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炫對他們的想法是絲毫不在意,卻又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喝著茶水,發呆去了。

惹的那些人對他更加的好奇了起來。

“此人到底是在做什麼?”

“也許他不是在發呆,而是在思考某些高深的問題。”

“想不透啊,想不透,此人實在是深不可測!”

人們議論紛紛。

先前他們不知道陳炫實力的時候,陳炫發呆,他們嗤笑不已,現在陳炫展現了自己的實力之後,陳炫隨隨便便一個舉動,放在他們眼裡也就都成了極有深意的了。

陳炫隻不過是閒極無聊,回想一下當年的風流快活,嘴巴邊上都快有口水流出來了。

但是放在這些人眼裡,那就是有著極大的深意。

“也許他是在練什麼了不起的神功!”

“看到冇有,你看看人家,做什麼事情都那麼深不可測,哪像你?能讓你爹我省點心嗎?”

一個老者啪的一巴掌拍在身邊一個少年的腦袋上,如此訓斥道。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實力為尊,隻要你有實力,那放個屁都是香的。

時間快轉,很快陳炫的第二輪比賽就到了,紅髮美婦將陳炫抽到的號碼牌拿到手中,這一看之後,頓時呆滯了起來,“二號,這甄帥小兄弟遇到的對手又是黃家人!”

先前黃家的參賽選手黃連衣直接被陳炫斬殺,黃家卻是又重新安排了一名替補隊員上場,畢竟每一名參賽選手必須要戰鬥兩次甚至三次,才能夠決定是否晉級的。

“看來這黃家卻是有些倒黴啊!”紅髮美婦有些憐憫的看向了擂台下一個身穿綠衣的少年。

“我認輸!”那綠衣少年見陳炫冰冷的眼光掃射了過來,頓時不顧長輩嚴厲的眼神,張嘴就驚恐的大喊了起來。

到了這一刻,黃家卻是居然直接被淘汰掉了,連四大家族的名頭都堅持不了!

不得不說,這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這將是今年洞陽城最大的新聞之一。

黃家,本來已經連續三屆大會奪得第一名了,這一次如果不是萬林插手,或者他們還有信心連續四次奪得第一。

這一次就算是萬林插手了,他們的目標也是奪得第二。

可惜的是,他們這一次最終的結果居然是連前四名都冇有得到。

造成這一切的原因,自然就是陳炫。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陳炫這個吊兒郎當的身影身上,對他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猜測。

這比武大會還冇有結束,整個會場之中已經是充滿了各色各樣關於陳炫的傳言。

那黃家之人,也對陳炫是極為的仇視!

“查!一定要查出這個小子的身份!他要是冇有靠山,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將這個小子給我徹底抹殺!”

黃家的家主,龍象級彆的高手黃洞庭發話了,對陳炫極為怨恨,因為那黃連衣就是他的兒子!

也是他黃家未來百年的希望!

這樣一個天才,居然就因為一場比賽,被陳炫無情的抹殺了,他們能不氣嗎?

“隨著半決賽的結束,我們洞陽下一個五年的四大家族已經是誕生了!”

紅髮美婦站在擂台的中央,口中很是興奮的這般說道。

“這四大家族分彆就是,趙家、雨家、何家和王家!”

紅髮美婦眨了眨眼睛,繼續說道,“而接下來呢,就將進行這次洞陽比武大會最關鍵的時刻,決賽開始!”

這決賽將會決定四大家族的排名,排名越是靠前的家族將會得到更多的資源分配和更大的權力。

這一次,陳炫抽到的對手,直接就是萬林!

在得知陳炫要和萬林對戰之後,全場的氣氛立刻是轟動了起來,大家都想看看到底是萬林這個知根知底的強者厲害,還是陳炫這個半路殺出的黑馬厲害!

“這將是本屆大會,最為激動人心的時刻!”紅髮美婦如此解說道。

“陳炫,你要使出全力,打敗萬林,你要是贏了,對我們雨家大有好處!”陳炫的腦海裡也是傳來了雨小悠那女人的聲音。

她以前一直主張讓陳炫遇到了萬林就立刻認輸,因為陳炫如果一旦死在了前麵比賽之中,他們雨家也就冇有了半點希望。

但是現在她卻是改變了主意。

因為陳炫已經殺進了前四,那麼陳炫活不活著已經不重要了,要是陳炫能夠拚死和萬林一戰,僥倖獲勝的話,他們就能獲得更大的籌碼!

“雨道友,我想你忘了一件事啊,本座可不是你們雨家的打手,這萬林可是個高手啊,萬一我和他打,被他打的殘廢了,經脈受損了,你來照顧我下半輩子?”

陳炫扣了扣鼻孔,這般說道,他這是想先要點什麼好處。

“這……”雨小悠眼珠飛快的轉了起來,“隻要你肯答應,以後我雨家財富的一半都是你的,你可是我雨家的女婿呢!雨家的財富也應該有你的一份!”

雨小悠的這話一出,陳炫就知道這女人在撒謊了。

雨小憐如果真的是他們家的三小姐,那麼這話或者還可信一點,但是陳炫卻是知道,雨小憐在雨家其實不過是丫鬟一般的存在而已!

陳炫對雨家最後的好感也流失一空。

“嘿嘿!這樣也好。”陳炫笑了笑,跳上了擂台。

他自然是不準備和萬林打,對於雨家這些人的作風,陳炫實在是很不感冒的,不想讓他們得到太多的好處。

所以陳炫準備直接開口認輸。

然而令陳炫意外的是,他還冇說話,萬林就先朝著他抱拳一拜,直接是說道,“甄兄,我不如你,我認輸!”

聽到這萬林的說話,陳炫也是無語了,你妹呀,你爹我不想拿第一好嘛!

然而萬林卻感覺他好像做了一件讓他感到舒暢快意的事情,朝著陳炫客氣的一拱手,跳下擂台頭也不回的遠去了。

畢竟來參加這個比賽,僅僅是因為他看上了趙家的一個女人而已。

現在他就算是直接認輸了,那趙家也不能將他怎麼樣。

不過他這個舉動卻是讓那些圍觀的群眾們一個個瞠目結舌,紛紛感到不可思議,一個個看向陳炫的眼神簡直是崇拜到了極點!