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突然之間,有一個朝裡麵衝擊的修士卻是彷彿一頭撞在了堅硬的牆壁之上,額角腫起了一個大包。

這傷勢對於他一個龍象修士來說,應該是冇有什麼大礙的,可是這名被撞了大包的修士卻是滿臉的絕望之色,神情驚恐萬狀!

其他所有人也是一臉憐憫的看著他。

“已經有一萬人進入了幽藍洞府,這小子是撞上了,他是一萬零一個。”

有人竊竊私語。

他們的話語剛剛落下,那滿臉驚恐的龍象修士渾身上下驟然間就燃燒起了黑色的火焰。

呼!

他淒厲的慘叫聲剛剛蹦出喉嚨,他的身體已經是化為了一堆黑灰,被狂風一吹,消失的無影無蹤……

魔物大陸,大陸西南,春和城,幽藍洞府。

眼前一黑,腦袋一陣眩暈後,陳炫突然感到眼前一亮,自己的雙腳也是踏到了實地,舉目四望,自己卻是似乎來到一個黑色磚石砌成的甬道之中。

這幽藍洞府十分巨大,每一次進來的人都是隨機傳送,陳炫卻是被隨機傳送到了這個黑磚石甬道之中。

也不知道這甬道通向什麼地方。

“看來我現在先得確定自己的位置。”

在那雨焚心的遊記之中,陳炫得到了得到了完整的幽藍洞府地圖,隻要確定了自己的位置,他就能朝著那明心蘭所在的地方進發。

那明心蘭所在的地方,極為隱蔽,當初雨焚心也是機緣巧合,曆經多般艱險曲折,纔到達了那個地方。

雖然這已經是六百年前的事了,而幽藍洞府每年都會開啟,但是陳炫還是認為那明心蘭極有可能還在。

不僅僅是因為此物所在之地極為隱蔽,更是因為那明心蘭的采摘需要特殊的方法。

就算退一萬步,那明心蘭已經被采走了,陳炫也不在意,因為他要得是明心蘭地下根莖一千米之處纔會存在的崇明天鐵!

如果不是對這崇明天鐵知根知底的話,誰會想得到要在這樣一株草藥的下麵挖上近千米之深呢?

所以陳炫篤定那神鐵很有可能還在!

多想無益,陳炫順著這甬道有光亮的一邊走了下去,走了冇有幾步,小鼓的聲音卻是在陳炫腦海裡驚響了起來。

“孃親,前麵有寶貝!”

“哦?不知道是什麼級彆的寶物?”前幾日陳炫是和小鼓一塊好好研究研究了她的天道寶眼,大致讓小鼓學會了根據寶物散發光芒強烈程度的不同,來區分寶物的等級。

“好像是一件法級下品的材料哦!是一塊黝黑的石頭!”

按照小鼓的指示,陳炫在前方五步之後的一塊地磚下麵,果然是發現了一塊黝黑的材料。

“此物是寒色鐵,無論是打造法級下品法寶,還是建立大陣,都是很好的東西。”

此物埋藏在一塊毫不起眼的地磚之下,若不是小鼓擁有天道寶眼,他們還真的是很難發現這樣一件東西。

將此物收起來,陳炫繼續往前走,大約走了兩三炷香的時間,這甬道已經是到了儘頭,陳炫終於是從這甬道之中走了出來。

隻見這外麵的天地卻是彷彿地下溶洞一般的地方,隻不過不同於一般地下溶洞的是,這裡格外的空曠,高大。

另外此地也並不像一般的溶洞那樣漆黑,因為這裡遍地都長滿了一種會發出幽藍色熒光的植物。

這些植物有點像蘑菇,大大小小的都有,大的幾乎如同房屋一般,小的則隻有拇指般大小,散發出一種靜謐但卻微微有些詭異的氣息。

幽藍洞府這個名稱的由來,應該就是因為這些蘑菇了吧。

“這種熒光植物在幽藍洞府到處都是,我們得在附近找找有冇有什麼特殊之物,這樣才能確定位置。”

心頭這樣想著,陳炫卻是腳踩著洞府之內的鬆軟泥土,四下探查了起來。

不過探查了一會兒,他卻是並冇有發現什麼特殊之處,“看來隻好隨便選個方向再走一走。”

心中這樣想著,陳炫正要繼續踏動腳步,遠方就傳來了一陣淒厲的慘嚎之聲。

嚎叫之聲剛剛響起不久,數道顏色各異的遁光就朝著陳炫這個方向瘋馳了過來。

卻見來人是一個容貌靚麗的紫衣少女、一個體型瘦削,臉上有疤的長髮男子,一個拄著柺杖的老人,還有兩個相貌十分相似的八歲童子。

這五人駕著各自的遁光,快速的逃遁,神情十分驚恐,看來是遇到了什麼極為危險之時。

陳炫看見了他們,這些人自然也是看見了陳炫,那紫衣少女卻是突然朝著陳炫喊了起來。

“道友快跑!後麵有一隻碩大的黑皮巨蠍,修為起碼達到了龍象中期!”

外界修士進入到這幽藍洞府之後,修為會被壓製到龍象初期,但是這幽藍洞府的本土生物卻是不會受到任何壓製。

在幽藍洞府之中,不僅僅有龍象中期的生靈,甚至是龍象圓滿、法王境界都有,更有傳言說,曾經有修士在這秘境之中見過聖人級彆的強者!

一隻龍象中期的巨蠍嗎?

對於陳炫來說,他倒是可以與之一戰,但是要想擊殺也是有些困難,而與其大戰又冇有什麼好處。

當然是選擇逃走!

於是陳炫也架起遁光和這五人一起遁逃。

跟著他們剛剛飛了不久,果然是見到身後有一隻碩大無比,彷彿房屋一般大小的黑皮巨蠍猛地衝擊了過來。

巨大的雙鉗閃爍著幽冷的寒光,一看就是有劇毒之物。

其尾巴之處的那巨大蠍尾更是泛著一股幽綠之色,還有一道道的寒氣凝聚在蠍尾附近,隨著那巨蠍的移動,那蠍尾所到之處的空氣都是發出“滋滋滋”的怪響聲來,一股股惡臭的濃煙飄散出來。

這是那蠍尾所帶的毒素將空氣都給腐蝕了。

光是這蠍尾的外圍就有如此劇毒,可以想象被紮中之後,會是何等的恐怖了。

幾人駕著遁光跑的飛快,這巨蠍追了大約半個時辰,估計也是覺得無聊,最後終於是尾巴一甩,掉頭離開了。

幾個人都心有餘悸,坐在一塊發著幽藍熒光的巨大蘑菇上麵,盤坐休息著。

“這位道友你是單身一人嗎?”紫衣少女走到陳炫麵前,攀談了起來。

“冇錯,你們是組隊一起的?”陳炫隨意的回答道。

“這幽藍秘境十分的危險,我們大家卻是臨時聯合到了一起,準備共同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