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不多時,陳炫他們便來到了一間名為迎客樓的大客棧,他們正準備走進去,卻是突然聽聞客棧裡麵傳來了一聲尖叫。

隨即,無數的客人就從客棧裡驚慌失措、爭先恐後的往外湧。

“孃親,他們這是怎麼了,是這間客棧不好嗎?”

陳炫搖了搖頭,“隻怕不是這樣的,好像是有什麼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找來拉住個人打聽了一番,陳炫這才知道,原來這裡是發生了失蹤事件。

早就聽說每年幽藍洞府開啟之前,春和城之中都有詭異之事發生,想不到陳炫今日纔剛來冇多久就撞上了。

心中正奇怪,就見那客棧之中有一抹灰霧蔓延了出來。

這灰霧彷彿由砂礫組成的一般,好像沙塵暴時候的風沙。

不過和普通的自然風沙不同的是,這些灰沙霧的移動不是靠風,而是它好像有靈一般,朝著一個個正在奔逃的行人湧了過去。

“呼!”

一個跑的慢的中年婦人被沙霧裹住了腳。

婦人瞬間臉色狂變,披頭散髮近乎癲狂,嘴裡更是驚恐的大叫了起來,彷彿承受了什麼難以想象的事情,但是一轉瞬間,她就被那沙霧完全包裹住了。

一眨眼的時間,人們已經是看不到那婦人的樣子了,眼前還是那抹沙霧在漂浮!

這婦人到底是死了還是失蹤了,根本冇有人知道。

因為每年的這個時候,這樣的事情都要發生很多,有些人再也不見了蹤影,但是有些人卻是又回來了。

隻不過這些回來了的人,無一例外都瘋了,隻會傻傻的笑,從冇人問出個所以然來。

陳炫見到這詭異的沙霧,也是心中吃了一驚,“這東西和葬神海內部的那些鬼玩意有些類似,似乎也是詛咒之物!難道這幽蘭洞府跟葬神海有關!?”

陳炫心中驚疑,提起猥瑣雞和小鼓飛快的退走了,那片灰霧即便是他也不敢去接觸。

灰霧在城中瀰漫,快速飄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

隻是一眨眼間,慘叫聲便此起彼伏,到處都是尖叫、哭喊,數百人哀嚎著消失了!

這些修士有奪命之境的,有丹水之境的,甚至還有龍象高手!

但是無一例外,他們根本冇有反抗的餘地,僅僅是轉瞬的時間就消失了。

過了大概一刻鐘,這灰霧才終於從春和城之中消失了。

“孃親,那沙霧好可怕呀!這裡這麼可怕,怎麼還有這麼多人呢?他們都不怕死嗎?”小鼓感到很奇怪。

每到幽藍洞府開啟的季節,這種詭異的沙霧就會在城中瀰漫,有時候毫無征兆的機會出現,根本冇有辦法防範。

“因為這裡有寶貝啊,幽藍洞府的每一次開啟,都有很多人在其中得到機緣,實力暴增!”

寶物動人心,修真界就是這樣,即便是有死亡的危險,但是隻要能夠大幅的增強實力,修士們還是會前赴後繼的湧來!

嘴裡這樣說著,陳炫也是有些感概,“要是魅魎那丫頭在這裡就好了,也許她知道這灰霧的來曆,可以給我解惑,說不定還能衝進灰霧裡,去探一探那些人最終被帶去了什麼地方。”

想到這裡,陳炫的眼神悠遠了起來。

“也不知道冰顏和魅魎現在走到了什麼地方,過的怎麼樣了。”

最終,陳炫他們還是在春和城住了下來,等候幽藍洞府的開啟,雖然隨時都可能會有灰霧出現,但是幽藍洞府的開啟也是不定時的,開啟的時間更是十分的短暫,如果當時冇有抓緊時間進去,就隻有等候明年了。

陳炫可冇有那麼多的時間。

此次探險他對於那明心蘭下的神鐵是誌在必得!

等待秘境開啟的這幾日,春和城內每天都有如山如海一般多的修士從其他地方趕來,隻要抬眼朝天空望過去,就可以看見無數的遁光在飛馳。

有腳踩飛劍的中年儒生、有坐在飛舟上的美麗婦人、有清秀可愛的赤足少女、有一臉老成的稚嫩孩童……

在這千奇百怪的人群之中,陳炫還見到了某些熟人。

比如那一個渾身燃燒著紫色火焰的俊俏男子,眸光冷傲,氣質飄然若仙,彷彿不食人間煙火,而此人,卻正是那紫雲聖子!

“想不到這傢夥居然也是想要去這幽藍洞府之中尋寶。”陳炫打了個哈欠,“這幽藍洞府的開啟還真不愧為大陸西方的一大盛事!”

陳炫剛剛感慨完,便聽到了猥瑣雞的大喊聲,“主淫,快出來,天空之中有異象!”

身形狂閃,陳炫很快便出現在了客棧那晶瑩的冰雪屋頂之上,正眼朝天空仰望而去。

一道幽藍之色的黑色圓球出現了,這黑色圓球夾雜著金色的雷霆,彷彿另一輪異樣的太陽高懸在半空之中。

有無儘的陰冷、幽寒的氣息從其上散發了出來。

而此刻的天空之中已經是密佈滿了密密麻麻的修士們,他們一個個都神情激動,按捺不住內心的躁動。

“幽藍洞府要開啟了!”

“這是幽寒之球,洞府開啟的先兆!”

“是生是死,是突破境界逍遙長生,還是被人欺辱苟延殘喘,就看今朝!”

陳炫內心也是激動了起來,這一次的行動對他也是無比的重要,必須要找到那明心蘭,為他的未來打下基礎,不然將來想要突破境界,就將極為困難!

“小鼓,進來!”陳炫對著小鼓大袖一揮,小鼓就化為一道流光被收進了陳炫腰間的一個黑色布袋之中。

這黑色布袋名為虛空口袋,可以容納活人,是陳炫這幾日特意煉製的一個空間袋。

自己進入幽藍洞府之後,可能將會遇到許許多多的危險,要是小鼓帶在身邊的話,非常不方便。

當然如果把小鼓放在外麵,陳炫也是不放心的。

另外,陳炫煉製的這虛空口袋還有特效,小鼓在其中卻是可以看到外麵的場景,還能夠和陳炫溝通對話。

“孃親,小鼓會在裡麵好好修煉的,你就放心的去奪寶吧!把那幽藍洞府裡的寶貝全部搶走!”

陳炫嘿嘿的笑了起來,“那小鼓可要瞪大眼睛哦。”

“恩!”小鼓握了握她的小拳頭,“我們要把裡麵的寶貝搶光光!”

轟隆!

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裂響之聲!

眾人抬眼一看,隻見那夾雜著金色雷霆的幽深黑球,此刻居然是從中間崩裂了開來,化為了兩半!

一道幽藍之色的門戶從其中鑽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