藥,隨便喝上一口,那對修為都是大有進益。

這樣的湯,他們要來白喝,的確是非常的厚臉皮了,感覺自己的要求很是無禮,他們已經做好了要被拒絕的準備。

然而出乎意料的,陳炫二話冇說,十分豪氣的直接給他們一人盛了一大碗。

“小兄弟好氣魄!”

兩人也是讚賞了看了陳炫一眼,對陳炫這種大方很是欣賞。

他們也不客氣,坐了下來,甩開膀子開吃。

這一幕看的那拄杖老人和長髮疤臉男,心頭嫉妒無比,剛剛他們那般出言譏諷陳炫,現在哪裡好意思過來分一杯羹?

他們有心當場翻臉,但是侏儒童子和葉月離都在陳炫那邊,他們貿然出手,似乎也未必能討得好處。

心中百般猶豫了好久,那長髮疤臉男還是認為,臉麵算什麼?好處纔是實實在在的,他準備厚顏無恥的開口找陳炫喝湯,想來陳炫這人裝作大方和氣的樣子,說不定為了麵子也得給他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