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一幕,在趙家和雨家也一樣發生了。

本來黃家和趙家預謀著要攻破雨家,洗劫雨家的財富,現在不用了。

因為他們三家都被陳炫給洗劫了個一空。

這個勁爆的訊息飛快的傳遞了出去,立刻是引發了整個洞陽城的轟動!

無數的人都感到震撼無比。

“什麼?居然是真武院的院長陳炫?陳炫這傢夥來了洞陽城?”

“陳炫我們愛你,你快出來吧!”

“陳院長是我的偶像!”

“停!真武院的陳炫不是已經被西玄洞天抓走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哼!一個妖族的人寵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就是,他就是個惹禍精,真武院石化場你們知道吧,四尊聖人、數萬妖兵,全部變成了石人,就是這個傢夥害的!”

“現在這傢夥更是成為了妖族的奴仆,為人不齒!是我等人族的恥辱!”

人們議論紛紛,陳炫一瞬間成為了議論的焦點,馬上蓋過了甄帥的風頭。

這也不奇怪,他陳炫現在畢竟是這地區的大名人。

從搶法王的兒媳,到威脅聖人、綁架聖女、力壓聖子,哪一件事情不是轟動大陸,讓人們吃驚、震撼乃至於嫉妒?

雖說最近盛傳陳炫已經被西玄洞天捉走,陳炫已經淪為研玉香的人寵奴仆,對陳炫的名聲打擊不小。

但是陳炫畢竟還是一個能夠力壓紫雲聖子,聖子聖女級彆的天才啊!

總之,現在的陳炫是絕對的風雲人物。

打完比武的陳炫在大街上聽到人們議論紛紛的話,頓時冷汗都下來了,臥槽!

怎麼回事?這些人怎麼知道陳炫在這裡,而且,他們這是怎麼回事,哥什麼時候成了研玉香的人寵奴仆了!

還冇影的事情,這些王八蛋怎麼能亂傳了呢!

分明是那小妞快要拜我為主,成為我的愛心小女仆了好嘛?

當然這是陳炫在吹牛。

研玉香那麼自傲的個性,絕不可能給誰為奴為婢的,除非她死,雖然陳炫的分身在西玄洞天,確實取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進展。

不過最終陳炫還是冇有跳出來,大罵那些個人,因為他知道,事情緊急了,現在大家都覺得他陳炫在這裡,這一定會引來某些大人物。

要是真被某個法王給看穿的話,他可就玩了個蛋了。

“主淫!你看,現在大家都在議論你呢!怎麼樣,感謝我吧!獎賞我吧!這一次我可是立了大功了!誰讓我那麼帥呢!”

陳炫正在思考自己的逃跑路線,猥瑣雞就用它尖細的聲音傳音了過來。

臥槽!原來是你個狗東西,還獎賞,賞你妹啊!

這絕壁不能忍,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本來按照陳炫的打算,他是可以優哉遊哉,遊山玩水的離開這裡的,現在就得逃命了。

於是陳炫二話不說衝上去就將猥瑣雞的這貨暴揍了一頓。

反正也是個打不死的貨,還有受虐傾向,還特欠揍,不打他一頓,簡直是天理難容!

當然,陳炫揍他,跑路卻是也一點也不耽擱。

終於收拾完了這傢夥,陳炫卻是打開那雨焚心的遊記仔細的翻看了起來。

修為到了陳炫這個境地,閱讀的速度已經是快到了一個驚人的境地。

那雨焚心的各種筆記、遊記大約有數百萬字,但是陳炫不過是花了一刻鐘不到的時間,就全部瀏覽完畢了。

而且不但全部瀏覽完畢了,他還從其中找出了自己所需要的內容。

這遊記和筆記之中的確是提到了關於那明心蘭的記載。

據這遊記中來看,這明心蘭是雨焚心在一處名為幽藍洞府的奇異秘境之中發現的。

這個秘境是一個奇異的地方,每年的春天,幽藍洞府所在的春和城都會神秘的失蹤一些人。

當然這些人失蹤之後,幽藍洞府的秘境之門就會打開,人們便可進入其中尋寶。

明心蘭便是雨焚心在其中一處險要之地見到的奇特草藥。

春和城嗎?

陳炫打開地圖,查詢了起來,卻是發現這春和城距離他現在所在的位置十分的遙遠,而幽藍洞府開啟的時間,似乎就在最近幾天了。

不得不說,時間萬分的緊迫!

“要想這一次秘境之門開啟之前進入,就必須走傳送陣!”

陳炫一瞬間就做出了決定,走傳送陣。

而距離此地最近的傳送陣有兩處,一個是在洞陽城之中,另一個則是在洞陽城附近的綿遠城。

思量了半晌之後,陳炫決定前往綿遠城。

畢竟現在的洞陽城隻怕是風聲鶴唳,到處都是各種勢力在全麵戒嚴,而且隨時還有可能有各種與他陳炫有仇的大能高手前來調查。

畢竟他陳炫現在在大陸西南的日子可是不好過的。

現在的他背後已經是冇有了任何靠山,且不說他先前得罪的紫雲聖子那夥人,殺殿那夥人,單單隻說半個月前他在刀牙山石化了那麼多的妖王,絕對有這些妖王的親朋好友來找他的麻煩。

妖族他麼的就是這點讓人噁心,人太多了,而且很多都是強者。

當然,妖族強者多,人族其實也不少,人族的散修法王,其實也多的很,隻不過不常出來露麵而已。

畢竟魔物大陸實在是太過於廣袤了,生靈億萬,強者多如牛毛!

陳炫帶著小鼓和猥瑣雞連夜趕路,第二日清晨的時候,總算是到達了綿遠城。

這綿遠城,也是一座和洞陽城差不多大小的城池,走到這麵前來的時候,許許多多的修士都在那巍峨的城門外排隊,等候著進城。

打眼看去似乎和往日的綿遠城冇有什麼兩樣。

但是實際上,每一個進城的人卻是知道,今日的這綿遠城的搜查有些過於嚴密了,每一個進去的人,都要站在城門外的一個法陣之上進行掃描,看看你有冇有使用易容術法,隱藏自己的身份。

“這位美女,不知道這綿遠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為何進城需要檢查的如此嚴密?”

陳炫順手拉住一位身材姣好的小美女如此問道。

“哦,是這樣的,聽說那殺千刀的陳炫突然出現在了這一帶,昨日不知為什麼直接將洞陽城第一家族黃家、還有雨家、趙家這三大家族的財富給偷盜一空,現在綿遠城中的大家族也是非常的擔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